悍匪团血洗别院

别院主楼正门。

    吴天胤摆手吩咐道:“把门打开,别弄出大响儿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一名精通开锁的小伙,从怀里掏出一米多长的长方形铁板,直接插进了门缝内。

    吴天胤回过头,话语简洁的吩咐道:“时间不能久,响动不能大,快打快走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众人点头。

    数秒过后,只听房门泛起咣当一声,门缝就开了。

    吴天胤从包里拽出带着消音器的S枪,第一个走进了大厅内,扭头扫了一眼,见四下无人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吴天胤在客厅短暂停留后,迈步就冲向了二楼。

    数秒后,一行九人来到二楼大厅。

    沙发上,汤尼听到脚步声后向楼梯方向看去,见到吴天胤带着似笑非笑的佛祖面具后,顿时吓了一跳:“靠,你们什么人?”

    吴天胤抬起枪口,冲着桌面直接点了三枪。

    “噗噗噗!”

    茶几桌两个大玻璃杯直接碎裂,崩飞。

    “绑架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声音很低的喊道:“靠一排,在桌子旁边蹲好。”

    “绑架?!”一个壮汉反应过来,第一时间就要摸包里的配枪。

    “嘭嘭嘭!”

    安仔带着面具走过去,上去就是两枪托:“再动一下,我送你见耶稣大帝去。”

    鬼佬当场懵B,瞬间举起了手。

    吴天胤拎着枪,动作利落的钻进走廊内,摆手喊道:“三十秒找到目标,快点。”

    身后四个人立马散开,持枪就在屋内翻找了起来。

    沙发旁边,汤尼斜眼看着安仔,总觉得他在不怀好意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不到二十秒后。

    “啊!!你们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偶买噶,你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走廊内几乎同时传出了两个女人的喊叫声,随即吴天胤立即迈步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金雨停穿着睡袍,被一名男子薅着头发拽了出来:“哥,女明星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脖子晃动,似笑非笑的佛祖面具紧贴着金雨停的脸问道:“发布会上叨B了一大堆的那个杰姆斯呢?”

    金雨停完全被吓懵了,只顾嚎叫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吴天胤掐着金雨停的脖子:“再问一遍,人呢?!”

    金雨停见到枪口顶到自己脑门上后,瞬间清醒了不少:“他……他接了个电话就跑了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听到这话,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紧跟着,另外两名壮汉,薅着一直挣扎的布鲁娜从客房内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哥,二号人物在。”马仔抬头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货先走,”吴天胤低头扫了一眼手表,张嘴喊道:“再给你们半分钟,找那个男的。”

    众人完全听从吴天胤一个人指挥,所以效率极高。三名小伙绑着布鲁娜和金雨停率先下楼离开,而剩下的人则是去三楼搜了起来。

    吴天胤持枪回到了大厅,整个人安静无比的站在走廊口,右手持枪,左手轻敲着大腿,在估算着时间。

    数名马仔在三楼急匆匆的翻了一遍后,立马返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没人。”

    “几个房间全找了,没看到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众人冲着吴天胤报告道。

    “下回换一个稳当点的人。”吴天胤有些不满的冲着安仔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安仔回头:“车没动,人应该在,我再上去找找?”

    吴天胤低头再次看了一眼时间,顿时摇头说道:“时间过了,不找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呢?”安仔指着蹲在地上的鬼佬们问道。

    吴天胤闻声上前,直接抬起了胳膊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亢……!”

    一梭子子D横扫,四名鬼佬全部脑袋中弹倒地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汤尼被迸溅的满脸是血,惨嚎着吼道:“哦,上帝,不要杀我,不要杀我……!”

    吴天胤一脚踩在汤尼的脑袋上,后者咕咚一声,以一个狗吃屎的姿势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马尼,给你钱,你不要杀我……。”汤尼神色崩溃的吼道:“我给你钱!”

    “阶级仇恨,不是钱的事儿。”吴天胤更换了D夹,淡淡的回了一句:“九区的法律收拾不了你,我能。”

    “噗噗噗!”

    三声枪响,汤尼脑壳爆裂,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“噗噗噗……!”

    吴天胤低头冲着其他尸体补了几枪,摆手喊道: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闻声后,跟着吴天胤速度极快的退出了别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分钟后。

    血腥气弥漫的二楼内,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吴天胤单独一人从一楼窜了上来,直奔三楼跑去。

    “踏踏踏踏!”

    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,吴天胤手里持枪,在三楼转了一圈后,依旧没有见到人影。

    “妈的,狗日的真跑了。”吴天胤皱眉骂了一句后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过六七分钟。

    汽车上。

    吴天胤低头看了一眼手表,话语简洁的催促道:“漏了一个,很可能出问题,再快点。”

    旁边,金雨停脑袋上戴着头罩,声音颤抖的说道:“大哥,求财吗?我不缺钱,你说个数,咱们谈……谈谈行吗?”

    “你安静一点。”吴天胤语气平淡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金雨停攥着拳头沉默。

    吴天胤扭头看着街道,斟酌半晌后吩咐道:“给接应的人打电话,让他们准备好,马上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现在打。”安仔点头。

    吴天胤从车内拿了一块口香糖塞在嘴里,手指轻敲着大腿:“小寻,别院归哪个辖区管?”

    “开元。”小寻毫不犹豫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换个卡,给开元区的警司打电话报警,就说西沣路上,见到有人喊救命,好像是绑架。”吴天胤眯着眼睛回道:“告诉他们,总共有三台车,往黑街方向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小寻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开元区警司。

    “什么?被绑了?!!”二队大队长,不可思议的问道:“谁报的警?”

    “那个杰姆斯自己报的警,他跑出来了。”旁边的警员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办公区内响起电话铃声,没过多一会,就有一个警员抬头喊道:“队长,西沣路那边有目击者声称,见到有人喊救命,疑似绑架,有三台车。”

    “看清楚被绑人员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他没说,他很慌张,”警员摇头:“只说嫌疑车辆奔着黑街方向赶去了。”

    二队长沉默数秒后,立马吩咐道:“马上给黑街那边打电话,让他们拦一下这辆车。”

    再过三四分钟,秦禹不可思议的站在办公桌旁说道:“我日尼玛,这是哪个正义的小天使显灵了!”

    “咋弄啊?”朱伟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还用问吗?开元区的同仁打电话了,我能怎么办?!”秦禹叉腰喊道:“集中精力,让街上巡逻的兄弟,全力避开匪徒逃窜路线吧…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案发后不到一小时,吴天胤等人的汽车已经接近了出关口。而这时警司,警署,三公子,杰姆斯等人,还完全不明白悍匪意图,只急的团团转的瞎JB打电话。

    关外的特区墙旁边。

    一个青年低头看了一眼手表,皱眉骂道:“怎么还不来。”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阵光亮在前方亮起,青年一怔,顿时愣在了原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