戏剧表演艺术家

十几名士兵围过来后,察猛和丁国珍只能举起双手,离开了汽车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黑街警司的。”丁国珍动作熟练的将双手搭在越野车棚顶,弯腰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众士兵也不搭话,上前直接搜身,但却没找到察猛的手机。因为他已经在直升机出现的时候,就把电话弃了。

    “历战呢?”领头军士搜完身后,皱眉冲丁国珍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身上有追踪器,我们怀疑他跟匪徒有关系,所以和他产生了冲突,他跳车跑了。”丁国珍按照事先跟察猛对好的台词,话语简练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人是跑了?”军士虎着脸问道。

    “确定。”

    “你带着人质,为什么不联系指挥部?”军士又问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手机。”丁国珍皱眉回道:“我们上山的时候,电话就被绑匪收走了。”

    军士扫了一眼丁国珍,迈步走到一旁,拿着对讲喊道:“报告指挥中心,人劫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布鲁娜安全吗?!”汪署急的像是亲儿子一般问道。

    “腿伤了,但人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马上回区。”

    “收到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也就不到二十分钟后,两架直升机直接落在南关口大院内,紧跟着警署医院的救护车就闪电般的停在了机舱口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一大群早都被汪署叫来的记者,第一时间冲了上去,对着机舱内的布鲁娜就是一顿猛拍。

    “快,先把被害人送到医院。”汪副署长站在旁边激动的大喊着:“让大案队的人用警车开道,务必保证被害人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汪副署长,警署如此短的时间内,就在待规划区内成功解救人质,你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

    “汪副署长,能透露一下具体解救人质的细节吗?”

    “汪副署长……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媒体们很热情的念着跟汪署对好的台词,卖力的围着他转。

    汪副署长站在人群中,先是急忙将布鲁娜顺利送上急救车,然后才捋了捋乱糟糟的偏分发型,摆手喊道:“我就跟大家说两点!第一,不管被绑架的是投资方,还是我们松江的普通民众,市里都会不惜一切代价营救。第二,专案组从我到下,绝不会跟任何一个匪徒妥协,请媒体放心,请民众放心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刷刷刷!”

    闪光灯明亮,汪副署长“疲惫”的影像,被记录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名人质没有得到成功解救,所以我请求各大媒体,暂时封闭消息,等案子结束再说……。”汪副署长喊了一声,就摆手离去。

    警署对外界是没有曝光被绑人员中,有一位大明星的,所以此刻绝大多数民众和媒体,也是不知情的。大家都只知道主要被绑人员是布鲁娜,此刻已经被成功解救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过几分钟。

    察猛和丁国珍被十几名联防队员分开押送,关到了两间临时指挥中心的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汪副署长推开房门,领着十几名专案组成员走进屋内,背手看向了丁国珍。

    “历战呢?”汪副署长问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,他身上有追踪器,被我们发现了。然后他就和我们起了冲突,跳车跑了。”丁国珍眯眼看着汪副署长:“我们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跟历战动手了?”汪副署长眯着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丁国珍一愣,抬头看向对方应道:“他身上有追踪器……!”

    “我问你是不是跟历战动手了?冲突,冲突到什么程度?”汪副署长低声喝问道:“你们是否有伤害历战的举动,你如实说!”

    丁国珍即使再脑子不够用,此刻也明白过来,这王八蛋是要往自己这边破脏水。

    “问你话呢,是不是?!”一名警长皱眉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冯玉年推门走了进来,身后跟着老猫。

    汪副署长一回头,就看向了对方。

    “这成功把人质救回来了,怎么就这待遇?”冯玉年皱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他们在拉回人质的过程中,跟我们专案组另外一名组员有冲突,好像还动手了。”汪副署长没有吭声,但他旁边的那名中年,则是皱眉回道:“我们在正常询问。”

    冯玉年扭头看了一眼老汪,喷子本性显露无疑:“人给你救回来了,名也让你一个人赚了。就这一个小警员,一个编外司机,你都要往死里整,你也是没格局啊!”

    汪副署长皱眉问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这俩人都是黑街的,我要领走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在案子里,你凭啥领走?!”汪副署长目光惊愕的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审是吧?”冯玉年咣当拉了一张椅子,直接坐在丁国珍旁边说道:“我听审,你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汪副署长很踏马无奈的看着这个冯喷子,沉默许久后说道:“你会有机会,重新学一学规章制度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汪副署长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室内,冯玉年皱眉看向丁国珍骂道:“你俩是蠢猪吗?!那个叫历战的都整跑了,怎么还能让人堵住呢?”

    丁国珍表情崩溃的回道:“我俩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儿啊!车是绑匪给的,历战也没有往车里放追踪器,我到现在都没想通,直升机是咋跟上来的。”

    老冯听到这话愣住,扭头瞧向了老猫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出去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老猫脸色凝重的冲出了房间,大步流星的去了楼下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老猫拨通刘子叔的电话,皱眉喝问道:“你身边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二十多个,五台车,怎么了?”刘子叔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身边是不是有人不干净啊?”老猫拧着眉毛说道。

    刘子叔闻声愣住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去区外了。”老猫瞬间做出决定:“咱现在不知道问题出现在哪儿,万一你身边有人不干净,那接上小禹也会出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不去谁去啊?”刘子叔追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龙岗深处。

    吴天胤坐在车内,回头看着秦禹说道:“到了前面,我把你扔下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,长长出了口气,心说自己可算是捡回了这条小命。

    “亢!!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声突兀的枪声炸响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头车左侧前轮碎裂,车身瞬间失去控制,直愣愣的扎向了右侧壕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