制定计划

下午,案情研讨会继续进行,依旧由老汪主持。

    “刚才我跟警署其他的几位领导碰了个面,把大家的想法说了一下。”老汪插着手,声音平静的叙述道:“王权署长,以及安东尼副署长,都觉得我们专案组,应该以顺利营救两名人质为主要目标。”

    韩队长听到这话表情瞬间有点尴尬,但也没敢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两名人质的社会影响力巨大,尤其是布鲁娜女士,也是准备在我市进行大笔投资的,市里主要领导对她的安全问题也高度重视。”老汪沉吟半晌,继续说道:“所以,我们决定采用秦禹的营救思路,先救人,再抓人。”

    秦禹托着下巴,抬头看了一眼老汪,也没接话。

    “秦队长,你继续说说赎人思路,大家讨论一下。”老汪点名说道。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,起身回应道:“我的思路其实很简单,就是以安全救回两名人质为基本准则,尽量满足绑匪要求,不要刺激他们的情绪。”

    “具体方案呢?”老汪问。

    “第一,除了负责赎人的小组外,其他专案组成员,不要在交易的时候进行跟踪。第二,我在接触绑匪的时候,会点名自己的警员身份,不要冒充查尔克投行的人,跟对方谈判,这样可以稳定住他们的情绪。第三,我和人质没有安全返回前,专案组成员不得进行围捕,因为你不知道匪徒会留下什么样的后手。”秦禹话语简短的说出了大体方案。

    韩队长听到这话,顿时皱眉顶到:“不跟踪,不抓捕,然后还要点明身份?你这不就等于是放任匪徒安全离开吗?!”

    秦禹扭头看向对方,双手扶着桌面问道:“我想请问一下,你去过二龙岗吗?”

    “去过啊!”

    “那你去过几次?二龙岗有几条主干道,有多少条小路,距离南门五十公里外,有几处山?在那里越野车是否能顺利通行,最大速度是多少,最慢速度是多少,你都知道吗?”秦禹面无表情的问道。

    韩队长听到这话,顿时语塞。

    “你毛都不知道,你还在这儿叭叭啥啊?!”秦禹一点不留情面的怼道:“你不了解那里的情况,可匪徒了解啊!我告诉你,待规划区有些路段,今天能走,可一场大雪下下来,明天都不一定能走,知道吗?”

    韩队长沉默半晌,不再吭声。

    “这个案子就俩方向,要么你奔着抓人去,要么你奔着保护人质去。”秦禹非常冷静的说道:“但你现在想两样都干成了,那不现实。因为匪徒常年在那里混饭吃,他们一不留神,脑袋就搬家,你能比吗?咱们得承认,在那边他们是专业的。”

    一名中年沉默许久后,突然反问道:“如果找联防的人带路呢?他们那里有很多专业的向导,对周边情况很熟悉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很难操作的。”秦禹面对这个人,还是很客气的回应道:“绑匪选择交易地点,一定是他们自己非常熟悉的地方,而这个地点向导不一定熟悉。比如他选在一处大野地里,周边任何参照物都没有,咱向导能起到啥作用?而且最重要的是,你要想抓捕,那就必须得让我们和抓捕成员,保持相当近的距离。可这样的话,被匪徒发现的几率会无限放大,到时候匪徒直接撕票怎么办?大家别忘了,他们手里是有两名人质的,突然打死一个,还剩一个可以要赎金啊!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”中年点头。

    “反正我个人意见,是先顺利赎人,然后再找线索抓人。”秦禹扭头看着众人说道:“人质回来了,我们专案组可以继续挖掘线索,对这个团伙进行布控抓捕嘛。”

    汪署沉默许久后,突然看着秦禹问道:“不跟踪,不布控,不抓捕,那你有多大把握,能把人质安全送回来?”

    “七成把握吧。”秦禹也不敢把话说死:“我个人偏向于谈判会成功,匪徒也只求财。还是那句话,人质死了是一个性质,被活着救回来,就又是另外一个性质了。他们既然是冲着查尔克投行和大明星来的,那就不可能不清楚,这俩人死了的后果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“好了,那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汪署突然起身,立马做出了部署:“大体思路就按照秦禹说的来,但我们也要做两手准备。第一,警署和联防各派出两架直升机,在区内待命起飞。交易一旦发生问题,他们将最快时间赶往现场,保证我方警员和人质的安全。第二,马上成立专案组技术小组,抽调全警署最骨干的通信专家,争取能通过手机信号,锁定匪徒位置。第三,各专案成员,马上回队内抽调有大案经验,有绑架案经验的警员待命…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两点多钟。

    秦禹迈步出了警署大院,上了老猫的汽车。

    “咋样啊?”朱伟问。

    “基本方向已经定了,先保人质。”秦禹叹息一声,心情很是烦躁的说道:“专案组让我带十个人,负责具体交易。”

    老猫听到这话,顿时恶狠狠的骂道:“老汪这个狗艹的,真不是个东西啊。”

    “朱伟,丁国珍,你俩回去挑八个人,跟我一块去吧。”秦禹语气无奈的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朱伟刚才就已经说过,他和秦禹一块去送钱。

    “我也去吧。”老猫立即插了一句:“都是自己人,相互能有点照顾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拉倒吧,没点到你的名,你跟着凑什么热闹。”秦禹摆手说道:“算了,你还是躲远点吧。”

    “别扯淡了,你把我纳入到名单里吧。”老猫皱眉说道:“区外交易啊,一不留神小命就没了,咱还是都用自己人吧。”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后,立马掏出电话,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大约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察猛单独开车赶到了警署门口。

    “带我猛哥吧,有他在我能托底不少。”秦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艹,猛哥招谁惹谁了。”朱伟表情无语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察猛拽开车门,脑袋顶着脏辫问道:“有啥好事儿叫我啊,吃饭去啊?”

    “大好事儿,组织准备交给你一个艰巨的任务…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区外。

    八名联防队员,从一间民宿店内,押出来一名男子,直接带上了汽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