案件迟迟无法推进

秦禹挠了挠头,起身冲老猫说道:“妈的,我去会会他。”

    几分钟后,审讯室内。

    秦禹掏出烟盒冲小星问道:“来一根啊?”

    小星坐在铁椅子上,双脚被镶嵌在地面上的镣铐彻底栓死,几乎没有任何活动空间。他脸颊蜡黄,胡子拉碴,双眼猩红无比,看着精神状态堪忧。

    “吃饭了吗?”秦禹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小星缓缓抬起头,双眼盯着秦禹说道:“你不用白费功夫了,你在我这儿得不到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咋地,跟徐良拜把子了啊,共生死呗?”秦禹笑着说道:“但问题是,现在人家也不跟你一样快死啊,他在外面活的还好好的呢!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跟我玩套路。”小星冷笑着说道:“我们之间的关系,比你想的牢靠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你还有希望啊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没觉得。”小星很坦诚的回道:“你敢抓我,说明你手里是有东西的,所以我认了。你说我雇佣区外的雷子,企图杀害警员也好,还是想抢八百多万赎金也好,我都没话说……法院怎么判,我就怎么听。但你想搞出其他什么事儿,那是做梦。”

    秦禹看着他,有些头疼。

    “……秦禹,我劝你一句,事儿到我这儿就结束,那是最理想的。”小星笑着说道:“你要非硬搞,那结果不一定是好的。很多领导苦熬了半辈子,才算有点人生成绩,你他妈见一个咬一个,整两张破照片就把人家这点成绩给抹了,那你算算得有多少人,想整死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挺惦记我啊?!”秦禹舔了舔嘴唇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小星歪脖一笑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问个事儿,”秦禹抱着肩膀:“老杨是不是你找人枪杀的?”

    小星一愣,嘴角慢慢翻起微笑,声音极低的低头回道:“你猜啊?”

    秦禹吸了口烟,迈步走到小星旁边,伸手拍着他的脑袋说道:“你们挺恨我啊!”

    小星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就凭你们这么恨我,老子也不能让你们喘过这口气儿来。”秦禹声音低沉的说道:“到你这儿?绝对不算完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呵呵……!”小星神经质的笑着,没再回话。

    秦禹迈步离开问讯室,去了办公区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你整不了他吧?”老猫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他家和徐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”秦禹很犯愁的说道:“这小子认了,他是不会吐了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的。”老猫充满恶趣味的说道:“昨晚我问他,为啥是通过银行转账给子寒打的钱,他不搭理我。我一急眼给丁国珍的裤衩子套他脑袋上了,这他都没说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秦禹无语的撇了老猫一眼,皱眉说道:“得换个思路,不能从小星这边追查那个杀老杨的枪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问题是咱现在手里的线索太少了,”老猫很是犯愁:“根本追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秦禹低头在屋内走了一圈后,突然回头反问:“哎,你说这个枪手有没有可能再犯案?”

    老猫闻声怔住。

    “换个思维想一下哈。”秦禹双眼冒光:“负面新闻一曝光,这么多人物被牵扯进来,那你说会不会有为了自保的,把对面卖一下?”

    “那肯定有可能啊,”老猫立即点头:“很大可能!”

    “走,咱俩去找一下吴迪。”秦禹拿起衣服,皱眉催促道:“他比较阴阴损损,跟他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喜乐宫最顶层的私密包房内,叶琳动作轻飘的帮着一名中年在倒茶:“皮司长,您喝点茶。”

    中年插着手掌,满面愁容的看向吴迪:“你说的,我能信吗?”

    “皮叔,咱们之前有过节吗?”吴迪抬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皮司长沉默。

    “这么跟你说吧,小三要不搞我,我也不会跟他撕破脸。”吴迪皱眉说道:“主动搞他,仅仅只是为了防守和生存。”

    皮司长依旧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事情弄到这一步,咱们都希望快点出结果,所以我真的没时间在这儿跟你说套话,说试探的话。”吴迪表情严肃的看着对方,话语直白的说道:“只要你能跟警督,廉政署那边反应这次新机场项目的真实情况,那我保你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反应到什么程度?”皮司长问。

    “如实反应,对民众公开你们项目组和查尔克投行的合作细节。”吴迪端起茶杯回道。

    “如实反应?!”皮司长嘴角抽动着说道:“那事儿就大了,你能托住底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说了,你只要牵头打一下老徐,我绝对保你没事儿。”吴迪再次承诺到。

    皮司长目光不安的转动着,不再吭声。

    “再说直白点,您现在看似没立场,但实际上是有立场的。”吴迪目露精光的瞧着皮司长,话语赤果果的说道:“你保护他,就是站在我们对面。那老徐万一要倒了,您会是啥结果?”

    皮司长缓缓闭上双眼,仔细思考了半天后才应道:“好吧,你让我想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明天一早,我要你答复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皮司长点头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二人刚谈完,一阵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,随即吴迪起身接起:“喂?”

    “你在喜乐宫呢吧?我找你有事儿。”秦禹直言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松江某低档酒吧吧台内,一名面相清秀的调酒师,正在跟一个小姑娘侃侃而谈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一阵电话铃声响起,调酒师从桌子下面拿出手机,笑着接起了电话:“喂?”

    “出来一趟,我在门口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调酒师挂断手机,客气的冲着姑娘说道:“你先喝哈,一会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调酒师推开木门走出吧台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狭窄的过道内,一个醉汉突然撞了过来,胳膊正好顶在了调酒师的上半身。

    “艹,你瞎啊?!”醉鬼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调酒师本能伸手摸了一下被撞到的左侧肩膀,态度依旧很客气的冲人说道:“不好意思了,您先走。”

    “傻B!”醉鬼骂了一句,摇摇晃晃的离开了过道。

    调酒师扫了对方一眼,快步离开了酒吧,随即在胡同内上了一台越野车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推荐票现已领先三万!大家手里有的继续投一点,我们跟对方拉开距离哈,谢谢大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