强突

松江南,出关卡左侧不到两公里的路边,吴天胤吸着烟,转身冲安仔问道:“他刚才咋说的?”

    “他说我们到这儿等着就行,”安仔轻声回道:“他已经在外面了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低头看了一眼手表,表情略显不安的吩咐道:“你再给他打个电话,问他到哪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安仔闻声后,立马掏出电话,拨通了接应人的号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开元区值勤的警员几乎全员出动,开了十几台警用巡逻车,赶往黑街方向,准备追击匪徒。

    车上,二队长拿着电话,额头满是汗水的说道:“是,是,举报人说是他们在西沣路那边出现了,我正带人往那边赶。你放心司长,我这边一有消息,马上给你打电话。好,好,先这样。”

    车内,二队副队长松了松领口,眼珠子通红的骂道:“最近怎么什么烂事儿都发生在咱们开元区呢?就TM没有一天消停的时候!”

    “先别说些没用的了。”二队长同样很烦躁的冲司机催促道:“你快点开。二宝,你再让司里联系一下那个举报人,细问他情况。”

    副队长回过头,突然问了一句:“你说这事儿有没有可能是土渣街的人干的,为了报复?”

    二队长一愣后摇头:“肯定不会。秦禹胆儿再大,也不会动外商的。这事儿要一旦漏了,那吴迪也保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副队长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出关口附近,吴天胤吸着烟,扭头看着高耸的特区墙,突然转身说道:“怎么样,联系上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安仔皱眉回道:“打了几遍了,他不接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沉吟数秒,立马掐灭烟头揣进兜里说道:“告诉兄弟们,把长的响儿全拿出来,防弹衣也穿上。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小寻费解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等了,冲关。”吴天胤话语简洁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冲关??!”安仔懵了半天后,抻着脖子问道:“哥……这……这能行吗?”

    “别磨叽了,赶紧拿东西。”吴天胤步伐匆匆的赶到汽车后侧,伸手打开了后备箱。

    数秒后,车内跟着安仔混了很久的几个兄弟,全部推门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咋突然拿后备箱里的东西了?”一个壮汉冲着安仔问道。

    “胤哥说要冲关。”安仔低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众人听到这话,全都懵了。因为他们虽然干的是刀口舔血的买卖,可那也仅限于在地面上,却从来没有跟联防和驻军的人碰上过……

    “胤哥,再等一会吧。”安仔皱眉劝说道:“接咱的人从外面迎过来,也得几分钟。”

    “接应的人不可能让我们等他,没有这么干活儿的。”吴天胤十分果断的说道:“他肯定是碰到事儿了。这小子跟咱们不是一条道的,他要吐了,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怔住。

    “为啥我要卡时间?”吴天胤拿出长枪,带着似笑非笑的佛祖面具,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我要打的就是警司的人,没有反应的时间。咱从进屋到回关口,总共用了不到一个小时,他们不是神仙,不知道我们是谁,更不清楚我们的意图,所以他们才摸不清楚我们下一步要干啥,这样我们有机会跑。但在别墅里,那个杰姆斯没被堵到,他很可能已经报警了……我让小寻打的那个电话只能拖一下,但不会太久。现在不走,一旦关卡接到协查通知,我们就彻底没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冲关……也不好弄。”一名岁数稍大的汉子,已经有点虚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慌。”吴天胤声音沉稳的说道:“你不敢冲,他也想不到,打快点,机会是很大的。”

    有几人听到这话,还是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吴天胤只粗略扫了一眼众人表情,就再次极为果断的说道:“不想冲的,面具摘下来,衣服换了,直接往市内走。我们一冲关,你们马上没压力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吴天胤迈步就上了自己的车,拿着长枪吼道:“想走的,上车。”

    “胤哥,我跟你去。”小寻毫不犹豫的跟上了车。

    “想挣玩命的钱,还没有玩命的胆儿吗?”安仔扭头看着众人吼道:“走不走?!”

    几个人相互对视一眼后,那名岁数较大的汉子,拎着枪就上了车:“穿绿衣服的多个JB,干就完了!”

    十秒后,所有人全部回到车上,没有一个单独离开。

    “前车倒着进场,后车离远一点,正着往前推。”吴天胤坐在车内吼道:“快,别磨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关口大厅内,此刻略显冷清。因为这个点也很少有人出关,所以十几个穿着绿制服的联防士兵,正在与工作人员闲聊。

    门外八排出关进关的车道旁,各有一个值勤岗楼,每个岗楼内有两名持枪士兵在把守着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关口大厅的安检仪器旁边,有一部电话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”值勤队长站起身,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砸特区墙的抓到了,就一个人,身上有一把枪,他想拿点钱私了……。”电话内一名青年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拿多少啊?”

    “他说给八千。”

    “挺有钱啊?行,你们给他领回来吧,我跟他谈。”队长笑着说了一句,伸手就要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大厅外面出关的中间车道,一台越野车倒着行驶了过来。

    岗楼内的值勤士兵愣了一下,立马举手喊道:“停车,接受检查。”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越野车突然加速,排气管子冒起阵阵浓烟。

    “停车!”士兵端起了步枪。

    越野车速度不减,直接奔着栏杆撞来。

    “咣当,咣当……!”

    一阵开门声响起,其他几个岗楼内的士兵,全部冲了出来,其中有人拿起对讲机,语气急促的吼道:“有人闯关,有人闯关!”

    第二辆汽车内,吴天胤果断的降下车窗,高声吼了一句:“给我崩。”

    后座,另外两名带着面具的悍匪,全部探出了长枪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哒……!”

    三把步枪咆哮,横扫关口岗楼,四名士兵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,直接就被打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,倒着的越野车车尾撞在了护栏之上,但铁栏杆只是弯曲变形,却没有一下断裂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左侧进关口的岗楼子旁边,两名士兵反应过来后,立马持枪还击,但由于太过紧张,子D全部崩在了越野车车门上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吴天胤突然持枪下车,右脚勾上车门,声音沉稳的喊道:“别慌,枪已经响了,就稳住神。头车继续撞栏杆,其他人注意士兵,别让他们打轮胎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吴天胤将枪口对准关口大厅,双眼盯着屋内那些已经要往外冲的人,直接就将扳机一扣到底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哒……!”

    枪口火舌喷出,子D横扫,瞬间就将大厅左侧的五扇数米高的玻璃打的粉碎。一时间室内喊声震天,士兵全部狼狈的找掩体躲避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小寻挂上档位,提车再次向前,随即换档,猛踩油门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车尾再次重重的撞在了栏杆之上。

    屋内,值勤队长拿着对讲机高声吼道:“我是南门,我们遭遇到武力冲关,匪徒十几人,全部携有大火力……请求支援,请求支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