枪声乱响

“吱嘎嘎!”

    开车的司机见踩刹车没用,第一时间就拉上了手刹,以至于四个轮胎的防滑链卡死,推着地面上的积雪,直接冲到了壕沟内。

    车头撞在壕沟的右侧,车身剧烈晃悠了两下后,才算彻底停滞。

    秦禹被撞的脑袋发懵,双耳闻鸣。

    道路侧面,数台汽车飞速赶来,一名身穿飞行员皮夹克的男子,从副驾驶车窗探出半个身子,手里拿着自D步,高声吼道:“呦吼!八百多万,我要拿一半。”

    “哒哒哒!”

    枪火乍现,子D横扫,宛若瓢泼大雨射向了吴天胤的车队。

    壕沟车内,安仔率先反应过来,低头撸动枪栓后,目光猩红的就看向了秦禹:“妈的,给脸不要脸是吗?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C枪顶在秦禹的脑袋上后,他瞬间清醒了过来:“我艹,你虎啊?不是我!”

    “别杀他,拿他当人质。”正驾驶的司机也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,艹!”秦禹急的脸都白了:“你用屁股想想,警员有这么办案的吗?人质在车里他们就开枪?!”

    安仔愣住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吴天胤伸手推开车门,直接把枪架在了车头上吼道:“先出来,出来。”

    安仔短暂犹豫一下,才推着秦禹吼道:“出去!出去!”

    上千公里的待规划区内,前不着村,后不着店,最近的生活村,也只能在这里看见一个轮廓。所以这里的罪恶是没有法律限制的,澎湃的枪声就跟小型军事冲突一样,响彻黑夜。

    秦禹猫腰钻下车后,非常怂的蹲在了车屁股的位置,摆手吼道:“朱伟,下车。”

    “吱嘎,吱嘎!”

    吴天胤车队被打的猝不及防,第二辆车的司机,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,直接就被两枪干死了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又有一台车失去控制,斜着冲下路基,越过一米多长的壕沟,咣当一声摔在了大野地内。但还好下面的雪厚,车身在冲下来的时候也没有完全失去平衡,所以没有造成侧翻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车门弹开,朱伟满脸是血的爬出来,高声吼道:“小禹,小禹!”

    秦禹一看见朱伟受伤后,立马冲过去,站在壕沟内拽住对方手掌,使劲儿往下一拉。

    朱伟从车内爬出,大口的喘息着问道:“咋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秦禹活生生从大雪壳子里,将朱伟拽回壕沟:“趴下,别动。”

    道路上,枪声不停歇的响起,吴天胤低头更换D夹时,回头一看,却见到自己两三个兄弟,已经被打倒在了路边。

    吴天胤虽然没当过兵,也谈不上有啥军事素质,但此刻却需要一个人,来让大家全部稳住神。哪怕指挥的是错的,也比大家全懵了强。

    “都别慌,别慌。”吴天胤更换完D夹,瞪着眼珠子吼道:“安仔,安仔,你去拿钱。二河,王腾,韩斌下车,开枪掩护。其他人别慌,慢慢往大雪地里退。”

    后备箱里的八百多万现金,那是众人拿命搏回来的,完全没有不管的道理。所以安仔第一时间打开了后备箱,从里面拽出了三个钱袋子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韩斌,王腾,二河等人此刻也全部下了车,端着长枪冲着对方车队就开崩。

    壕沟内。

    秦禹胡乱检查了一下朱伟的身体,发现他并没有中枪,而单纯是刚才汽车冲下时,撞到了脸部,整个人被撞懵了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JB事儿!”朱伟擦了擦脸颊,声音很虚的说道:“咱找……找机会溜吧,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路上响起了自D步的点射枪声,大野地内的那台越野车,被打的风挡玻璃龟裂,机械盖子冒起了阵阵白烟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一名壮汉冲了下来,持枪刚要还击,路上两发子D打下来,直接击中了他的上半身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越野车内爆发出女人的尖叫声,金雨停披头散发的正要往车外冲着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枪声响,车内瞬间暴起一团血雾,金雨停被打的身体一滞,侧仰着躺在了汽车后座上。

    秦禹听到惨叫声抬头,一眼就扫到了汽车内的金雨停。

    “救……救我……救我!”金雨停左手捂着肩膀,声音无助的喊着。

    秦禹看着金雨停,心里短暂犹豫了一下,还是准备救她。一方面是因为他是警员,有这个职责在身;另一方面是,金雨停如果死了,那老汪肯定得借题发挥的弄他。

    “给我把枪。”秦禹回头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刚凑过来的王腾,闻声愣住。

    “磨叽个JB,给我把枪!”秦禹再次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给他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头都没回的喊了一嗓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安仔从后备箱内拿出一把长Q,扔了过来。

    秦禹低头检查AKM系步Q,熟练的把自动模式调成了单点模式,随即起身架枪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数声枪响泛起,秦禹将路面上躲在汽车后面的一人压了回去后,立马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道路上。

    对方八台车停滞,拉成了一排,领头男子穿着飞行员夹克,举着枪吼道:“扑下去,全崩了。”

    “钱拿了吗?拿了走了。”吴天胤一看对方八台车全是满载状态后,立马吼道:“车不要了,往地里跑。”

    秦禹架枪边打边跑,很快就来到了金雨停所在的越野车后,随即高声吼道:“别他妈嚎了,听我说话!”

    金雨停听到喊声,立马不叫了。

    秦禹抬头看着路上的情况,额头全是汗水的迅速说道:“你摸一下右侧车门手扣,把门打开,快点。”

    金雨停咬牙就要起身。

    “别起来,子D能打到你。”秦禹再次吼道:“躺着摸。”

    金雨停闻声照做。

    秦禹持枪单点,一方面看着对伙,一方面也看吴天胤他们跑没跑出来。但就在他观察的时候,偶然注意到一个景象。

    壕沟旁边,吴天胤的一名兄弟,蹲在汽车尾部,伸手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,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两发子D打来,越野车爆发出阵阵火星子。

    秦禹吓了一跳,也就没有再关注对方,而是冲着金雨停吼道:“摸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打不开。”

    “车门被墩的变形了,你撞一下啊!”秦禹真觉得对方都要笨死了。

    “嘭,嘭嘭!”

    数声闷响泛起,汽车车门直接弹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中心。

    小星拿着电话,眉眼间全是杀意的说道:“警员赶到之前,务必把事儿给我办完了。”

    电话挂断,小星大步流星的就往门外走。

    “星哥,八百八十八万,可不是小数目,待规划区的老雷子万一有别的想法,把钱扣下,事儿还没办成,那咱咋办?”旁边的青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傻B啊,控制不住的人,我敢用?!”小星话语简短的回道:“子寒办事儿之前,我就叫他媳妇和亲哥来松江了。他敢贪这钱,我让他全家升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