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人小组

晚间六点多钟。

    松江市警署内,秦禹坐在技术组临时征调的办公室里,正在低头看着手机。

    一位技术组成员,用剃头推子在秦禹后脑部分,剔出了一块很小的秃块,随即又伸手在箱子内,拿出了一片假发。

    “这是啥啊?”秦禹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动!”技术组成员呵斥了一句,双眼扫着秦禹头发的长短,用剪子将假发修剪了半天后,才仔细的贴在了那块剃秃了的位置:“假发的假皮里,有定位芯片,便于我们追踪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会掉吗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贴的很死,你不用力拽它,它不会掉的。”技术组成员轻声说道:“你自己也注意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秦禹点头:“还有其他准备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了,”技术成员摇头应道:“你去穿装备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秦禹起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秦禹在更衣间内换了防弹衣,穿了便装,但在这些东西里,技术组都没有放任何通信设备。因为大家都觉得,匪徒一定会翻的,放了也基本不会有任何作用。

    一切弄妥后,秦禹刚走出更衣间,就听到有人喊他:“秦队,赶紧去会议室,匪徒来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一愣后,立马匆匆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进会议室,秦禹就愣住了,屋内不光有专案组成员,还有三公子,杰姆斯等人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的专案组副组长,秦禹。”汪署立马给众人介绍了一下:“他负责赎人环节。”

    三公子迈步上前,伸出手掌说道:“麻烦了,秦队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,这是我的工作。”秦禹神色如常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秦先生,我代表查尔克全体员工,请求你务必带布鲁娜回来。”杰姆斯此刻也不装B了,很客气的伸出手掌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尽力而为。”秦禹跟对方握了一下,也没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小秦,匪徒刚才已经打来电话了。”一位中年警长说起了正事儿。

    “匪徒怎么说?”秦禹转身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让八点之前,赎人的人正式出关。”中年警长低头看了一眼手表:“时进很紧迫。”

    “明牌了吗?”秦禹立即反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中年警长摇头:“徐良先生是以查尔克投行高管的身份,跟他们交谈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秦禹低头看了一眼手表:“时间差不多了,我们还是赶紧走,按照他们的节奏来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中年拦了一下,立马出言说道:“匪徒提出了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要求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他们只能接受,五人以下去交赎金。”中年脸色很难看的回道。

    秦禹闻声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,还按照他们的节奏走吗?”韩队长突然岔开了一句,语气里的幸灾乐祸略显明显。

    秦禹抬头扫了对方一眼:“只让五个人过去,说明他们的人也不多。我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小韩带俩人,你自己再选一个,怎么样?”汪署长问。

    小韩一听这话,脸瞬间就绿了,非常无助的看向了汪署长。

    秦禹知道这时候坑傻韩是卵用都没用的,因为交易不是儿戏,一旦干起来,这货要不托底,反而成了累赘,所以他直接摆手说道:“不用了,我,老猫,朱伟,丁国珍,外加一个司机察猛,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你们一队的人吗?”汪署问。

    “老猫和司机不是。但司机当过兵,身体素质很好,也是黑街警司的编外特勤。”秦禹轻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汪署沉默半晌后:“你减少一个名额吧,我让反恐组派一名素质过硬的警员跟着你们。”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:“也可以,那就不让老猫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就这么定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分钟后,楼下。

    秦禹拽开一辆越野车车门,皱眉冲着老猫等人说道:“小伟,丁国珍下来,剩下的人不用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啥意思啊?”老猫探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绑匪开条件了,只能五个人去送钱。”秦禹话语简短的回道:“你甭去了,在区里待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正好五个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署里派了一个反恐组的过来,他也跟着去。”

    “别JB扯淡了。”老猫很不放心的回道:“你让丁国珍留下吧,他死胖死胖的,我咋地不比他强啊?”

    “来,来,你下来。”秦禹皱眉摆手。

    老猫闻声下车,跟秦禹走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去了,你在区内等我电话……。”秦禹趴在老猫耳边就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老猫听完后,心里依旧很担忧的骂道:“这个狗艹的老汪,真是个祸害。你说他没事儿拉你扯这事儿干啥?!”

    “来都来了,说这些都没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初就不应该听吴迪的,直接给他小影片公布了,哪还有这么多事儿。”老猫表情很烦躁的冲秦禹嘱咐道:“……你……注意点,别踏马挂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记得我跟你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老猫无奈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,那出发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五分钟后。

    十几台警用车,从警署院内出发,直接赶到了松江南关。

    车队停在关口大院内,等了不到十分钟后,一名穿着便装,身材精壮的青年,拽门上了秦禹的汽车,伸手说道:“你好,我叫历战。”

    “姓名啊,还是外号啊?”秦禹笑着跟对方握了一下手。

    “姓,我这个姓比较少。”历战咧嘴一笑,露出一口白牙。

    “你好,你好,秦禹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众人在车内简单认识了一下后,韩队长才走过来,将跟绑匪联系的电话交给了秦禹:“注意安全昂!”

    秦禹扫了他一眼,只点了点头,却没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韩队长摆手。

    察猛闻声启动汽车,直接顺着特殊通道过了关,奔着区外的大路驶去。

    关内,老猫领着十几个警员站在汽车旁边,眼睛里全是担忧:“妈的,我总感觉这次赎人要出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能吧,绑匪绑人肯定是求财,只要钱到了,人应该安全。”旁边的副队长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老猫在原地转了一圈后,低头掏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指挥室内。

    汪署拿着对讲机,轻声喊道:“让飞行员时刻准备好,一旦有突发情况,马上就起飞。”

    “收到!”

    “收到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区外。

    吴天胤叼着烟,坐在一块大石头上,皱眉拿着对讲说道:“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出来了,就一台车。”对讲机内传来了清晰的回应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