射杀一切不同声音

警司内。

    冯玉年拨通了老杨的电话,皱眉问道:“你抽什么风,怎么突然就开喷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告诉你了吗,这事儿我肯定是要发声的。”老杨坐在椅子上,皱眉回应道:“不然这事儿马上就要过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太不冷静了。”冯玉年低头沉吟半晌说道:“你这么搞,这个项目该过会,一样会过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他过不过是他的事儿,我该做什么,我自己清楚。”老杨话语简洁的回应道:“我准备找一下其他立法会成员,联合抗议。”

    “你抗议个毛啊?你昨晚转发的帖子,今天早上就被全平台屏蔽了。”冯玉年摇头说道:“这事儿你不能蛮干,你听我的,先来我这儿,咱俩研究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他们把帖子删了,今天早上还有人让我发道歉声明呢。”老杨皱眉回道:“我没鸟他们,媒体那边我也有朋友,这个帖子还会被转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能这么硬干,老杨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你来松江的时候跟我说,你要改变黑街地区的治安环境,可你工作了这么久,有效果吗?”老杨反问。

    冯玉年被一句话噎住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老冯,这个社会现在承受不住一点刺痛,有权利说话的,和没权利说话的,都在自欺欺人。”老杨思路清晰地回道:“我觉得这事儿我没干错,发声也不是针对政F,我就是针对那帮蛀虫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“我要搞起来舆论,把这事儿挑破。”老杨皱眉补充道:“我下午去一趟立法会,咱们回头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老杨,你能不能……?”

    “等我把事儿办完再说吧。”老杨直接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冯玉年站在办公桌旁,沉默了许久后,突然拿起内线电话,拨打到了一大队。

    “喂,司长?!”

    “你让秦禹来一趟我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高档公寓内。

    金雨停伸手敲开了杰姆斯的房门,轻声说道:“我东西落在这儿了。”

    开门的是小星,而除了他之外,室内还有布鲁娜,杰姆斯,以及三公子,和一名打扮朴素,但面向很凶的男子。

    “雨停,你先回去,一会再过来,我们说点事儿。”三公子坐在沙发上,冲着金雨停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金雨停面带疑惑的看了一眼众人,目光在那名面向很凶的男子身上停留了几秒后,立马点头应道:“好,我先走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小星回应一声,伸手就推上了门。

    室内,众人再次商量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街警司。

    秦禹迈步走进了冯玉年的办公室,轻声问了一句:“怎么了,冯司?”

    “老杨这个倔种,昨晚回去在网播平台上开喷了,”冯玉年皱眉回应道:“闹出了点动静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这事儿。”秦禹点头应道:“他有点冲动,估计是昨晚喝多了,没忍住,才发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,他就这个性格。”冯玉年摆手:“他在政Z圈里,可却没读懂政治。这样,你去他家一趟,无论如何,也把他给我接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他要不来呢?”

    “绑你也给我绑来。”冯玉年不容置疑的说道:“他要去立法会拉帮结伙,这会让上面的人很不满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先去,回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秦禹转身离开办公室,随即叫上了老猫和朱伟,一块开车去了老杨家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两点多钟。

    老杨往公文包里塞了一大堆资料后,扭头冲着媳妇说道:“这几天我可能不回来,有事儿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媳妇点头。

    老杨提起公文包,迈步走向门口:“哦,对了,不管谁来找你,给你拿多少钱,你都不能要,听到没?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媳妇皱眉回道。

    “行,我走了。”老杨拎着皮包,推门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院内,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,穿着花棉袄,一溜小跑的冲过来,伸手说道:“爸爸,给我一块钱呗。”

    “要钱干啥?”老杨凶巴巴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零花,嘿嘿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老杨也没犹豫,伸手从裤兜里掏出一沓钱,点出了五元,直接递给了姑娘:“别让你妈看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谢谢爸爸。”姑娘搂着老杨的脖子,跳起来亲了他一口。

    “滚蛋吧。”

    老杨扔下一句,步伐匆匆的就走出了大院。而姑娘则是美滋滋的拿着钱,摆手冲着屋里喊道:“小弟,一会我带你出去吃好吃的哈……!”

    院外的小路上,一台警用巡逻车,正均速行驶过来。

    老杨站在自己家门口,伸手拽开车门后,就将公文包扔在了副驾驶上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就在老杨上车前,他的电话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老杨,我问了一下跟咱关系近的议员,他们对联合抵制机场项目的事儿,心里有些虚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虚的啊?你就跟他们说,牵头得罪人的事儿,我来干……。”老杨皱着眉头坐进车内,滔滔不绝的就要说着自己的思路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阵汽油摩托的马达声泛起。

    老杨本能扭头向胡同看去,见到一台摩托横冲直撞的贴着墙边行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摩托车迅速靠近,车上戴着头盔的男子,低头就拔出了S枪。

    老杨一愣后,反应也还算快,伸手立马就拽上了车门,并且瞬间低下了脑袋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三声枪响泛起,老杨汽车的风挡玻璃碎裂,荡起了密密麻麻的蜘蛛纹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摩托车加速,斜着冲汽车左侧开来。

    老杨坐在车内略显慌张,伸出双手就要向副驾驶位上爬,因为他没有枪。

    胡同内,正在行驶的警用车上,秦禹回过神来后,立马摆手喊道:“妈的,快点,老杨家那边响枪了。”

    车内,身材不算矮小的老杨,往副驾驶上爬了一下后,发现自己很难过去,就立马回身启动汽车,顺势推上档位,踩了油门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枪声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院内,老杨的媳妇从家里冲了出来,面容惊恐的喊道:“咋回事儿,咋开枪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