树倒猢狲散?

机场立项是涉及到很多部门的,比如松江市政F,民航署,城建署等等。而这些部门成立了项目组后,还要有奉北民航总局的批文,以及九区最高行政机构的许可。所以说这个事儿里面涉及的领导,是非常多的。

    之前吴迪见的那个皮司长,就是民航署发展计划司的司长,而这个职位如果是在奉北的话,那是很有分量的。可松江目前没有机场,所以新项目立起来之前,皮司长是并没有啥实权的。

    但查尔克投行准备在松江投建机场后,皮司长瞬间就变成了香饽饽。因为他是发展司司长,那你想盖机场,肯定绕不过他,所以那时候三公子一直在暗中拉拢他。而这个皮司长之前也没啥靠山,那顺利成章的就变成了老徐的人。

    不过丑闻一暴露后,皮司长想死的心都有了。因为不管是媒体怀疑项目组暗箱操作也好,还是有贪污腐败的现象也好,那他都是充当其冲将要被问责的人,所以他现在很犯愁。

    如果坚定的站在老徐这一脉上,那对方要倒台了,他就一定凉凉。可即使老徐没倒台,那会不会让他出来背锅,这也不好说,因为毕竟他不是嫡系。

    皮司长回到家之后,愁的坐在客厅内发呆,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。

    到底要不要倒戈投靠吴迪,这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爸,我出去一下,晚上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里面卧室内,一个精神小伙拿着车钥匙,穿着锃亮的机车皮夹克,头发染成了红绿渐变色,那看着帅的都没人样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去?”皮司长问。

    “谈点小生意。”儿子皮成龙笑嘻嘻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上酒吧谈去啊?!”

    “爸,我都多长时间不上酒吧了。”

    皮司长皱着眉头,眼神厌恶的看着儿子:“你最近消停一点,我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爸,我先走了,有事儿给我打电话。”皮成龙不等老爹絮叨,就推门离开了家。

    “我也走了,出去打个麻将。”

    媳妇打扮的妖艳无比,拎着个小包就奔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,你还去打麻将?”

    “不打麻将,你晚上还有啥节目啊?”媳妇笑吟吟的问道:“要有我就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去去,去吧。”皮司长烦躁不堪的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我走了。”媳妇拎着包,推门离去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皮司长叹息一声,低头掐灭烟头,直接就掏出了电话,拨通了吴迪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你跟我说实话,我要按照你说的做了,最坏能到什么结果?”皮司长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能保你不进去。”吴迪低声回应道:“至于职位能不能丢,要看上面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皮司长沉吟半晌:“这两天,我会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。”皮司长挂断电话,使劲儿用手搓了搓脸蛋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会所内。

    三公子迈步一边往楼上走着,一边轻声问道:“都谁来了?”

    “佟署,辛主任,米勒他们都来了。”会所经理轻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都谁没来?”三公子又问。

    “皮司长,于浩,老张他们都没来。”会所经理低声说道:“借口都差不多,不是单位有事儿,就是在外面出差。”

    三公子沉默。

    “这些的人立场不是很坚定。”经理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大难临头各自飞,这正常。”三公子迈步上了台阶后,背手说道:“走吧,进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天后。

    市政府发言人,对外宣称三天后,开新闻发布会,向民众公布新机场项目的细节,同时又对十几名中层干部,宣布了处理结果。有一半的人被免职,有一半的人被廉政署直接扔进了监狱。

    黑街警司内。

    秦禹坐在办公桌内,拿着手机说道:“这几个人都要保护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基本都谈了。”吴迪点头应道:“我让他们最近都在黑街待着,你暗中保护一下,防止对面狗急跳墙。”

    “这帮人都表态了吗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。”吴迪摇头:“这帮老家伙都鬼精鬼精的,不到最后一刻,他们是不会反咬老徐一口的。不过没事儿,之前跟我联系的那个皮司长,他的立场已经松动了,很大可能会妥协。所以你要重点保护他,只要他有态度了,其他人基本都会站在咱们这一头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明白了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新厂选址进行的怎么样了?”吴迪问。

    “张亮虽然给了个友情价,但也得二三百万。”秦禹有些犯愁:“可可觉得有点贵,想再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价格只要差不太多,那就赶紧定下来。”吴迪皱眉催促道:“我的想法是,老徐下课,咱们马上就对外宣布建厂,不给他们喘气儿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晚上再跟可可谈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就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龙岗某山里。

    王腾满身酒气的进屋,找到了吴天胤:“干啥呢,哥?”

    吴天胤愣了一下:“没事儿,看会书。咋了,你有事儿啊?”

    “嘿嘿,”王腾咧嘴一笑:“有点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。”吴天胤放下了书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拿十万块钱呗,”王腾挠了挠头说道:“我想给家里打过去点。”

    “十万啊?!”吴天胤目光有点惊讶:“前几天不是刚给你两万吗?”

    “我去生活村玩了几把……全输了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斟酌半晌,抬头回道:“这十万我先不给你,你去叫一下安仔,咱们一会开个会。”

    “啊,那也行。”王腾愣了一下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六七个兄弟围着吴天胤坐好,听他说话。

    吴天胤点了根烟,伸手指着自己身后放着的八百八十八万赎金说道:“原本想着等小寻伤好了,咱们再分钱,但想了想还是算了。今天闲着没事儿,咱就把它分了吧。”

    安仔一愣,皱眉说道:“不说好了嘛?一人先拿二十万,剩下的放在你这儿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,钱是大家一块赚的,放我这儿算咋回事儿?”吴天胤摆手说道:“分了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丁国珍带了一车人,联系上了皮司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