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年兴旺,百年运道

安仔带人开回了两台事先安排好的汽车后,众人火速离开山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车上。

    安仔扶着小寻的脑袋,语气急促的说道:“停一会,停一会,咱已经找了大夫了。”

    小寻右腿中了两枪,左肋被流弹刮伤,整个人疼的面色惨白,全都是虚汗与血水。

    吴天胤拿了车上一大包纱布,咬开包装后,直接堵到了小寻的肋部。

    “……胤哥……我不会死了吧?”小寻喘息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废话!”吴天胤在治疗外伤上没有什么经验,他只死死的按着小寻的伤口,皱眉喝问道:“你感觉内脏有没有事儿?胸口闷不闷?!”

    小寻意识模糊。

    “醒醒!”

    吴天胤爆喝一声,瞪着眼珠子吼道:“咱钱还没挣呢,媳妇还没娶呢……小寻,小寻,你他妈睁开眼睛!”

    小寻被喊的回过神来,双眼微闭的看着吴天胤,咧嘴一笑的说道:“我……我跟你在一块胆儿都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给他点根烟。”吴天胤此刻声音已经不再沉稳,而是颤抖着冲安仔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安仔手掌哆嗦的掏出烟盒,低头在嘴里点了一根后,塞给了小寻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,这次我挑的票,绝对是值黄金万两的。”吴天胤双眼死死的盯着小寻,声音颤抖的说道:“人绑了,咱也跑出来了,事儿成了一大半了。你他妈现在坚持不住,以后的好日子可就过不上了……小寻,你睁眼,睁眼!”

    对于吴天胤来说,他从出狱之后得到的温暖屈指可数,而安仔和小寻就是那为数不多给他带来暖意的人……所以,他慌了,他真怕小寻没了……

    汽车一直向前开,吴天胤也一直没话找话的跟小寻聊着。

    硬熬过了将近一个小时后,汽车才拐进山道,进了安仔提前选好的两处废弃的砖瓦房。

    众人合力将小寻抬进屋内的时候,安仔见到后车的一个兄弟走出来,声音颤抖的说道:“大辉没了,在车里死了。”

    安仔闻声愣住。

    室内,吴天胤扯脖子吼道:“大夫呢,大夫到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已经在路上了,最近的也得一个多小时。”后车的司机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你让他再快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催他。”司机立马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关口。

    警署一把的专用汽车停靠在了路边,随即正署长王权皱眉下车。

    “王署!”

    “王署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先到的警长,领导,立马过来打招呼。

    王权冲着众人微微点头示意,随即看着满地狼藉与血迹的出关口,脸色阴沉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“匪徒是从这里冲关跑的,大约十个人左右,全部持有自D步火力。”开元区警司的二队长,言语清晰的叙述着情况:“在他们冲关之前,巡逻的士兵抓捕了一名恶意砸特区墙的嫌犯。但枪声响了之后,他趁乱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墙砸通了?”王权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,砸出来一条半米高的通道。”二队长点头。

    王权听到这话,皱眉骂了一句:“联防的人是干什么吃的,在眼皮子底下砸出这么大个窟窿,他们能不知道?!这明显不是偷渡一次两次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二队长附和着应道:“初步判断,匪徒是从特区墙进入松江,然后直接抵达案发别院,实施了杀人绑架。得手后,他们原本应该想的是通过接应人,用最快的速度出区。但没想到接头人出事儿了,所以才被迫选择闯关。”

    王权闻声没有回话,而是迈步赶往枪战地点。

    二队长跟在后面,继续介绍着情况:“匪徒作案思路明确,计划周全,时间卡的也很死,甚至还能想到故意用报警迷惑我方追击。并且在遇到突然情况时,能马上做出冲关决定,这说明他们行事果断,而且具有极强的反侦察能力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转告你们的司长,就说我说的,这个案子是对松江警务系统的挑衅,如果他拿不出一个让警署满意的结果,马上给我下课走人。”王权面容严肃,声音冰冷的说道:“明天早上开案情讨论会,我希望自己听到的不是分析,而是切实的线索。”

    不远处。

    秦禹坐在汽车内,抬头看着王权,以及十几名警长级别的干部,顿时打着哈欠说了一句:“……赶紧找地方好好睡一觉吧,未来一段时间,有的忙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区外的这些人,咋就这么牛B呢?”老猫十分费解的说道:“警署不敢动的人,他敢动;咱都不敢闯的关,他们敢闯。哎,我真尼玛服了。”

    “发布会。”秦禹突然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朱伟一愣后问道。

    秦禹吸了口烟,眯着眼睛说道:“这就是一报还一报。区外的人消息很闭塞,而杰姆斯那帮人,又跟底层圈子没有交集……所以他们被盯上,很大可能是因为那个发布会。呵呵,汤尼不杀人家皮条客,兴许这事儿还不会发生。”

    “有点道理。”老猫点头附和。

    “被绑的那个人里,除了金雨停,还有谁来着?”秦禹回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布鲁娜。”老猫抢先回道:“她也是奉北查尔克投行的顶级高管之一。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后,轻笑着回道:“呵呵,三公子真是看上谁,谁倒霉啊!”

    老猫沉吟半晌,略微有点玄学的说道:“十年兴旺,百年运道。谁也不是玉帝的儿子,也不能老牛B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,会所内。

    杰姆斯急的在屋内团团乱转,大背头凌乱的吼道:“徐,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,必须,马上,立刻,救回布鲁娜!”

    三公子脸色铁青的坐在沙发上回道:“警署已经在全力调查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听调查,我要结果!”杰姆斯暴躁的喊着。

    三公子抬头看了杰姆斯一眼,立即皱眉冲着小星吩咐道:“你给布鲁娜小姐打个电话。只要是绑匪,就没有不要钱的。你让他们开价,不管多少我都认了,只要人安全就行。”

    小星斟酌半晌后,立马掏出了手机,试着拨通了布鲁娜的号码。

    三公子起身,极力忍着心中的怨气冲杰姆斯说道:“不管经官也好,还是私了也好,只要对方提条件,我都第一时间满足。你放心,绑匪都有诉求,他们暂时不会对布鲁娜小姐造成什么伤害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区外。

    一台汽车缓缓停滞在了砖房门口,紧跟着安仔带着面具,端着枪,直接走过去喊道:“举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