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手作案

黑街警司会议室内,警长级别以上的领导,全部着正装坐好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冯玉年面无表情的从外面推门走了进来,摘掉手套,直接坐在了首位上说道:“废话就不说了,今天开紧急会,就宣布两件事儿。”

    众人面色凝重,静静听着。

    “第一,被害人杨诚,是我多年的好朋友,而现在恰巧他又被枪杀在我的辖区了,所以我先声明,在这个案子里,我是有个人情绪的,并且也不怕任何人知道。我对这个案子的要求就俩字,必破;对涉案人员也就俩字,必抓。不管他是谁,我肯定办他。第二,我正式宣布成立杨诚被枪杀一案的专案组,我任组长,秦禹任副组长。二队,三队队长,带领目前手头没有案子的警员,全部将参与到这次枪杀的侦破工作中来。两位队长,分别成立刑侦小组和情报分组,并各任组长。”冯玉年虎目圆瞪,声音浑厚的伸出一根手指:“一个月内,我要见结果,就一个月。”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,毫不犹豫的捧了老冯一句:“一队有信心完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二队马上抽调人员,配合司里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司长指哪儿,我打哪儿。”老猫也舔的较为明显。

    冯玉年闻声缓缓站起身,双手扶着桌面,目光通红的扫视着室内众人,话语简单且直接的说道:“……我知道在座有的人,跟他们关系很近,今天这个会开完,消息也马上就会传出去,但我不在乎。而且我也请你们帮帮忙,替我转告幕后的那些指使者,这事儿绝对不会不了了之。只要我冯玉年还在黑街一天,就一定跟他们死磕到底,绝不妥协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室内安静的吓人,很多人都相互对视,目光复杂。

    “一队,二队,三队,马上给我捋出线索,今晚我就在警司住。”冯玉年扔下一句,转身喊道:“散会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文永刚回到办公室,喝着茶水,满面费解的骂道:“我他妈真就服了,这个秦禹的舌头是有多长?怎么来一个新司长,他就能舔上呢?!完全不给别人机会,你说你受得了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纳闷呢。”六队队长也很无语的回应道:“这些司长也是傻B,警司内这么多优秀的人看不上,偏偏就能看上秦禹,你说怪不怪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老冯今天在会上的发言,有点越线。”文永刚撇嘴分析道:“感觉他这个性格,在黑街也待不长。”

    “是,刚才回来的时候,我听不少人都说,老冯在这件事儿上是有点上头。”六队队长低声回应道:“而且这引进外资的事儿,虽然是三公子牵的头,可市里有不少大佬,都是愿意支持这事儿的啊。你比如说城建署的老于,他就是举双手赞成这个项目通过的啊。你想啊,一个机场的建造,那是历任领导干多少届都碰不到的大好事儿啊。说白了,坐着都能捞到大笔的政绩,那他能不同意吗?干个三四年,等项目一结束,老于摇身一变,就成了亲自指挥建造过机场的实干派领导……未来稍微运作运作,肯定就去特区总局听差了啊。所以说,这个老杨炮轰的不仅仅是查尔克投行和老徐他们,而是在跟整个利益链条上的人作斗争。那他不死,谁死呢?”

    文永刚沉默。

    “老冯也是看不明白事儿。”六队队长叹息一声:“我看呐,他这个朋友老杨的仇可能还没等报呢,他自己弄不好就先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会。”文永刚摇头:“我听人说过,这个老冯在奉北是有些关系的,他最坏的结果是调走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行啊。他赶紧滚蛋,上面再把你一扶正,咱的苦日子就到头了。”六队长暗捧了一句。

    文永刚听到这话后,立马起身指着休息间说道:“我先去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大约三五分钟之后。

    文永刚拿着电话,笑呵呵的说道:“三公子啊,今天老冯开会了,很愤怒……对,因为死的那个老杨是他朋友。呵呵,对,刚成立了专案组,秦禹任副组长。是,我觉得他的安排有点针对性,所以提前跟你打个招呼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五点多钟,杨家小院旁边的胡同内。

    秦禹戴着手套,低头正观察着路边的车辙印记。

    “你看见摩托车就是停在这儿的?”付小豪冲着旁边的目击证人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对的。”目击证人点头应道:“我出来倒泔水,看见车在这儿停着来的。大概能有十几分钟吧,然后枪就响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清楚匪徒长啥样了吗?”付小豪又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,他戴着头盔。”目击证人摇头。

    秦禹蹲在地上,皱眉打量着车辙印记,表情略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“拍照吗?”朱伟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老朱,你看出来啥门道了吗?”秦禹扭头冲着朱伟问道。

    “啥门道啊?”朱伟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秦禹伸出手掌,指着雪地内非常明显的车辙印记说道:“车在这儿停了十几分钟,可轮胎印就这么一道,旁边也没有脚印,没有烟头,这说明啥?”

    朱伟愣了一下后,也很专业的回道:“他的心理素质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对,”秦禹立马点头附和道:“这个人是有两下子的。他在这儿蹲了十几分钟,基本一动没动过,而且连脚印都没留。这说明他始终是把脚踩在踏板上的,然后扶着墙壁,用车镫子支撑摩托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朱伟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不好抓啊。”秦禹皱眉起身,立马回头喊道:“分三条线:第一,马上拿弹壳,弹头给技术科做比对;第二,全力寻找嫌犯用的摩托车;第三,嫌犯中了我一枪,你们在周围仔细排查他是否沿路留下了血迹…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公寓内。

    金雨停吃着水果,正在看着剧本。

    旁边,几个助理和生活秘书,正在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“哎,你听说了吗?昨晚发帖炮轰老徐和查尔克投行的那个人,被人开枪在家门口打死了。”助理闲得无聊,没话找话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,?你听谁说的?”

    “我关注了一个自媒体号,他那边发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来,给我发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这会都被删了。”助理喝了口水,撇嘴说道:“有不少评论都说查尔克投行……。”

    沙发上,金雨停听着助理的话,一瞬间就想起了,今天杰姆斯和三公子等人在屋里密谈时的景象,并且也莫名想起了那个陌生男子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