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价赎金

大约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内,安仔的兄弟叫来了三位在二龙岗“救死扶伤”的黑大夫。而且他们一到,众人就下掉了他们的通讯设备,限制了他们的自由。

    待规划区是混乱之地,罪犯的天堂,尤其是二龙岗这里,更是背靠大山与茫茫雪原,车难走,人难行,而且枪械泛滥,地面上随便拎出来一个人,可能身上都有案子。贫困的民众饿急眼了,连政F物质,部队物质都敢劫。所以如果哪一个团伙内不出一个大内鬼,那即使在这地方有一定影响力的联防部队,也不是想收拾谁就能收拾谁的。

    所以从这一点上看,好像吴天胤这样的猛人,待在这里就可以高枕无忧了。

    但其实并不是这样的,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。这里虽然远离政F管辖范围,治安混乱,可却物资极度匮乏,人才稀少,各种基础的民生需求也等同于没有……

    比如今天这种情况就很常见。三个黑大夫来了,凑在一块认真的会诊了一下,最后发现小寻右小腿被子D打骨裂,而他们却没有相应的设备为他治疗。

    三名黑大夫,拿着手术刀,将小寻的伤口创面切开,取出弹头,用镊子夹着消毒棉,往伤口里一顿猛怼,这就算是消毒了。

    止血,包扎后,黑大夫扭头就冲吴天胤说道:“兄弟,他这个伤按理说得镶钢板固定,但我们没设备……只能给他打点石膏,剩下的就靠养了。”

    “人能不能有事儿?”吴天胤话语急迫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命能保住,”左侧戴着眼镜的黑大夫,吸了吸鼻子说道:“但腿能恢复成啥样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多给想想办法,钱不是问题。”安仔皱眉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兄弟,我们这就尽力了。”黑大夫也很无奈:“我跟你说,打在他肋部的那个也就是流弹,不然伤了内脏,我们是一点招都没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众人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留一些消炎药,没事儿你们给他注射一下。”另外一个黑大夫指着药箱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你们现在不能走。”安仔直接拒绝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这就有点没规矩了吧?”年纪稍微大一点的黑大夫有些不满的回道:“抢军枪的人我都见过,他也没说把我扣住啊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沉默半晌,扭头冲着安仔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后者从吴天胤的包里拽出两万现金,直接扔在桌子上说道:“药费另算,一人一天五百,我们完事儿,你们再走。”

    三人一愣后,那个年纪大的黑大夫立马上前就收了钱,连连点头说道:“不走,不走,谁走谁是儿子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寻的伤暂时得到了控制后,吴天胤就单独叫了安仔出门。

    “咋弄,哥?”

    “事儿还没结束,小寻伤的这么重,不能跟我们待在一块。”吴天胤点了根烟,扭头看向安仔说道:“找个兄弟,连夜把他送到安全的地方吧,等我们把事儿结了,再找他汇合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安仔转身就要进屋。

    “等会!”吴天胤喊了一声:“肉票俩人,大夫仨人,有点多,晚上一定看好了。”

    安仔一愣后:“你放心吧,我亲自看。”

    二十多分钟后,安仔让人开了车拉着小寻和药物离去。而吴天胤则是和其他同伴,一块抬着那个中枪死掉的兄弟,走进了山上的枯树林。

    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山上气温又极低,持续覆盖着积雪,所以吴天胤等人挖了半天,才算挖出一条能埋人的坑。

    吴天胤亲手把兄弟的尸体搬进去后,又在他头顶插了三根烟。

    林子内,众人情绪都很低落,站在坑边,久久无言。

    “埋了吧。”吴天胤爬出坑,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左侧,一名壮汉沉默许久后,突然问了一句:“胤哥,大辉家里还有老人,咱手里的肉票,真能换到钱吗?”

    吴天胤愣了一下,语气平淡的回道:“你想办法弄个大辉家里的卡号,我明天就让安仔给他家里打五万。”

    壮汉听到这话一愣,显然没想到吴天胤能这么大方。因为活儿是大家一起干的,虽然他是领头的,可并没有责任承担任何人的结果,更没有拿刀逼着谁,一定要跟他干这事儿。

    “安仔不在,我跟大家说几句哈。”吴天胤低头擦着手上的血,声音沉稳的说道:“大家凑一块是缘分,更是都没办法了,才一起琢磨点事儿干,讨个生活……所以,这中间不存在谁强迫谁的。如果有人,哪一天有了好的出路,说要走,我绝不拦着。而等你遇到坎了,日子难过了,还想出来折腾折腾,那你找我,也依然好使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到这话,心里的担忧也就逐渐消散了。同时他们觉得吴天胤这个人,跟之前的发哥,还有二龙岗地面上的很多大哥都不一样。他似乎不是那么爱财,更不搞小团体,小圈子,平时对谁都一样。

    “行,就这样。”吴天胤擦干净手上的血,抬头说道:“埋上吧,一会一起吃点饭。”

    “哎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,胤哥。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吴天胤独自返回砖瓦房后,安仔立即走过来,亮出一部电话:“这个电话里简讯。”

    “谁的电话?”吴天胤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那个女老毛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关机扣卡啊?”吴天胤蹭的一下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放心,我又不是傻子。”安仔轻声回应道:“出松江之前,我就搜过俩肉票的身了,卡和电话一直是分开的,警司那边锁不到我们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电话是没卡的啊?”吴天胤放下心来,接过手机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开机收了简讯,就把卡扣了。”安仔点头。

    吴天胤低头看了一眼简讯,只见上面写道:“你开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是警方,是投行的人。”安仔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吴天胤沉默半晌后,立马将手机关机说道:“换身衣服,咱俩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多小时后,十几公里外的大雪地中。

    吴天胤站在车外,嘴上叼着烟,回拨了那个发简讯的号码。

    十几秒过后,电话接通:“喂?!”

    “人在我手里。”吴天胤望着远方,轻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电话内安静了一小会后,三公子的声音响起:“你说条件吧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还能有啥条件?要钱呗。”吴天胤一笑。

    “多少?”

    “也别太多了,你们还要给松江投钱呢。”吴天胤以为三公子是投行的人,所以语气略带讽刺的说道:“赎金一千万,全部要现钞。”

    三公子听到这话,瞬间懵B了。

    “你凑钱吧,等我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扯淡呢?!”三公子被气到失态的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有点多是吗?”吴天胤挠了挠鼻子:“那少点,我图个吉利,要你八百八十八万。”

    三公子脑瓜子嗡嗡直响,一时无言。

    “给你一天时间凑钱,少一分,我让松江四万警员,拿着三大区地图找尸体。”吴天胤淡淡的扔下一句,直接挂断了手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