杀回松江

车内。

    吴迪看着三公子,犹豫半晌后说道:“我先回去等秦禹一个电话,如果他能联系我,我把牌亮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三公子有些惊讶于吴迪的反应,搞不懂为啥他突然变了态度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。”吴迪推门下车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三公子看着他的背影,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车门从外面被拽开,一个青年皱眉说道:“你鸟他干啥啊?!弄死秦禹,他们药线的事儿肯定黄。”

    “他有一张牌,本来要打,但突然看个简讯就不打了。”三公子很疑惑的嘀咕道:“咋回事儿呢?”

    斟酌半晌后,三公子立马拨通了小星的电话:“喂?区外的活儿,干的怎么样了?你等我,我一会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待规划区的公路上。

    子寒的兄弟开出来四台车,正在疯狂追击着秦禹等人。

    “找个岔路口冲下去吧,他们临时冲出来的,车上不一定有防滑链,走小路更好一点。”司机死死的握着方向盘提醒道。

    话音落,齐麟和吴天胤几乎同时往后看了一眼,随即又异口同声的喊道:“停车!”

    “啊?!”司机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齐麟目光略显惊讶的看了一眼吴天胤,随即再次重复道:“在岔路口停车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司机点头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两台汽车突然转弯,停在了岔路口。

    吴天胤第一个推开车门窜下去,冲着后方车辆直接搂火:“你们都是个啥?!来,不走了,就在这儿干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哒哒哒哒!”

    枪声响起,对方车辆完全没有想到这帮人突然停车反打,所以头车猝不及防就被扫成了筛子。车身失去控制,一头就扎进了壕沟内。

    吴天胤端枪冲向主干道,冲着其他车辆继续搂火。

    “啪嗒,啪嗒!”

    齐麟和秦禹一人掐着一颗雷,将保险弹掉后,直接灌到了主干路上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两声闷响过后,一台汽车车头直接被炸的裂开,路上的积雪和泥土迸溅起数米高,对方车队全部停滞。

    “CNM,你不追吗?!来来来,全下车。”

    齐麟也冲上了主干路,手里端着AKM系自D步,肩射姿势极为标准的就是一通狂扫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对方还完好的车辆,迅速后退。

    岔路口的越野内,二苗目光惊愕的看着齐麟和吴天胤,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枪声响了不到两分钟,秦禹等三人原路返回,上了车直接喊道: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两台车扬长而去,路上只留下了满地弹壳,鲜血,以及被炸废的车辆。

    汽车前行了不到十分钟后,吴天胤张嘴说道:“找个地方给我放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秦禹一巴掌拍在吴天胤的腿上,斜眼看着他说道:“你走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沉默的看着他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八百多万给你兄弟了,但你得跟我回松江。抓了你,我能当警司。”秦禹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吴天胤左手插在兜里,表情平淡的回道:“你可以试试。”

    二人对视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秦禹一笑喊道:“前面停车。”

    汽车缓缓停滞,吴天胤果断推门下车。

    “二龙岗能待住吗?”秦禹探头问道:“我给你安排个地方?!”

    吴天胤扭头看向秦禹,笑着应道:“哪天警员要干不下去了,你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秦禹无言。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吴天胤拎着枪,快步离开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齐麟坐在车上问道:“他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他叫吴天胤,”秦禹轻声回道:“这个人绝对能在二龙岗铲起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个多小时后,松江市南关口。

    汪副署长坐在专案组办公室内,扭头冲着身边的人问道:“直升机都在外面吗?”

    “对的,都在。”一名警长趴在汪副署长的耳边说道:“署长,联防那边再做做样子,我就跟他们打个招呼,让他们撤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汪署点头,低声回应道:“秦禹遇害的消息一旦传回来,专案组这边就马上跟媒体表态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明星怎么处理?”警长皱眉问道:“她是有一定影响力的。”

    “劫秦禹的人,会救那个明星的。”汪署翘着二郎腿说道:“但也要跟媒体打好招呼,不要曝光她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历战有信儿了吗?”汪署问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,但丁国珍应该不敢撒谎,更不敢把历战咋样,不然他们承担不了后果。”警长低声回应。

    “这反恐组的人也不咋样啊,一点小事儿都办不好。”汪署起身后,整理了一下衣衫,低声说道:“我先回去了,区内传来消息后,你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如果吴天胤被活捉了,我马上让联防的人开直升机跟那个什么子寒接触,把绑匪接回来。”警长笑着说道:“如果一切顺利,估计明天早上您就上头条了。人质顺利解救,大匪吴天胤归案……这个案子可办的太漂亮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汪副署长一笑,也没说什么,只云淡风轻地迈步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专案组成员簇拥着老汪,将他送到了街道上的汽车旁边。

    “大家辛苦了,明天我办庆功宴,都来哈!”老汪笑着冲众人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本职工作,谈不上辛苦。”一位两鬓斑白,但却依旧挂着警长衔的中年,龇牙说道:“倒是您啊,要注意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老杨啊,你这张嘴……。”汪署长一笑,指着对方就要调侃几句。

    “吱嘎,吱嘎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关口大门外响起了急促的刹车声。

    老汪坐在车内,本能扭头看去,却见到秦禹衣衫破烂,浑身染血的抱着朱伟下了车。

    “吱嘎,吱嘎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数台警用车停滞,老猫带人冲了下来。

    冰冷的街道上,秦禹目光阴沉的看向老汪的汽车,拖着朱伟钻过栏杆,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朱伟的伤口处理过了,但也很严重。车里还有金雨停,马上把他们送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快,快搭把手!”老猫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秦禹缓缓放下朱伟,迈步就冲着老汪的汽车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哎呦,秦队长回来了。”老汪反应过来后,立马推门下了车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秦禹一把抓过老汪的脖领子,脸对脸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秦禹,你干什么?!”旁边的警长皱眉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没死,那你麻烦了。”秦禹盯着老汪,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我要让你亲眼看着,你们和你身边这些狗,是怎么没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