惨烈的公关战

秦禹皱眉拿着手机:“你是不是打错电话了?”

    “我的声你都听不出来了?”对方略有些崩溃的说道:“我是宝宝啊!”

    秦禹一愣:“哎呀我艹,那你就说你是赵宝呗!吓我一跳,还整个什么不能回家的老朴客,我还以为谁被晓姐给绑架了呢!”

    “……哎,我问你个事儿,那个很有料的新闻,是不是你放出来的?”赵宝直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咋知道呢?”秦禹有点懵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做自媒体呢,松江有啥新闻我都知道。”赵宝稍稍停顿一下,再次问道:“你是不是要整那个小三?”

    秦禹迈步走到门口,将办公室的房门关上说道: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整他,老子一分钱不要,也帮帮你的场子。”赵宝声音激动的回道。

    秦禹挠了挠鼻子劝道:“你掺和这事儿,你爸……?”

    “我是我,他是他,这是两码事儿。”赵宝直接岔开话题说道:“你的发酵思路有问题,有炸弹不要一块放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的新闻有很多爆点,如果你把这些爆点都放在一块发酵,那会让吃瓜群众的注意力转移,讨论点也会变得很散。”赵宝极其专业的说道:“你要一点一点放,让舆论的发酵有可持续性,明白吗?!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具体讲讲……。”秦禹拉了一张椅子坐下。

    “先打那个搞俩娘们的老头,让他的新闻发酵两天,然后再放王炸……。”赵宝皱眉说道:“三公子那边肯定有公关团队,如果你把底牌全漏了,那他们会对已有的事实进行狡辩。可咱们一点点放,有很大机会去打他脸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你真个损人啊!”秦禹沉吟半晌,忍不住感叹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警署内。

    当老汪把那个视频放大后,仔细贴脸一看,顿时懵B了。

    之前他没认出来这个视频,那是因为丁国珍当时的拍摄视角是在别墅外面,所以角度不同,老汪也只有熟悉的感觉,但却没看清。可视频一放大后,他的那张老脸就变得无比清晰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什么意思?!”老汪立马慌得一批,因为视频太清晰了,而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:“这是哪儿搞来的?”

    “一个粉丝论坛内,发视频的是一个不算大的自媒体号。”年轻警员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妈的!”

    老汪骂了一句,立马转身就奔着办公室走去:“黑街暂时不去了,你们先回去。”

    数十秒后。

    老汪关上门,立马给三公子拨了一个电话,但对方正在占线。

    老汪火速打开电脑,用九区某公司研发的搜索引擎,搜索了一下自己后,立马蹦出来无数个相关词条。

    某署长力战霹雳娇娃!

    松江警署汪副署长幸福的一天!

    汪署长激晴的一宿!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汪署看着电脑瞬间懵了,无助了。因为视频的发酵点太多,不光有松江网播的平台,还有什么粉丝聚集地,球迷聚集地等一系列的媒体平台。

    视频全部没有马赛克,标题也没有含沙射影,而是矛头直指老汪。

    冷汗不自觉的就流了下来,老汪在体制内当了半辈子的领导,他太清楚这个视频爆出来,意味着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正在老汪发懵的时候,一阵电话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!”老汪立马接起。

    “……视频你看到了吗?”三公子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妈的,有人偷拍我。”老汪脸色铁青的吼道:“肯定是秦禹他们,在很早之前就盯上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三公子沉默。

    “小三,你马上找熟悉的媒体关系,把事儿给我压下来。”老汪是真急了,瞪着眼珠子吼道:“我现在就联系宣传署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三公子依旧沉默。

    “你说话啊!!”老汪催促着喊道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就在跟各平台的运营联系,他们已经在封号删帖了。”三公子皱眉回道:“但压不住,对方搞了不知道多少小号,在一起推这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老汪脑袋嗡的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再想想办法吧。”三公子话语委婉的说道:“你先不要露面,我找一些公关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三公子就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老汪呆愣的坐在原位上,双眼盯着屏幕,心里已经明白三公子话里的潜在意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会所内。

    三公子将播放完视频的平板电脑放在桌上,双手搓了搓脸蛋子,十分不解的骂道:“我就艹尼玛了,为什么不拉窗帘呢?为什么?!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一名青年推开包厢门,领着三个打扮得体的男子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徐总。”领头的人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三公子猛然抬头,松了松领口问道:“有补救的办法吗?”

    “对方还有多少料,我们不清楚。”领头人极为专业的回道:“我的建议是不狡辩,不替汪署长回应,等等看对方还有没有动作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搞,老汪保不住了啊!”三公子蹭的一下站起来说道。

    领头人喘息一声,搓着手掌回道:“视频清晰度太高,根本没办法狡辩。说多了,那对方再放料,咱可能会直接被打脸,到时候更被动。”

    三公子插着腰,目光焦躁的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领头人憋了半天,十分费解的问道:“他的身份这么敏感,你搞……搞这种事儿,为啥不拉窗帘呢?”

    “我他妈上哪儿知道去!”三公子一脚蹬翻茶几桌,脸色铁青的骂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数台警务督察的汽车直接停在了警署门口,十几名男子快步走向大厅。

    数十秒后,副署长办公室的房门被推开,一名警长看着老汪说道:“署……署长,警督那边来人了。”

    老汪目光呆愣的看着下属,攥着拳头呢喃道:“熬了半辈了,折在这种事儿上……我他妈的……!”

    一阵脚步声传来,警署的人站在外面说道:“汪东署长,有些情况我们要找你了解一下。”

    老汪沉默数秒,刚刚站起身,就发现自己双腿发软,嘭的一声撞翻椅子,瘫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会所内。

    三公子红着眼,看着手机屏幕,正在犹豫要不要拨打吴迪的电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