凑钱

八百八十八万的赎金,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?

    松江新机场项目,第一批的首期投入,也就才五千万。秦禹忽悠于家合伙弄新药厂,口头答应的先付款,也就才五百万。

    自九区成立以来,绑架勒索案件经常发生,可索要百万元以上赎金的,那是屈指可数的。因为现如今的人均工资,整体经济环境,以及货币的购买力,跟纪元年前是完全不一样的。一百块钱放在普通人家,可以生活两三个月了,而吴天胤一张嘴就是八百八十八万,这是建区以来的首例。

    所以三公子才懵了。他算到绑匪肯定是奔着钱来的,可没想到他能开出这个价码。

    会所内。

    三公子头疼欲裂的坐在沙发上,第一时间拨通了老汪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汪署,绑匪打来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要钱。”

    “要多少?”汪署语气急迫的问道。

    三公子沉默半晌,低头回道:“他要八百八十八万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汪署也懵了。

    “他说少一分都不行,就要这个数。”三公子松了松领口问道:“警署那边有什么办法吗?能不能马上锁定嫌疑人?”

    汪署微微叹气:“短时间内很难。人已经跑出区了,开元区警司和警署,已经联系联防那边在打探消息了,可目前没有回信儿,根本无法确定绑匪身份。”

    三公子脑瓜子嗡嗡直响,一时间也没了办法。

    “这样,你先别着急,等他再联系你。”汪署皱眉嘱咐道:“我马上让人联系通讯公司,争取等他给你打电话的时候,第一时间锁定他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没用的,对方准备这么充足,怎么可能随便让警署定位。”三公子摇了摇头,话语简短的问道:“如果花钱赎人,警署能不能拿出稳妥方案,抓到歹徒,救出布鲁娜?”

    汪署听到这话,一时间没办法回应。因为绑匪在区外,那真到要赎人的时候,啥事儿都可能发生。他一个坐办公室的,能给出个屁的保证?

    “能不能?”三公子皱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得马上开会研究一下,制定稳妥方案。”汪署想了一下应道。

    三公子胸口发闷的喘息一声:“那也就是说,我们还是得拿钱?”

    “……匪徒给的凑钱时间是多少?”汪署问。

    “一天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小三,想一天时间内锁定匪徒身份,位置,并且在区外实施抓捕,这太难了。”汪署毫不犹豫的回道:“所以警署要想短时间内接触上匪徒,那稳妥一点的办法,就是要准备赎金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三公子直接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杰姆斯立即上前问道。

    三公子沉吟半晌:“还是要准备赎金。”

    “哦,上帝,你们的警务系统太夸张了。”杰姆斯插着腰,不可置信的骂道:“那些胖胖的领导,都是废物吗?!”

    三公子听到这话,无比心烦的回道:“杰姆斯先生,现在说这些还有意义吗?如果你不开那个发布会,匪徒会盯上你们吗?”

    杰姆斯从没见过三公子用这种口吻跟自己说话,所以也懵了。

    “待规划区的雷子,悍匪,亡命徒,消息是很闭塞的。如果你不开那个发布会,去洗汤尼杀人的事儿,他们怎么会盯上你们?怎么会知道你们很有钱?”三公子此刻也很难控制住心里的情绪:“你应该清楚,目前全世界的待规划区都是一样的混乱。松江警署已经极力在调查这个事儿了,这时在埋怨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。”

    杰姆斯闻声后,插着腰,长长出了两口气。

    三公子在屋内走了一圈,皱眉补充道:“现在警署那边给出的建议是,让我们先凑赎金,然后他们制定赎人计划。”

    “哦,天呐,八百八十八万!”杰姆斯有点崩溃的摇了摇头:“这我没有办法做主,必须要跟董事会商量。”

    三公子沉默。

    “哦,对了,金也被绑了,那她的公司是不是也要负担一部分赎金?她的那一部分,没理由让我们承担啊?”杰姆斯说出这话时,整个人就已经不具备任何精英人士的风度,有的只是无耻和猥琐。

    三公子懵了半天,胸口起伏不定的看着他,皱眉回道:“金雨停是明星,她被绑架的消息不能泄露出去,不然媒体追究前因后果,她的前途就没了。我替她负担两百万的赎金。”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,”杰姆斯此刻已经忘了牛仔和女主人的故事,只频频点头说道:“这样比较合理。”

    “凑钱吧!”三公子扔下一句后,迈步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一早。

    松江三家银行内,都有欧籍人员在警员的保护下,取出大量现金。一箱箱的钞票运送回会所后,足足装满了三个半人高的长筒袋,重达两百多斤。

    这个钱除了三公子拿来的两百万,剩下的基本全是查尔克投行奉北公司出的,跟杰姆斯没有一毛钱关系。而这也是查尔克投行办事儿最有效率的一次,过会不到一个小时,公司就决定拿赎金了。

    钱齐了,警署那边也立马召开了会议,研究怎么交钱,怎么救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龙岗某山上。

    吴天胤坐在砖瓦房内,正在咕噜咕噜的吃着清水面条。

    金雨停靠在墙壁上,双腿双脚全部被绑着,从面向上瞧,她还算镇定。毕竟她也算白手起家,混到今天总归是见过一些世面的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打算要多少钱?”金雨停看着吴天胤脸上半戴着的佛祖面具,试探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吴天胤停顿一下:“你好好一个大明星,跟他们混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为了生活呗。”金雨停倒也爽快的回应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的人还缺钱吗?谈得上是为了生活吗?”吴天胤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“我的核心团队有三十多人,我的公司是个小公司,这几年就捧出来我一个。”金雨停轻声回道:“我也是人前风光而已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沉默半晌:“少说少问,我冲的不是你。”

    金雨停一愣后,顿时闭嘴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安仔的一个兄弟推门走了进来,身上带有酒气,笑着冲吴天胤说道:“哥,跟你商量点事儿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吴天胤抬头。

    “女人玩过,大明星还没玩过呢。”安仔的兄弟话语直白的问道:“你要没那个心思,我把她带走了哈?”

    金雨停听到这话,浑身汗毛孔都竖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