察猛VS历战

山脚下。

    秦禹皱眉看着吴天胤问道:“你不想拿钱了吗?”

    吴天胤拽开车门,伸手指着秦禹说道:“布丽娜一走,警员不超过半小时,就能锁定这片区域,我说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秦禹皱眉沉默。

    “钱肯定放在你们来的路线上,我现在返回去去拿,不等于找死吗?”吴天胤笑着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啥意思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留下你们,是为了送我们走远点。”吴天胤不再隐瞒自己的想法:“钱在哪儿,给我个准确的信息。不要玩花样,不要挑战我的耐性。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后,没有任何犹豫:“在小木房之前的路段,离那里大概有不到三公里的距离,路边有明显的车辙印,你的人往里走七八米,就能见到钱袋子。”

    “敢撒谎,警员连你的尸体都找不到。”吴天胤声音低沉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肯定在那儿。”秦禹自然不会撒谎,因为这钱也不是他的,他没必要犯险。

    吴天胤闻声立马拽过安仔,话语简短的说道:“告诉二河,去他说的那个位置把钱拿了,然后在之前约定好的地点汇合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安仔点头。

    “还有五百多万的尾款没拿,二河会不会有别的心思?”吴天胤很谨慎的问道。

    安仔一愣后,立马摇头:“二河不会的,不然我不会让他在外面蹲点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通知他吧。”吴天胤点头后,立马转身喊道:“所有人把手机都关了,准备撤了。”

    数十秒后,四台汽车迅速离开,直奔待规划区深处赶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回往松江的路上,丁国珍开着匪徒提供的破旧越野,皱眉冲着历战说道:“他们没有归还我们的通信设备,我觉得咱们还是找个生活村,借个电话,先联系指挥中心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历战话语果断的拒绝道:“我们开足马力,往松江市区赶。”

    车后座,察猛简单包扎了一下布鲁娜的伤口,低声说道:“车在前面停一下,我要上个厕所。”

    历战闻声从倒车镜内扫了一眼察猛,眉头紧皱的说道:“你忍一下不行吗?这还没安全呢!”

    “我忍不住了。”察猛不耐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历战用余光扫了一眼丁国珍,随即点头应道:“行吧,你停一下车。”

    丁国珍没有回话,往前开了不到十米,就将汽车停在了路右侧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察猛伸手推开车门,迈步走了下去,但他没想到,历战也紧跟着冲了下来。

    二人对视一眼后,历战伸手指着正驾驶说道:“他开的太慢,我来开吧。”

    察猛舔了舔嘴唇,点头应道:“行。”

    “来,你下车,我开。”历战迈步绕过车头,步伐很快的走向正驾驶。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丁国珍盯着历战,突然在车内反锁了车门。

    突兀间,察猛暴起,左手扶着汽车车头,身体借力后短暂腾空,双腿越过车头斜角,直接奔着历战的身体踹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,历战右臂挡了一下察猛的双脚,原地退出了两步远:“你他妈干啥?!”

    “嘎嘣!”

    察猛晃动了一下脖子,目光凶残的盯着历战,右臂小幅度摆动,一拳就砸向了历战。

    历战抬臂格挡,左腿猛然提起,直撞察猛小腹。

    “猛哥,走了!”丁国珍狂吼一声。

    “走个JB,他身上有东西。”

    察猛双脚蹬着地面,爆发力极强的冲向历战,双臂快速摆动,完全就是实战泰拳的打法。

    “嘭,嘭嘭嘭!”

    历战姿势标准,双臂夹着脑袋左右格挡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丁国珍窜出正驾驶,双眼通红的扑向了历战,抡拳就打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布鲁娜懵了,她也不知道这仨人怎么就突然干起来了,随即瑟瑟发抖的推开车门就要跑。但她毕竟是个女的,身体素质较差,还有伤在身,所以行动非常缓慢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历战缩着脖,往后退了数步后,双手抓住丁国珍的左手腕子,直接向后一掰。

    “嘎嘣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丁国珍惨嚎一声,还没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,就被历战一脚踹开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察猛一拳打在历战侧脸,后者宛若被砍倒的木桩,咕咚一声就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察猛弯腰,伸手就要抓历战的左臂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历战侧着身子,一拳就打向察猛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察猛本能一躲,瞬间就感觉到脖子左侧传来火辣辣的痛感,随即用手一摸,见到了鲜血。

    历战右手食指和中指之间夹着一块不知道从哪儿掰下来的硬塑料,猛然起身,抡拳再打察猛脖子。

    察猛略显狼狈的后退三步,后背靠着汽车车头,抬起腿就是一脚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历战原地提起右腿,随即让小腿往外一掰,直接挡开了察猛的直蹬。

    “CNM!”

    丁国珍冲上来,仗着体重优势,咕咚一声就撞开了历战。

    “扑棱!”

    察猛抓住历战的左臂,使劲儿往后一掰。

    “别动,CNM!”丁国珍迈步上前,对着历战的脑袋就是一顿标准的王八拳。

    察猛向后掰着历战的左臂,撸开他的袖子,直接拽下他伤口处的纱布。

    “你们他妈的跟匪徒是一伙的!”历战红着眼珠子弯腰,身体原地转动想解开自己的左臂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察猛右手掰着历战的左臂,左手生生抠进了历战的伤口,当场鲜血狂飙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历战疼的动作变形,猛然向左扭头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丁国珍猝不及防,正脸被对方侧脑撞了个瓷实,当场仰面倒地。

    察猛一脚蹬在历战右腿的后膝盖窝,不让他往起窜,随即左手活生生在他的伤口里,抠出了一块拇指盖大小的银色仪器。

    丁国珍鼻孔窜血的起身,整个人像是红了眼的熊猫一样冲到历战旁边,抡起胳膊就是一顿乱捶:“就干我?就干我?CNM,就会干我是不是?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历战横着抡动右臂,一肘支开察猛,身体略显狼狈的滚到了壕沟旁边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察猛吼了一声,转身就跑到汽车旁边,一脚踹在布鲁娜脑袋上,后者嗷的一声钻回了车里。

    丁国珍趁这个功夫,跑回了驾驶室,摘掉手刹,直愣愣的开车就奔着历战撞去。

    “我日尼玛!”

    历战从地上爬起来后,立马又跳回到壕沟里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察猛拽门上了汽车,瞪着眼珠子吼道:“快走,直升机肯定马上就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