摆脱

丁国珍在下山之前,秦禹曾单独对他有过嘱咐:“历战是老汪的人,他胳膊的伤口里很可能有追踪器,你和察猛只要一摆脱匪徒,马上就控制住他。千万记住,只要我不回区内,就一定不要把布鲁娜交出去,不然我和朱伟可能有危险……。”

    秦禹曾在待规划区待了十几年,这不光把他的胆子养大了,而且还让他变得非常谨慎与心细。

    老汪突然调他进专案组,目的不明。随后又弄了历战这样一个人跟着他来赎人,这让秦禹心里越想越没底。所以他才不想让布鲁娜比自己先回松江,因为秦禹觉得就一个金雨停作为筹码不一定够。

    万一布鲁娜一安全,警署直接翻脸要抓吴天胤这个超级悍匪,双方一旦开火,那自己肯定第一个被撕票。而这也正好遂了三公子和老汪的愿……

    所以秦禹想来想去,还是决定先翻脸,直接将历战踢出局,把布鲁娜控制在自己手里比较安全。如果后面交易顺利的话,秦禹再带着金雨停跟察猛等人汇合,从而一起回到松江。这样一来,自己顺利解救了人质,老汪即使想找他茬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丁国珍在得到秦禹的指示后,第一时间就通知了察猛,随即俩人一对眼神,直接就给历战干了。

    待规划区湿滑的路上,越野车马达在咆哮。

    察猛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银色小仪器,皱眉骂了一句:“这是军用的,不光能定位,还TM能发电码。”

    “咋弄?”丁国珍左手被历战掰的骨头有些错位,疼痛难忍,所以他只能用右手开车。

    “小禹怎么跟你说的?”察猛问。

    “让咱俩踹开历战,别回松江,想办法联系猫哥。”丁国珍如实回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察猛沉默数秒,低头看着手掌内的仪器,皱眉回道:“上主干路,快点。”

    “你直接把那玩应扔了就完了呗?!”丁国珍表情急迫的吼道。

    “你懂个毛,先上主干道,快点。”察猛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南关的指挥中心内。

    “汪署,汪署,请您过来一下。”走廊内有门被推开,随即一个肩扛警长衔的男子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老汪闻声看了一眼对方,立马就走了过去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电码突然中断了,但信号源在移动。”警长话语简洁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突然中断了?!”

    “也不算突然,几分钟前还有电码打回来,但现在它突然移动的很快,而且没有再给我们发码。”警长用词很谨慎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老汪斟酌半晌:“不慌,他可能没机会发。”

    “那信号源移动的很快,您看怎么办?”警长问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次电码信息是啥?”

    “1号已经带出。”警长如实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马上通知直升机那边……。”老汪果断作出指示。

    警长听完后,敬了个礼,就匆匆返回室内。

    走廊内,一阵脚步声泛起,一名身材高大的汉子走过来,轻声冲老汪耳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老汪听完后,低声回道:“你别在屋里打电话,去外面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身材高大的汉子,立马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待规划区,大路上。

    察猛急迫的扫了一眼四周后,脸上顿显喜色:“妈的,还好,还好,有车。”

    “咋了?”丁国珍问。

    “看见前面那几台货车没,擦边过去。”察猛舔着嘴唇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丁国珍闻声轮动方向盘,将车身靠向对行道上的一排蒙着黑布的货车车队。

    大雪地内。

    警署反恐大队,今年刚拿了大满贯,三项全能冠军的历战有些憋屈。他目光迷茫的看着一望无际的大野地,咬牙切齿的骂道:“他妈的,小家子气了,听技术组的把定位器塞肛里好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骂完,历战扭头看向四周,心里瞬间有了决断。从这里徒步跑回去肯定就得天亮了,但他现在又急于和指挥中心联系,所以只能冲向主干路,准备找通信设备报信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往待规划区更深处走的路上,一个光头汉子,拿着电话说道:“钱到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验了吗?”安仔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验了,真钱,数目差不多也能对上。”光头汉子满脸笑意的说道:“还是胤哥牛B啊!一把活儿砸出来八百多个,这以前咱想都不敢想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没用的了,快点赶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二人沟通完毕后,就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往北走的路上,秦禹扫了一眼安仔,皱眉问道:“钱对吗?”

    安仔撇了一眼秦禹,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秦禹的经历,让他见过很多雷子,大匪,但即使这样,他面对上敢开枪打死郭行,又敢绑外商的吴天胤,心里还是有点虚。

    这个人的性格和做事儿动机,都跟其他人不太一样,你完全摸不准他的脉。

    “我还得送你多远啊?”秦禹沉默半晌后,抬头冲着吴天胤问道。

    吴天胤缓缓摘下佛祖面具,回头看向秦禹,笑着问道:“你怕我啊?”

    秦禹斜眼看向他,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你哪个警司的,叫啥啊?”吴天胤像是聊家常一样问道。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,如实回应道:“我是黑街警司的,我叫秦禹。”

    安仔听到这话一愣:“我知道你,前几天你的人还给我打过电话呢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秦禹点头承认。

    吴天胤仔细打量了一下秦禹,张嘴又道:“我他妈想起来了,我打那个行长的时候,你带人要抓过我,给我赌那个公司门口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额头飙汗,死死攥着拳头回道:“赶上了,那有啥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嗯。”吴天胤点了点头,没再吭声,直接把头扭了回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待规划区内,直升机降低高度后,直接支开探照灯,紧跟着有人喊道:“前方车队停车。”

    再过十分钟,一名联防军士,皱眉拿着对讲机叫道:“呼叫指挥中心。”

    “请讲!”

    “定位器在一台贩粮的车上找到了,初步判断,他们跟这个案子没有关联。”联防军士表情急迫的说道:“我没有见到历战,也没有见到布鲁娜,以及其他警员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!定位器是植入进了历战伤口里的啊!”技术组的人彻底懵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公路上。

    丁国珍很激动的问道:“哥,猛哥,我太紧张了,你给我拿瓶子接点尿呗……我快憋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接个JB!”察猛回头观望着四周喊道:“找个最近的生活村,想办法联系老猫,你快点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