激烈枪战

吴天胤在入狱之前是接触过枪械的,长的短的他都打过。但十几年过去,任何东西不碰都会有生疏,更何况像这种纵横在区外的大自D步,也并不是说,你之前碰过就能百发百中的。所以他此刻的枪法是非常一般的,中远距离打了整整一梭子,也没有扫到一个人。

    但即使这样,室内值勤的军士还是乱成一团了,因为他们并不知道吴天胤的枪法不好,只能暂时躲避。

    吴天胤扫了一梭子后,立马迈步后退,低头更换了D夹。

    “嘭,嘭嘭!”

    小寻不断提车向前,又不断加油倒车,连续撞击三下后,铁栏杆才嘎嘣一声碎裂。但不是从中间断的,而是左侧那头的固定桩子被拽倒了。

    “上车。”

    安仔一边打着,一边冲吴天胤吼着。

    吴天胤转过身,拎枪就撤。

    “嘎嘣!”

    头车倒着碾压过栏杆,刚往前行驶了不到两米远,车尾一下就撞在了岗楼侧面的水泥台上,车身出现了短暂的停滞。

    “我日尼玛!”小寻骂了一声,见岗楼上方的灯泡被打碎,周围很黑暗,所以只能情急之下将脑袋探出车窗外,往后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就是这一眼,出事儿了。

    右侧入关道旁的三名士兵,持枪摸了过来,抬臂就开始射击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……!”

    常年身处混乱之地的士兵,不管是心理素质还是身体素质,都远超地面上的人。他们靠近之后,枪打的既准又稳。

    “噗噗……!”

    车门泛起一阵火星子后,小寻霎时间感觉到自己大腿传来了火辣辣的痛感,随即惨嚎一声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安仔一把摁住小寻的脑袋,探头就向外面还击。

    吴天胤一看车里的情况,就知道小寻中弹了,立即第一时间迈步上前,身体靠在岗楼旁边,果断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……!”

    数声枪响后,对方两人倒地。而剩下的那名士兵一扭头,就见到一张染着鲜血,似笑非笑的佛祖面具,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双方距离就不足五米,士兵吓的嗷一声,当场后退数步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!”

    吴天胤枪口横扫,打断了对方的双腿。而后者第一时间爬到岗楼另外一头,撕心裂肺的吼道:“支援,支援……!”

    “哥,上车。”第二辆车内的兄弟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吴天胤迅速转身下了台阶,直接拽开车门坐了上去:“走,快走。”

    前方,小寻强提着已经逐渐失去知觉的右腿,只用腿部重量压在油门上,双手握着方向盘冲出了关口。

    七八米后,湿滑的道路上泛起吱嘎一声的响动,越野车原地摆尾掉头,直愣愣的奔着前方道路逃窜。

    “检查弹药,快!”吴天胤坐在车内吼着。

    “别动,CNM的,敢耍花样,我打死你。”匪徒摁着大越野最后一排小座椅上的布鲁娜,情绪极不稳定的吼道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声清脆的枪响泛起,后风挡玻璃龟裂,一颗Z弹直接蹦进了这名匪徒脖子下方的位置。

    鲜血弥漫,再次溅在吴天胤的面具上。

    后排座椅上,金雨停倒在布鲁娜身上,见匪徒满身是血后,顿时杀猪一般的惨嚎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哥……哥……救我。”匪徒捂着脖子下方的位置,高声呼喊。

    “扑咚!”

    吴天胤扑倒对方,伸手按着对方的伤口,声音急促的吼道:“拿医药包,快点,拿医药包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特区墙附近。

    四名士兵押解着一名男子,正在往枪声响起的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几人中间,那名被抓住的接头人,见士兵神色慌张,步伐凌乱,顿时暗下决心,猛然用肩膀向左撞去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泛起,猝不及防的士兵脚下一滑,直接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接头人戴着手铐,捡起士兵的长枪,扯脖子吼道:“别过来,过来就同归于尽。”

    三人愣住。

    接头人端着枪,慢慢向后退了十几米,随即掉头就跑。

    “追他。”被撞倒的那名士兵起身。

    “别追了,岗楼出事儿了。”领头的人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十几秒后,远处传来一声吼叫:“枪我给你扔这儿了。”

    喊完,那名接头人扔掉根本不敢拿的军枪,瞬间消失在了大野地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南关卡响起了凄厉的警报声,左侧距离不足三公里的联防营大院内,第一时间开过来了七台皮卡车,上面满载着士兵。

    领头的人跳下车,目光惊愕的看着满是玻璃碴子与鲜血的关卡,以及数名哀嚎着的士兵,一时间懵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多少年了,整个九区都没有过一例武装闯关的事情发生,再牛B的雷子,他也得给联防面子啊!

    可今天有人真就硬干了,而且偏偏还在他妈自己值班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留两台车救治伤员,其余人全员追击。”领头人持枪吼道:“给指挥部打电话,让他们派直升机,快点。”

    数十秒后,五台皮卡车,载着重机枪就杀向了待规划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过四十分钟后,待规划区的岔路口处。

    领头的联防军士,拿着对讲机吼道:“呼叫总指。”

    “收到请讲。”

    “我方追击了数公里后,在岔路口发现匪徒遗弃车辆,人全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直升机马上就到。”

    “视线很暗,根据我的判断,他们进山了,直升机来了作用不大。”军士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收队吧。”

    “收到。”军士脸色铁青的放下对讲机,暴跳如雷的骂道:“CNM的,别让我知道是谁,在给我上眼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往山口去的小路上,吴天胤扶着满身是血的小寻,立马出声催促道:“把车取出来,沿着小路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安仔立马向前跑去。

    “都别慌。”吴天胤扶着小寻,声音沉稳的说道:“谁在二龙岗认识跑地面的黑大夫,马上叫过来几个。”

    “我认识,我现在就打电话。”一个壮汉立马掏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吴天胤闻声立即回道:“别说是什么事儿,就说让他们带设备过来,人接上之后,手机全下了。”

    壮汉一愣: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内。

    秦禹很激动的站在办公室内,拿着电话冲刘子叔说道:“可地面打听打听,看看是哪一伙英勇的兄弟缺钱花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