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山

小木房内。

    秦禹等人在绑匪的胁迫下,只能去换对方提供好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你这胳膊是怎么了?”秦禹穿衣服的时候,偷瞄了一眼历战,见他左胳膊上缠着纱布,顿时皱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训练的时候伤了,刚缝完针。”历战咬了咬牙,抬头扫了一眼绑匪回道:“这帮人挺专业的,怕我们身上有电子设备,搜完身了,还TM拿水浇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伤没事儿吧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忍着吧。”历战话语简洁的回应。

    很快,五人全部换好衣服,站在了木房门口,随即其中一名绑匪,将众人的通讯设备全部收起后,才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三分钟后。

    五人离开小木房,从车内拿了钱,跟着一名匪徒上了他们的越野车,随即迅速离去。而另外一名匪徒,则是开着秦禹等人的那辆车,消失在了小木房周围。

    车内。

    历战目光锐利的盯着匪徒后脑,不停的用右手摸着自己左臂上的伤口。

    此刻,五个人手里没了枪,没了通讯设备,等同于丧失了任何反抗能力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历战用胳膊碰了一下秦禹,随即后者扭头看向了他。

    历战动作隐晦的指了指了秦禹的脑袋,意思在问他定位器是否有效。秦禹伸手摸了摸还未完全晾干的头发,冲他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二人对视半晌,都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匪徒一路无言,往前起码开了三四公里,才缓缓停车。

    “拿钱下车。”绑匪面无表情的命令道。

    秦禹迟疑一下,伸手推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绑匪坐在车内,扭头看了一眼四周说道:“只能上去三个人,其他的在下面等着。”

    秦禹迟疑半晌,立马说道:“察猛,丁国珍跟我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历战下车一把抓住秦禹的胳膊:“我得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秦禹皱眉看向对方,低声说道:“你和朱伟在下面盯着,比较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我必须参加交易。”历战毫不犹豫的回道。

    秦禹盯着对方看了两秒,心里已经想明白了。历战应该是老汪的人,他跟过来的目的就是监视自己,怕自己在交易的时候动手脚,以此来保证布鲁娜和金雨停的安全。

    可秦禹现在想不通的是,既然老汪怕自己动手脚,那还费这么大劲,把他特意调上来参加交易干啥?直接让自己人来赎人不就完了吗?

    难到老汪是看重自己的能力了?这踏马太扯淡了……

    秦禹想不通,所以心里是十分紧张且不安的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上去。”历战再次重复了一句。

    察猛挠了挠鼻子,低声说道:“你,他,还有珍珍上去,我和朱伟在下面。”

    秦禹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们俩人,他就一个,没事儿。”察猛低声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话音落,山上走下来俩人,其中一个端着枪喊道:“这边。”

    秦禹抬头扫了一眼对方,轻声招呼道:“走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山上气温极低,能见度也差,秦禹三人跟在绑匪后面,行走了不到五分钟,就感觉整个人快要被冻僵了。

    “哥,对面要拿了钱,也不想放人咋办?”丁国珍心里很虚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来都来了,现在想这些没用了。”秦禹话语平淡的回了一句,转身看着历战问道:“真要出事儿,你有措施吗?”

    历战一愣,摇头回道:“设备在你身上,车也被开走了,我能有啥措施?”

    秦禹再次扫了一眼历战,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过了一小会,三人来到矮山的半山腰,见到了两间砖瓦房。

    房门前,五个穿着军大衣,踩着皮靴的男子,坐在室外的石头上,正在轻声交谈。

    “哥,人来了。”绑匪上前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房门口,吴天胤带着佛祖面具,话语随意的回道:“进屋暖和一会吧。”

    丁国珍听到对方的声音,顿时一愣。

    秦禹站在原地没动。

    “银子呢?”吴天胤从兜里掏出烟盒,终于扭过头看向了秦禹。

    “袋子里呢。”秦禹将袋子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吴天胤皱了皱眉头,转身就冲带秦禹上山的匪徒骂道:“你他妈傻啊?”

    绑匪一愣:“怎么了大哥?”

    “没见过钱吗?八百八十八万,就装一个袋子吗?”吴天胤声音冰冷。

    绑匪顿时怔住。

    “钱不对,你领人上来干啥?”吴天胤质问。

    秦禹闻声立马插了一句:“钱是对的,里面装的是欧元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愣住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丁国珍不自觉的拽了一下秦禹胳膊。

    秦禹一愣回头。

    “他是吴天胤。”丁国珍低着头,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禹瞬间懵B,目光惊诧的看着丁国珍,一时无言。

    “我见过他好几次,还跟他打过电话,声音不会错的。”丁国珍语气急促的说道:“就是他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普通特殊人口,丁国珍或许根本不会记住他的声音。因为他每天面对的罪犯,嫌疑人太多,哪怕就是电脑也记不住那么多人。

    可吴天胤不一样,他在松江犯的案子太大了,几乎已经弄到了人尽皆知的程度,所以丁国珍对他的印象是很深刻的。甚至在警署追查他的时候,丁国珍还被叫去问过两次话。

    秦禹正在懵B的时候,吴天胤已经走了过来,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钱没问题,那验验货吧。”

    秦禹扭过头,紧紧盯住了他的面具。

    “把袋子打开。”吴天胤皱眉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人还没见到,直接验货不合规矩吧?”历战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吴天胤冷冷看了他一眼,声音清晰无比的回道:“出了九区,我就是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亢!!”

    枪响,地面上荡起一阵雪花。

    “打开。”安仔坐在石头上,声音沙哑的吼道。

    历战见对方开枪后,也没虚,突然伸手就奔吴天胤的脖领子抓去。

    “别动!”

    秦禹高声吼着。

    吴天胤有些惊讶的看着历战,踉跄后退。

    “妈的,你不想活了?”

    安仔等人全部持枪起身。

    “吴天胤,我们是来交钱的,有没有诚意你也看见了。”丁国珍突然吼道:“你到底图财,还是要杀人?!”

    安仔等人听到吴天胤的身份被点破,也瞬间怔在了原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