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要线索

冯玉年给秦禹的命令是,不管用啥办法,他都得把这个案子必须破掉。

    表面上看,秦禹抓到直接凶手,可能就算破案了,但冯玉年话里的隐藏意思是,这案子是要查到底的,要揪出来幕后元凶的。所以秦禹不光要抓到犯罪嫌疑人,还要保证他不被灭口,而且得去咬三公子他们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案子就又增加难度了,因为他必须得快点锁定犯罪嫌疑人。

    晚上十点多钟。

    秦禹双眼通红的坐在办公室,看着现场图片,正在琢磨着突破点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一阵电话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”秦禹接通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他奶奶滴,姐姐落地松江了,你就消失了是吗?!”可可心有不满的吼道:“我今天跑了一天业务,脚都磨出大血泡了,你不请我吃点好吃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儿太忙了,今晚够呛能回去了。”秦禹头疼的回道:“你带队出去浪吧,所有花销算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队长吗,当官的有啥可忙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是一个负责任的队长好嘛。”秦禹翻了翻白眼:“有个大案,司长点名要我办。而我现在在警司,老爹都走了,得舔舔新爹,你懂吧?”

    “好吧,你说的这么真实,我也没办法反驳。”可可叹息一声回道:“算了,我带他们在家里随便吃一口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,先这样,我忙完了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了通话,秦禹点了根烟,继续看现场照片。

    过了一小会,老猫率先推门走了进来,满脸疲惫的坐在沙发上说道:“摩托车在一个小区外面找到了,我初步查了一下,没指纹,没血迹。然后,我让人翻找了一下近一周内的盗窃案资料,发现这台车是今天上午在南阳路丢失的,车主是个小老板,底子干净,跟这个案子一点关系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秦禹吸了口烟:“血迹都他妈没留,这个枪手也太滑了。”

    “胡同内倒是有血迹,我也交给医院做比对了。”老猫坐直身体回道:“但我觉得这条线索也意义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呢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以这个枪手的专业程度来看,他可能是在外地被叫回来的。”老猫皱眉回应道:“而且有小三那边的关系罩着,我觉得他应该没有案底,甚至没有身份,所以咱验DNV,在库里比对,应该效果不大。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搓了搓脸蛋子:“妈的,难搞啊。”

    “越过他,直接查可能指使他的人,你觉得怎么样?”老猫头脑灵活的问道。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摇头:“没用,枪手是一个人作案,他的口供和证词非常重要,所以你越过他,即使查出来指使的人,咱也没办法定罪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难了。”老猫掏出烟盒:“几个主要线索全断了。”

    “来,你过来帮我看看现场照片,看能不能研究出点来啥。”秦禹摆手招呼了一句。

    老猫闻声起身,拽了一张椅子,坐在了办公桌旁边,低头就跟秦禹一块看起了照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市区某公寓门口,付小豪拽门上了丁国珍的汽车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不来吗?”丁国珍斜眼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他妈倒是想不来。”付小豪撇嘴回应道:“禹哥说,老杨被杀了,金雨停这条线就更不能放掉了,让我这几天和你一块盯着她,看能不能挖到点线索。”

    丁国珍闻声叹息:“你说这帮人咋就那么狠呢?老杨咋说也算是个知名人物,他们说给杀了就给杀了,这胆儿也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付小豪拿起一瓶水,面无表情的回应道:“这有什么?杀老杨你看见了,可有多少个像老杨一样的人被干掉了,是你没看见的,你想过吗?”

    丁国珍愣住。

    “有太多这样的事儿,可能是我们都不了解的。”付小豪话语清冷的说道:“在这年头,你没权没势,连多说一句话都可能掉脑袋……呵呵,这就是我们所处的时代。”

    “有阴暗面,肯定就有阳光的一面。”丁国珍出言反驳道:“老杨不就是个例子吗?我们还是应该乐观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乐观,但我乐观不起。”付小豪很认真的说道:“……在松江这段时间,我真是挺受刺激的。”

    “幸好咱们跟着的是禹哥啊,起码比别人强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。”付小豪赞同的说道:“他对我,跟对你一样好,可我比你更感激他,你信吗?”

    丁国珍一愣:“啥意思啊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比你起点更低。”付小豪话语简洁的回道。

    二人正在聊天时,公寓后面突然有商务车开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别聊了,是金雨停的车,”丁国珍立马喊了一声:“她可能要出门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开车,跟上她。”付小豪立马推门下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一个小时后,警司一队队长办公室内,秦禹和老猫正在研究着现场照片时,突然听到了开门声。

    “你回来了,情况怎么样?”秦禹抬头看见朱伟后,立马问道。

    朱伟在门口拿起一瓶水,仰脖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半后,才喘息着回道:“弹壳,弹头比对出结果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秦禹立即起身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技术科待了俩小时,他们拿现有的比对结果,翻了一下以往案件的资料,最终出了统一结果。”朱伟语气急促的说道:“这个弹壳和弹头,在几个月前的两起枪案中出现过,是私人制造的劣质子D。咱们的技术科也给它们编了号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的两起案子,锁定了枪械,子D来源了吗?”老猫也很激动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锁定过了。”朱伟点头:“枪不是一把,但子D都是通过一个叫安仔的人购买的,他是个枪贩子。”

    “安仔,怎么这么熟悉?”老猫愣了一下回道。

    “吴天胤那个案子里,也有安仔。”秦禹记忆力很好的说道:“当初开元区警司跟我们共享过资料,这个人和吴天胤是一块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!”朱伟立即点头:“我求证了一下,是一块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