心有猛虎,坐北南望

二龙岗山上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有人跟胤哥说啥了?”安仔扭头扫向桌上的这几个兄弟问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怎么话那么多。”吴天胤皱眉训斥道:“说分了,咱就分了,这不早晚的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咋分呐?”王腾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啥咋分啊?之前不是说好了吗,一人三十万,剩下的全是胤哥的。”二河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,刚开始是说好了,但咱不没寻思真能要来八百八十八万吗?”另外一个小伙,笑着说道:“我没别的意思,就是说……这个钱……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吸着烟,看着众人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你在二龙岗待了这么多年,你赚过三十万吗?”安仔不光是个实心眼的人,而且还是个有眼光的人。他此刻已经下定决心要跟吴天胤死抱一把了,所以在钱的事儿上,他态度很明确:“事儿是胤哥蹿腾起来的,杀子寒报仇也是他干的,咱能跑出来,也多亏胤哥和那个警员谈吧?”

    众人无言。

    “就按照之前的分,”安仔皱眉说道:“该怎么样就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同意。”二河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按你们说的分吧。”王腾也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吴天胤扭头看着众人,只淡淡的说道:“这钱来的不容易,分了之后,你们花在有用的地方上,别祸害没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吴天胤起身说道:“二河,你给大家伙拿钱吧。没了的……多给人家家里拿十万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二河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,我出去透口气。”吴天胤都没多看一眼,那个装着巨额资金的钱袋子,只笑呵呵的迈步离开了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安仔迈步走出了木头房,张嘴喊了一声:“哥!”

    “啊。”吴天胤回头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有谁跟你说啥了?”安仔皱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呵,”吴天胤一笑:“有人想走。”

    “谁啊?啥意思?”安仔愣了一下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谁我就不告诉你了,但这两天如果有人跟你提出想走,你别拦着。”吴天胤脸色认真的说道:“有的人啊,一辈子就只有一次胆量跟咱干这个事儿。钱到手了,心里想法就多了,这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,我去问问。”安仔是个暴脾气,转身就要进屋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吴天胤立马伸手拦了一下,表情无语的说道:“想走的人,你拦不住。”

    安仔攥了攥拳头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找个靠谱的生活村,买个院,咱们先安顿下来。”吴天胤吩咐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安仔点头后,也岔开话题说道:“我正想跟你提呢,区内有不少人,想过来跟你一块干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呵呵。”吴天胤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崩了郭行,又绑了布鲁娜,现在要名有名,要钱有钱,很多人都想见见你。”安仔笑着说道:“一把活儿,挣八百多万,谁见了不眼红啊!”

    “行啊,有人你就让他过来。只要人品没问题,那来我这儿,吃喝花销我全管。”吴天胤立马点头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哥,这不太妥吧,咱现在有钱也不能这么造啊?!”安仔低声回道:“这跑地面的啥人都有,有的那嘴上可猛,但一遇到事儿就虚了,你说这种人……?”

    “钱对我来说不算事儿。”吴天胤摆手回道:“这东西你不花,留在手里就是纸。没事儿,你按我说的办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。”安仔点头后又说:“还有个事儿,我在待规划区有个朋友,这几天他问我能不能联系到药。我想着……这事儿能赚点钱,要不,我帮他联系一下?”

    “他自己卖啊?”吴天胤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安仔摇头:“他管一片生活村,里面不少人有病,他拿不到货源,所以想让我帮帮忙。之前我不是做响儿吗,他觉得我有这方面的人脉。”

    “钱就不挣了,能帮就帮一把。”吴天胤笑着指了指安仔的胸口:“买药去找秦禹,这小子现在不是药王吗?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不挣钱,咱给他联系这事儿干啥?”安仔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,你们之前为啥混不起来吗?”吴天胤突然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安仔愣住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把钱看得太重了。”吴天胤皱眉说道:“这东西也重要,也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安仔点了点头,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真要帮他买药,那交钱的时候让人家自己去。”吴天胤轻声嘱咐道:“进货价多少,出货价多少,都整明白点,别贪这点小利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哥。”

    “行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分完钱的俩小时后,王腾领着那个想多分点的小伙找到了安仔,直言自己想走。

    安仔想发火,但想起了吴天胤的话后,最终也没说啥,点头就让他俩离开了。

    王腾走后,吴天胤等人也没在这儿长待,就剩三五个兄弟,一块下了山。

    山风呼啸,吹起满地白雪,几个人看似身影落寞,可又好像充满了希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市第三监狱内。

    一名看守人员,手里拿着一串钥匙,走到了监狱干活的生产车间。

    “袁克!”看守人员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

    袁克手里右手拿着绣花针,左手拿着未完成的枕巾,满面乖巧的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“接见,”看守人员高声吼道:“来门口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袁克闻声立即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接见室。

    袁克弯腰坐在椅子上,低头抽起了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市中心。

    丁国珍坐在车内,言语客气的冲皮司长问道:“您家里平时都有些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就我,我老婆,还有我儿子。”皮司长轻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让他们不要乱走。”丁国珍点头嘱咐道:“我们这几个人,最近负责保护你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皮司长面色不安的问道:“你觉得他们……会……会干一些出格的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担心,现在很多双眼睛在盯着他们,他们不一定敢干出什么。”丁国珍轻声劝说道:“我们的作用是有备无患。”

    “也对。”皮司长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见室内。

    袁克等了一小会后,突然听见了开门声,随即见到两个人影一块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你好啊。”领头青年笑着冲袁克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袁克看着对方愣了半天,目光很惊讶的回道:“哎呦,大人物啊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周一大爆发,勿催,勿催,容我攒攒稿子。求推荐票,求订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