强势组合拳

黑街警司内。

    冯玉年挂断座机电话,立马冲秘书喊道:“把秦禹叫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秘书点头离去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秦禹大步流星的走进司长办公室,满脸疲倦的问道:“咋了,领导?”

    “老汪基本凉了,督查已经到了警署。”冯玉年皱眉说道:“我刚才联系了一下警署的人,推荐你去参加绑架案的案情发布会。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顿时愣住:“我够格吗?这种风光的事儿,不应该都领导参加吗?”

    “一把会出席发布会,但讲案子还得你来。”冯玉年笑着应道:“毕竟你是专案组副组长嘛!”

    “那这是好事儿啊?!”

    “老汪估计要气死了。调你来专案组本来是想收拾你,没成想现在还把你成全了。”冯玉年伸手指着秦禹说道:“布鲁娜和金雨停是你接回来的,人质成功解救,这是很光彩一笔。但现在它落不到老汪的身上了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秦禹咧嘴大笑:“舒服!”

    “好好配合警署领导,姿态放低一点,会说话一点。弄完这个事儿,我再推你往前走一步。”冯玉年点到为止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禹闻声立马起身,冲着冯玉年敬礼舔道:“感谢领导栽培,我愿再近一步,替领导分忧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滚吧。”冯玉年摆手。

    “事儿弄完,我找个别墅,也给你安排点老汪的节目。”秦禹很皮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别扯淡。”冯玉年皱眉嘱咐道:“小星这条线要锁死,他是徐良身边的铁杆狗腿。我怀疑老杨被杀的那个摩托杀手,也是他找的。你要深挖线索,争取把这个案子也破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秦禹认真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冯玉年摆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会所内。

    三公子迈步走到窗口,犹豫许久后,还是拨通了吴迪的电话。

    喜乐宫。

    吴迪看着来电显示,冷笑着说道:“真他妈是风水轮流转啊!昨晚我差点给他跪下,现在他却主动找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啊?”叶琳问。

    “小三呗。”吴迪喘息一声,伸手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接通,二人却相对沉默。

    数十秒后,三公子低着头说道:“你开个价,我买你手里后续的料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啊,你让查尔克投行开发布会,宣布彻底放弃对松江的投资,我就松手。”吴迪轻声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吴迪,你不要搞的没办法收场。”三公子目光阴沉的回道:“你这一口气儿,要把事儿没摁死,那你后面不一定轻松。”

    吴迪喝了口咖啡:“秦禹让我告诉你,他是个小人,小人的性格是有仇必报。你三番两次的要弄死他,那他现在咬上你了,你觉得他能主动松口吗?”

    三公子沉吟半晌,咬牙回道:“好,我让查尔克投行宣布撤资,你让秦禹松口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,我等着查尔克投行开发布会。”吴迪一口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嘟嘟!”

    三公子直接挂断手机。

    办公室内,叶琳皱眉冲着吴迪问道:“你真准备抬手放他一马?”

    “放个JB!”吴迪目光如炬的说道:“风口现在在我这里,我必杀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也是这样。”叶琳立马附和道:“小三这个人是啥性格,我太清楚了。他在拖延时间,在想对策,但绝对不会让查尔克投行放弃投资药厂。”

    “借着这个风口,我要打残他。”吴迪放下咖啡杯,笑吟吟的看着叶琳:“我压秦禹压对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案件发布会顺利召开后,正署长单独跟秦禹聊了能有五分钟,但却只字未提老汪,更没有侧面敲打秦禹适可而止,而是话语很含糊的表示警署未来可能会再提拔几个年轻干部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信号,一个正署长没有替老汪压事儿的信号,更是一个秦禹正式走进松江顶层领导视线内的信号。

    秦禹当然不会天真的认为,王权是有多欣赏他。他心里很清楚,这五分钟的谈话,是老冯为他争取来的,所以这个司长,才是自己的亲爸爸。

    秦禹在体制内待的时间也不短了,而且还跟过三任领导,所以他目前也摸出了一点门路。他知道冯司对他的提携,不光是有些欣赏那么简单,而是老冯也在布局……
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秦禹开始提审小星,并且主要审讯方向,不是区外的案件,而是当初他雇凶杀害经济学专家老杨的案子。

    老杨是冯玉年的好友,那这个案子重不重要,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会所内。

    两个公关团队,正在紧急制定方案,联系幕后推手。

    三公子满脸都是胡茬的坐在沙发上,喝着浓茶问道:“到底是谁在背后搞事儿,弄清楚了吗?对方手里还有多少料,你们心里有数了吗?”

    “联系上了几家,他们开出了天价。”一名从奉北赶过来的公关,皱眉说道:“但现在把新闻买回来,意义也不大。因为对方找的全是小工作室,你买了一家,可能还有十家手里有料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听的是办法,不是让你分析情况!”三公子目光猩红的说道:“我拖不了吴迪多久的,明白吗?!”

    “徐总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名文员慌慌张张的冲了进来,脸色煞白的喊道:“出……出大事儿了,对方又放料了。”

    三公子闻声窜起:“怎么了?!”

    “金雨停和……和杰姆斯先生的关系被爆出来了。俩人回酒店,有亲密肢体接触的照片,也都被搞出来了……。”文员咽了口唾沫说道:“标题很有引导性,大致意思是……查尔克投行投资松江的项目中,有大量权色交易……连明星都成了可以陪喝,陪吃,陪睡的商品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艹你妈!”

    三公子怒吼一声,眼珠子瞪的溜圆:“他们这是想一把梭哈了。行,行,我踏马小看你们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查尔克投行新的办事处内。

    杰姆斯目瞪口呆的看着新闻,满头是汗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一阵电话铃声响起,杰姆斯低头一看,是自己老婆打来的。

    “喂?亲爱的!”杰姆斯故作镇定的接通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这个令人恶心的牛仔!”老婆似乎已经知道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哦,不,亲爱的,你听我解释。这是无中生有,暗度陈仓……,”杰姆斯站起身,眉头紧皱着,已经语无伦次了:“是有人恶意攻击我们投行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