愤怒的质问

喜乐宫楼下,汽车内。

    秦禹扭头看向吴迪说道:“小星那边死活不吐口,我们这边线索断了。”

    “新机场的项目,小星他爸也掺和了。”吴迪皱眉回应道:“他不吐口是正常的,因为这事儿越咬越没完,里面涉及的人也多,所以小星想自己抗了。”

    “判小星是够了,但想一下整倒三公子,就必须得抓到杀老杨的那个枪手。”秦禹轻声说道:“只要他落网了,事儿就好办了。我和老猫研究了一下,想问问你,你觉得这个枪手还有可能作案吗?”

    吴迪沉默半晌:“你说思路!”

    “跟查尔克投行接触的项目组里,人有这么多,就没有一个能张嘴反咬老徐一口的吗?”秦禹低声说道:“只要有人立场不坚定,想往外爆料站队,那弄不好枪手就还会作案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计划不稳妥。”吴迪不自觉的摇了摇头:“即使有人立场不坚定,对面需要擦屁股,那也不一定是之前杀老杨的那个枪手来做啊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秦禹点头:“但有很大可能,不是吗?”

    吴迪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“这么跟你说吧。”秦禹叹息一声,面色严肃:“如果这个枪手不继续作案,那我们基本抓不到他。先不说线索已经断了,哪怕现在我们手里就是有他的消息,那这个人要跑到区外了,咱也抓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你的意思。”吴迪松了松领口,轻声回道:“就在刚才,我正跟老徐项目组的皮司长在谈,想争取他来反咬一口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已经开始争取了?!”秦禹一笑,没想到吴迪先做了这事儿。

    “优势打出来了,我肯定不能给对面喘气的机会啊。”吴迪摸了摸下巴,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我这边先接触一下,回头我给你个名单,你重点保护这些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这个意思。”秦禹点头:“只要对面有动作,让我摁住了,那事情就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吴迪低声回道:“老徐去奉北了,小三留下开始处理尾巴了,他们后面肯定会有动作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先回去继续追这条线。”吴迪低头看了一眼手表:“我这边也不闲着,只要有人想重新站队,我就给你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那我俩先走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三人商量完毕后,吴迪下车,而秦禹和老猫则是开车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一小时后,警署医院门口处。

    三公子迈步上了台阶,手里拿着电话问道:“廉政署那边已经调查项目组了,是不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已经来问话了,但还没动相关资料!”电话内的人语气急促:“你爸身边的两个负责项目谈判的人,都被叫去谈了一个多小时的话,形势有点严峻!”

    三公子吸了吸鼻子,低声回道:“行,我知道了,你先不用慌,我处理完医院的事儿,马上约几个领导出来坐坐!”

    “事情怎么解决,你想好了吗?!”对方追问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,你不用慌。”三公子语气平稳的安抚道:“爆出来的就是绯闻而已!贪污,受贿,拿返点,那都是媒体自己臆测的,廉政署和警督那边有什么确凿证据吗?他们?没有的!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是,是!”

    “事情出了,肯定要有人付出代价。”三公子思路清晰的继续说道:“但目前这个代价我们还能承受。我爸已经去奉北了,如果机场项目最终流产,投资也没了,咱无力回天,那最多也就是需要项目里有人站出来把事儿揽走,但我不会让谁白白站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叔,事儿只要不倒我爸那一层。”三公子再次补充道:“那风头一过,咱们还和以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对方点头。

    “先这样,我一会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了通话,三公子快步走进了医院大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医院大厅内,还有在蹲坑的媒体,三公子没有办法,只能低调的从楼梯间徒步上楼。

    很快,三公子来到了金雨停的病房,摆手示意助理离去。

    屋内,金雨停躺在床上,俏脸毫无表情的看向他:“这么急过来,有事儿吗?”

    三公子掏出烟盒,缓缓坐在了椅子上:“你的小助理说,你们公司在逼你发声明!”

    “对!”金雨停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在声明里说什么?”三公子点燃香烟问道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金雨停叹息一声,黛眉轻皱的回道:“承认我和杰姆斯的关系,但我事先并不知道他已经结婚了,我被骗了。”

    三公子沉默。

    金雨停看着天花板,也没有在说话。

    “雨停!”三公子率先打破沉默:“如果你发这种声明,我和杰姆斯的关系,就没有缓和的余地了,他会认为是我在甩锅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让我怎么发?!”金雨停扭头看向三公子:“我去发,是我主动勾引的他,我寂M难耐了,就愿意给别人当小三是吗?!”

    三公子咬了咬牙:“你直接发道歉声明,里面不做任何辩解,和你刚才要发的声明,结果一样的,不是吗?!”

    “是啊,结果是一样,就是我可能彻底要凉了!”金雨停攥着拳头回道:“可直接道歉,不做解释,我要被网上的人骂一辈子的,你考虑过吗?!”

    三公子沉默。

    金雨停怔怔的看着他,突然又问了一句:“区外的匪徒,为什么会冲我开枪?!”

    三公子听到这话,突然愣住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冲我开枪?!为什么没有那个叫秦禹的警员,我就一定死在区外了!?”金雨停声音尖锐的喝问道:“布鲁娜先回来了,为什么不是我?!徐良,我TM把身家性命都放在你身上了,你让区外的匪徒冲我开枪吗?你良心狗吃了?”

    “你误会了!”

    “我是傻子吗?”金雨停神情非常激动:“有人想杀我,也是误会吗?啊?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,某出租房内。

    一名青年擦着枪械零件,扭头看了一眼桌子上摆着的几张照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