复杂的碰面

越野车沿着公路,向北行驶着。

    秦禹坐在车内,扭头看着历战问道:“你身上有设备吗?”

    历战一愣:“没有啊,不是只有你有吗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就问问。”秦禹回应一声后,低头看了一眼手表说道:“绑匪还没有给路线,我们继续往前开,速度不用快,等他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察猛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十分钟后,松江关内。

    汪署扭头看着技术组的人员问道:“信号还清晰吗?”

    “清晰。”一名技术人员点头应道:“秦队长目前距离我们大约有十公里左右,信号源很强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汪署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两台黑色汽车行驶进了关内的联防驻军办公大院,停滞在了一间黑漆漆的仓库门口。

    汽车熄火,等待了不到十分钟后,仓库大门打开,数名穿着军装的联防人员,领着一名男子,迈步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头辆汽车的车门敞开,副驾驶的人下车后,笑着冲联防人员伸出了手掌:“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过了一小会,两台汽车拉着那名被联防人员交出的男子,迅速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区外,越野车上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,秦禹立即接通手机:“喂?”

    “钱在车上吗?”吴天胤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在。”秦禹点头:“我们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提提速,撒欢跑,捋着公路再往前开三公里,在路边等我电话。”吴天胤扔下一句,就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说?”历战冲着秦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让我们继续往前开三公里。”秦禹皱眉回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想试试我们身后有没有人啊。”历战皱着眉头:“我觉得你应该跟他讲讲条件。”

    秦禹扭头看了历战一眼:“现在不是多说话的时候,先按照他说的做。”

    历战点了点头,没再吭声。

    “猛子,继续往前开。”秦禹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此刻,越野车已经进入待规划区深处,周遭能见度很低,路边两侧也没有大灯。再加上公路上湿滑难行,所以就这三公里的路,察猛足足开了十几分钟。

    汽车靠着路边停滞后,秦禹扭头借着车灯打量起了四周,右侧山峦起伏,左侧大雪地一望无际,周围连个鬼影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妈的,这个破地方,绑匪但凡要犯点邪心,咱都没反抗的机会。”丁国珍额头飙汗的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呵,稳住神。”历战轻声劝了一句:“咱和他们也没仇,还给他们送钱,人家没必要犯邪心。”

    丁国珍眨巴眨巴眼睛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电话铃声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”秦禹接通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往右看,看没看见一条小路?”吴天胤问。

    秦禹扭头看向外面:“外面飘小雪,我也看不清楚啊。”

    “咋地,警司没人了啊,派个盲人来交钱?”吴天胤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秦禹闻声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你身后有东西,我肯定是不能见你的。”吴天胤话语直白的说道:“按我说的路线走,别玩花活儿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,我们的车已经开出来这么远了,你是不是也漏点诚意啊?”秦禹反问。

    吴天胤沉默了大概两秒后,突然喊了一声:“来吧,说两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救我,救我!”布鲁娜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呢?”

    “我在,我在!”金雨停的声音也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捋着小路往右走,再开三公里。”吴天胤扔下一句,就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秦禹坐在车内,沉默半晌后,立即催促道:“猛子,开车走岔路。”

    察猛重新驾驶汽车,捋着右侧下了小路。

    此刻,越野车距离松江关口已经有一段距离,对讲机的辐射范围早都失效了,秦禹没办法只能拿着时刻保持通话的手机喊道:“呼叫指挥中心。”

    “收到请讲。”

    “绑匪极大可能让我们进山。”秦禹抬头看向右侧的山峦,皱眉说道:“我们准备靠近。”

    “同意,祝安全。”电话内的人轻声回道:“信号良好,保持通话。”

    秦禹放下手机,低头从兜里掏出一根烟,叼在了嘴上。

    车后座,历战右臂搭在左臂上,手指不安的轻点着,冲秦禹说道:“这个距离,直升机也没办法马上支援,咱这么过去,可没啥谈判的筹码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秦禹回头看了对方一眼:“你觉得这个距离,望远镜能看到我们吗?”

    “从哪里?”历战问。

    “来的路上,绑匪肯定已经留人见过我们的车了。”秦禹伸手指着不远处的山峦说道:“我现在就怕已经进入到了他们的视线,已经被盯上了。”

    历战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山:“这个能见度,我觉得有望远镜也白扯,看不到。”

    秦禹舔了舔嘴唇,突然喊道:“停车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察猛回头。

    “快停一下。”秦禹扭头扫了一眼周边情况,再次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历战双眼盯着秦禹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刹车声响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越野车行驶到山脚下,见到一间很小的木头房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电话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”秦禹接通手机。

    “你们全员下车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秦禹犹豫一下,扭头说道:“碰面了,下车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后,全都面色凝重的推开车门,迈步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木头房的房门敞开,两个持枪男子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钱呢?”左侧的人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在车里。”秦禹皱眉回应。

    两人迟疑半晌,摆手喊道:“来,举着手,走过来。”

    五人犹豫了一下,迈步就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七八分钟后,关内指挥中心内,一名技术员突然起身喊道:“汪署,秦队长身上的信号中断了。”

    “中断了?!”汪署不可思议的问道:“怎么中断了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,突然就没信号了。”技术人员摇头。

    汪署迟疑了一下后,立马转身就冲出了房门:“小李,你赶紧过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木头房内。

    秦禹,历战等人几乎全身赤L,满身都是冷水。

    “你TM的还能这么玩的?!”朱伟咬牙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换衣服,穿我们的。”左侧的男子指着地面上的军大衣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秦禹弯下腰,伸手捡起衣服的时候,不自觉的摸了一下脑后。那块假发也全都湿了,而刚才匪徒也把他全身都搜过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