齐麟到

松江市区,某公寓内。

    吴迪站在落地窗前,表情严肃。

    “你去找三公子也没用。谁都知道,秦禹是咱们这边的关键人物,供货商和投资方的接触,主要就靠他在中间牵线搭桥,所以小三想弄死他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。”一名中年翘着二郎腿说道:“…我觉得你保不住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有牌没打。”吴迪低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问题是,区外什么情况你都不了解,如果牌过早的漏掉,小三知道了你的底细,秦禹又被杀了,那怎么办?”中年皱眉问道:“这值吗?”

    吴迪看向对方,沉默数秒后应道:“秦禹值得我冲动一把。”

    说完,吴迪拿起外套,迈步就冲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五六分钟后,吴迪在楼下拨通了三公子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聊聊吧。”吴迪拽开车门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啊,我在警署医院的停车场等你。”三公子扔下一句后,直接就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凌晨,山峦周围寒风刺骨,轻雪飘飞。

    三台装有防滑钢链的越野车停在了岔路口,随即十几个青年冲下来,动作利落的冲着大野地跑去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一名青年气喘吁吁的掏出电话,低头就要拨打。

    “齐麟!”

    有人在山口处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齐麟猛然抬头,看见山口的人影后,拔腿就冲了过去:“你没事儿吧?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秦禹拍了拍齐麟的肩膀,转身就招呼道:“救朱伟,快点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一行人步伐匆匆的钻进了林子,抬起了盖着军大衣的朱伟。

    吴天胤看着秦禹带回来的这帮人,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事儿吧?”二河冲着吴天胤问道。

    “安仔走了吗?”吴天胤问道。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二河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也走吧,我跟秦禹出去一趟。”吴天胤低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别跟他们走。”二河立马拦了一下:“秦禹是警员,他要有花花心思,你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。”吴天胤皱眉应道:“你告诉安仔,我要没回来,你们下回就弄秦禹。”

    二河无言。

    “十来个兄弟,整到最后就剩这么几个人了。”吴天胤咬牙说道:“不出这口气,我在二龙岗待不下去了。你听我的,赶紧走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跟你一块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你走你的。”吴天胤伸手推了二河一把:“快点!”

    二河扫了一眼吴天胤后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秦禹早都知道安仔已经带着钱和两个兄弟离开了,但他没有阻拦,此刻心中只有澎湃的恨意和愤怒。

    众人踉踉跄跄的将朱伟,金雨停二人抬到了汽车上后,秦禹扭头看着吴天胤喊道:“你去不去?”

    “我不去,你能找到地方吗?!”吴天胤迈步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警署医院内。

    吴迪独自一人开车进了停车场,扭头扫了一眼四周,见到三公子领着七八个熟悉的面孔,正在一辆汽车旁边交谈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吴迪停下车后,穿着风衣迎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哎呀我艹,这不是迪哥吗?”一名小伙双手插着兜,阴阳怪气的说道:“啥时候领咱兄弟,在你的顶级圈子里混混啊?!”

    “是啊,让我也在你那大药厂里混点股份呗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这些年轻人非富即贵,都曾经和吴迪是关系挺好的朋友,只不过他们都是以三公子为核心罢了。

    吴迪笑吟吟的扫了一眼众人,只冲三公子说道:“单独聊聊。”

    三公子扫了吴迪一眼,伸手直接就拽开了车门:“你上来吧。”

    吴迪上了车,关上车门,插手看着三公子说道:“我退一步,秦禹你别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三公子摸了摸脑袋:“你是啥时候感觉自己翅膀硬了啊?!”

    “小三,咱们在一块的时间也不短了。”吴迪歪脖看着三公子问道:“可你仔细回忆回忆,我有求过你吗?”

    三公子沉默的看着他,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我不欠你什么,但相反,你可求我办过不少事儿。”吴迪轻声说道:“呵呵,我的翅膀在玩你这个圈子之前,就已经很硬了。”

    三公子舔了舔嘴唇,依旧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桌上的事儿,有桌上的谈法,今天咱不叙旧。”吴迪看着三公子,继续说道:“我保秦禹一条小命,你可以跟我提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,”三公子立即点头应道:“药线你别干了,我就让人在区外抬抬手,放秦禹一命。”

    吴迪插着手,双眼死死盯着三公子:“你觉得这可能吗?”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,你自己有啥资本在我面前保秦禹啊?!”三公子目露精光的问道:“不叙旧,那你有资格跟我说话吗?”

    吴迪搓了搓手掌,缓缓将身体向前靠去,轻声说了一句:“我很负责任的告诉你,秦禹要回不来,我明天就让查尔克投行,还有你的很多关系,一块上新闻头条。”

    三公子闻声怔住:“你还有牌啊?”

    “有啊。”吴迪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唬我?”三公子表情如常的问道:“你要有牌,先给我一张看看。”

    吴迪攥了攥手掌,大脑在极速运转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龙岗,新风生活村内,有着一处占地六七百米的大院,院内有三层小楼,周边围着数个平房仓库。

    主楼二层内,七八个男子正在喝酒聊天。

    “要我说,你和他们联系都是多余的事儿。”一名中年吃着花生豆,目光阴沉的说道:“八百多万呐,咱要直接扣下了,那以后会是什么体格?!”

    “我说也是。”另外一人立马附和道:“人抓回来,钱不还回去,咱说不定还能拿那个什么吴天胤,再敲他一笔。”

    靠北的座椅上,一名三十多岁的青年,摇头回了一句:“不能那么干啊,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呢?”中年问。

    “人家也不是傻B。”青年皱眉说道:“干活之前,我家里人就被接松江去了,明白吗?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沉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公路上。

    秦禹拿着电话冲老猫说道:“我跟齐麟碰上了,暂时没事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