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功营救布鲁娜

历战见秦禹看向自己后,只短暂沉默一下说道:“我带布鲁娜先走。”

    秦禹眨了眨眼睛,转身背对着历战回道:“我不同意。让丁国珍,朱伟先带布鲁娜离开,然后我们三个跟绑匪去拿钱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接到的命令是,见到布鲁娜后,必须保证她的安全。”历战面无表情的回道:“这是总指挥亲自下达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收到这样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收到了。”

    二人简短交流几句后,立马僵持在了原地。秦禹皱眉看着历战,声音沙哑的说道:“我是专案组副组长,我有权临场做出决定,你现在必须听我安排。”

    历战挑眉看着秦禹:“我再重复一遍,总指挥给我下达的命令是,只要交易成功,我就必须在布鲁娜身边,所以我是不可能妥协的。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沉默。

    “绑匪就在这儿,我们现在闹分歧,让他们感到不安,从而影响到营救人质,你考虑过后果吗?”历战声音冰冷的喝问道。

    秦禹大脑极速运转,考虑到现在如果跟历战产生分歧,确实有可能惊了吴天胤等人,所以他停顿了不到三秒后,立马有了决断:“好,你,察猛,丁国珍带着布鲁娜先走,我和朱伟负责领着匪徒继续取钱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历战立马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安全后,务必要告诉专案组,绑人的是吴天胤。他做事儿没有章法,没有规矩,所以你们千万不要在交易还没有完全结束的时候,对匪徒展开追捕。不然他们急眼了,很可能会撕票。”秦禹嘱咐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历战再次点头。

    秦禹闻声转身,抬头冲着吴天胤喊道:“我们先让三个人,带布鲁娜走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吴天胤也不磨叽,直接点头应允。

    秦禹闻声立马喊了一声:“珍珍,你和他下去,换朱伟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哥,你先回去,我跟他们去拿钱。”丁国珍十分担忧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吴天胤听到这话,忍不住再次打量了一下丁国珍。

    “别磨叽了,让你干啥你就干啥。”秦禹呵斥了一句。

    历战在二人交流之时,已经迈步冲向了布鲁娜。

    “哥,不就是拿个钱吗,我去就完了……。”丁国珍快步迎过来,出声就想劝秦禹。

    “你傻啊,我是领头的,绑匪不会让我走。”秦禹瞄了一眼历战,突然声音很低的说道:“你记着我说的话,历战是老汪的人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俩别他妈的嘀嘀咕咕的!”安仔端着枪吼道。

    秦禹扫了对方一眼,语速很快的再次嘱咐道:“记着我跟你说的。”

    丁国珍看了一眼秦禹,攥着拳头,没再吭声。

    数秒后,历战扶起了布鲁娜,迈步走向秦禹。

    “我留下,让他们先下去。”秦禹冲着吴天胤喊。

    “让人送他们下去。”吴天胤吩咐了一句后,拿着对讲机就返回了砖瓦房。

    数十秒后,两名端着枪的绑匪,挟持着历战,布鲁娜,以及丁国珍三人就下了山。

    “你别动,站过来。”安仔端着枪冲秦禹吼道。

    秦禹扭头扫了一眼四周,迈步走到了金雨停旁边。而后者看着他,双眼中满是怨气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都走不了,还能决定你走吗?”秦禹皱眉冲她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金雨停闻言一怔,也就没再有其他反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不到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房间内的对讲机泛起喊话声:“人下来了,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可以放三个人带着布鲁娜离开,在石头房那儿,把车还给他们。”吴天胤低声回道:“通知二河,让他准备去拿钱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对方很快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小会,之前押解着历战,丁国珍,布鲁娜三人下山的绑匪,领着朱伟返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哥,人回来了。”安仔冲着室内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数秒后,吴天胤推门走了出来,话语简洁的喊道:“撤了,从另外一面下山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,瞬间就懵了:“啥意思,剩下的钱不要了?!”

    吴天胤没有搭理他,而是大步流星的奔着山腰另外一侧走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安仔推了一下秦禹,皱眉呵斥道:“闭嘴,跟着走。”

    前方,吴天胤拿着对讲机,声音沙哑的喊道:“所有对讲机,全部弃掉,我们从现在开始用临时电话卡联系。警司的人肯定已经锁定了,我们的大致所在区域。”

    “能这么快吗?”

    “警司的人不是傻子,他们根据警员进山走的大致路线,就一定能锁定我们的基本位置。”吴天胤语速很快的催促道:“别磨叽了,按我说的做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话音落,吴天胤直接将对讲机的电池抠出来,信号线拔断,顺手扔在了树林子内。

    “这狗日的专业啊。”秦禹见到吴天胤将对讲弃掉,顿时皱眉暗骂了一声。

    朱伟眨巴眨巴眼睛,低声问道:“没事儿吧?”

    秦禹冲他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众人离开砖瓦房后,一路急行,很快就顺着另外一处缓坡,奔着山脚下走去。

    路上,秦禹的想法极为复杂。他此刻其实并不担忧吴天胤一方会突然起杀心,因为根据对方的作案逻辑来看,他们要真想杀人灭口,那就一个人都不会放走,更不会让相对重要的布鲁娜离开……所以从秦禹的角度来看,吴天胤现在很大可能就是只想安全拿到剩下的赎金,不让自己和其他兄弟犯险。

    所以,现在让秦禹真正不安的是,像护身符一样的布鲁娜已经离开了,那么区内如果有人对自己心存杀心,这光凭一个金雨停……能否有阻挡对方的价值?

    这可是待规划区,什么事儿都有可能发生。

    秦禹马上又联想到了,为啥老汪会让自己掺和这个案子。之前他想不通,可现在却越想越心惊。

    秦禹眨了眨眼睛,突然伸手摸向后脑,果断将那块假头发拽了下来,动作隐晦的将它掰碎,顺手扔在了雪地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距离刚才交易地点,大约三四公里处的木房旁边,历战皱眉问道:“我们的车呢?”

    绑匪转身,指着木房后面的一台破旧越野说道:“你们开这个走。”

    说完,绑匪快步离去。

    十几秒后,历战扶着布鲁娜上了汽车,转身冲着察猛喊道:“你开车。”

    丁国珍与察猛对视后,立马回道:“我来开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四分钟后,漆黑的天空中,直升机在盘旋,机舱内一名中年,拿着对讲喊道:“呼叫指挥中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