了解吴天胤的珍珍

山上。

    吴天胤扭头扫了一眼丁国珍,藏在面具下的眉头紧皱,稍稍沉默了一下,才张嘴说道:“给他们看看人。”

    安仔见吴天胤的身份漏了,心里极度焦躁,但也只能转身喊道:“把人带出来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再次看向丁国珍,突兀间抬起了右脚,奔着历战踹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历战反应很快,立即伸手挡了一下,踉跄着后退两步。

    “上了山,你就老实点。”吴天胤指着历战,声音低沉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历战听到这话,也没敢多BB什么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丁国珍站在秦禹旁边咽了口唾沫,声音颤抖的说道:“完了,他是绑匪,那结果不好说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自然知道丁国珍话里的意思,也在警署详细看过吴天胤的案件报告。心理学专家曾经结合他的经历,分析过他的一些行为和作案动机,最终判断这个人,可能有极强的反社会人格,跟普通只求财的匪徒,是完全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秦禹在思考策略,在想办法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砖瓦房的门开,安仔的两个兄弟,带着被捆绑的金雨停,还有布鲁娜一块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历战看着两个人都在,心里顿时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把袋子打开。”吴天胤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秦禹咽了口唾沫,站在原地没动。

    吴天胤愣了一下:“我让你把袋子打开,我要验验货。”

    历战和丁国珍站在秦禹旁边,心脏嘭嘭嘭的跳着。即使是警署反恐组的成员,此刻面对上这个谁都敢弄死的吴天胤,心里也有点虚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说话,你是没听见吗?”安仔皱着眉头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秦禹咬了咬牙,突然喊道:“钱确实不对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愣住。

    山上冷风徐徐吹过,荡起阵阵雪花,吴天胤歪脖看着秦禹,低声问道:“怎么不对?”

    “这里有不到三百万。”秦禹攥了攥拳头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要的是多少?”吴天胤问。

    秦禹沉默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说话的机会,你也不好好谈啊。”吴天胤摆手喊道:“崩了。”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给脸不要脸。”

    安仔端起枪,就对准了秦禹。

    “打死我,后面的钱你拿不到。”秦禹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放你妈了个P,你死了,还会有别人来赎人质。”安仔伸手就要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“吴天胤,卖药的还要一手钱,一手货呢,”秦禹额头冒着细密的汗珠,根本不搭理安仔,只双眼死死盯着吴天胤喊道:“更何况这是八百多万的绑架案。你们啥脾气,谁也不知道,我要把钱都带着,万一你不让我走怎么办?你现在开枪打死我,赎人的事儿就还得重新谈。你能拖得起吗?”

    安仔此刻觉得秦禹说的也有道理,因为赎人的警员死了,钱暂时拿不到,那一切就还得重新谈。到时候事儿一拖,可能就失控了,所以他扭头看向了吴天胤。

    “他把钱扔在什么地方,你清楚吗?是否安全,你清楚吗?”吴天胤声音冰冷的冲着安仔喝问道:“你磨蹭什么?!”

    “你把人交出来,我可以带你兄弟去拿钱。如果不对劲,你让他马上崩死我。”丁国珍突然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吴天胤沉默,看着丁国珍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你是老哥一个了,啥都不在乎,可你也想想这些跟你钻大山,跑树林子的兄弟啊!”丁国珍声音颤抖的喊道:“他们跟你风里来雨里去的,为的不就是这俩钱吗?你自己不怕风险,他们不怕吗?”

    吴天胤依旧沉默。

    “还有我们。”丁国珍满嘴实话的说道:“那些当大官的不会来这儿跟你谈八百多万的买卖……能过来的,全是警长级别以下的。你咋说也是个有名有姓的人物,你说你难为我们干啥?!”

    吴天胤看着丁国珍,突然抬起胳膊,示意安仔把枪放下。

    秦禹略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丁国珍,随即立马补充道:“你哪怕就要一个亿的赎金,也不是我们自己掏钱。……查尔克投行,更没有要在我家建个机场,所以赎金对我们来说无所谓,只要人安全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剩下的钱在哪儿?”吴天胤问。

    “在沿路上。”秦禹立即回应道:“你把人放了,我们几个带你去拿钱,你手里一样有人质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沉思半晌:“都放了,不可能。你们几个小警员的命,不值剩下的钱。”

    秦禹沉默。

    吴天胤突然扭头看向布鲁娜,声音低沉的说道:“CNM,你本来应该死在这儿的。”

    布鲁娜闻声顿时一愣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突兀间,枪响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布鲁娜右腿飙血,咕咚一声倒在地上,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。

    “我兄弟和这几个小警员救了你一命。”吴天胤收了枪,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我只能先放一个,你们选吧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!”

    金雨停一听这话,立马挣扎着冲秦禹等人发出声音,意思是让三人先选她。

    历战扭头看了一眼秦禹,立马张嘴说道:“让布鲁娜先走。”

    秦禹犹豫。

    “你还想什么?她比较重要。”历战皱眉催促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市周边,直升机在不停的拉高。

    机舱内,一名联防队员,拿着机载对讲机喊道:“呼叫指挥中心。”

    “收到,请讲。”汪署长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锁定区域明显,我们是否向那里进发?”联防队员问道。

    汪署长仔细思考半天后,立马摇头说道:“先不要进去,匪徒很可能会留人在沿路放哨,一旦你们直升机漏了,他们可能会有过激行为。”

    “收到。”联防队员语速很快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待规划区深处,某无名公路上,数台越野车正在急速飞驰着。

    车内,一名穿着飞行员皮夹克的男子,低头咬下皮手套,满脸笑意的说道:“头一次干这种活儿,心里还TM有点紧张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山腰。

    秦禹犹豫半天后说道:“好,让布鲁娜先走。”

    “警员只能走一半,剩下的等钱到。”吴天胤话语简短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秦禹闻声看向了历战,皱眉陷入沉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