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空中的喊声

老猫在电话内听完察猛的叙述后,立即问道:“现在的情况是,小禹还在绑匪那儿,但你和丁国珍带着布鲁娜先出来了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察猛点头。

    “小禹的意思是,他没回来之前,不能把布鲁娜交给警署,是吧?”老猫又问。

    “对对,他怕老汪借这个机会弄他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老猫斟酌半晌,立即皱眉吩咐道:“这样,你们绕路走,往松江东门赶,我让人过去接你。电话保持畅通,我们随时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电话不是我的,是我在一个修车铺借的。”察猛语气急迫的回道:“我们的手机,都被匪徒收了。”

    “给他钱,把电话买了,我用手机银行转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察猛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们动作快点。”老猫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二人沟通完毕后,就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察猛返回主房门口,直言问道:“手机给我,在带两张卡,你说个价。”

    老头眯眼打量着察猛,手里拎着明晃晃的C枪应道:“2000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给我个手机账户……。”

    大约五分钟后,察猛带着丁国珍急匆匆的上了汽车,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修车大院附近。

    “妈的,我看修车铺的那个老头有点邪性,他不会玩脏的吧?”丁国珍心有余悸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也摸不清我们是啥底儿,刚才多拿钱了,就不会了。”察猛驾驶着汽车:“但咱也得快点走,这样保险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龙岗深处,山脚下。

    安仔斜眼扫了一眼秦禹,低声再次冲吴天胤说道:“警署的人现在肯定还没跟上来,给他们埋这儿,咱走的能轻松点。不过也有弊端。”

    “啥弊端?”吴天胤扭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秦禹和别的警员不一样,他在地面上有生意,黑街的马老二和徐洋,平道的张亮,江南的鬼子,都跟他关系特别好,而这些人多多少少都跟待规划区的人做点生意。”安仔很客观的回道:“咱如果给他干死,那以后麻烦事儿估计也不会少。地面上的人在二龙岗打听咱的消息,有些时候更容易一些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抿了一小口白酒,暖了暖身子:“其实咱身份肯定漏了,所以弄死他们的意义也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走的那个小警员刚才喊你名了?”安仔问。

    “丁国珍吗?”吴天胤记忆力很好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,就那个胖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光是他喊我名字了。”吴天胤皱眉回道:“在区外接咱们的那个蛇头,也没信了儿,不知道是跑了,还是出事儿了,所以咱的身份肯定藏不住。”

    安仔闻声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那个丁国珍……,”吴天胤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,心里想了半天,才想到一个合适的形容词:“他照顾过我,卖他个人情吧,剩下这仨人不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行。”安仔点头。

    “再让他们送咱跑三十公里,就把人放了。”吴天胤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二人说话间,远处的汽车缓缓行驶过来,车上下来了三个人,其中一个身材壮硕的青年叫二河,是专门去取钱的那个人。剩下的俩,一个叫韩斌,一个叫王腾,都是刚才在山脚下木房,负责盯梢和送走察猛等人的安仔兄弟。

    众人汇合后,吴天胤迈步走到二河的越野车车尾,伸手打开了后备箱,见到了里面放着的两个大包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二河打开大包,龇牙说道:“麻辣隔壁的,长这么大都没见过这么多钱,看着晃眼睛,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这下舒服了,十年不干活儿都不用愁了。”

    “胤哥,还是你路子硬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安仔身边的大多数人,之前在二龙岗只能说混的一般,所以他们见到这么多钱,心里的激动确实是难以掩盖的。

    “把钱放一块,走了。”吴天胤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众人闻声后,立马将两袋子钱抬到了吴天胤那台车上,随即简单收拾了一下,就各自上车准备出发。

    临走前,吴天胤拿着酒壶,看着秦禹说道:“再送我们三十公里,我放你走。”

    秦禹挠了挠鼻子回道:“你别整太远,不然我找不到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吴天胤一笑:“虚啦?”

    “那肯定虚啊。”秦禹也不否认:“啥也没有小命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不动你,就不会动你。”吴天胤伸手点着秦禹胸口,霸气无比的说道:“下回老子绑徐副S长,我还让你来送钱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瞬间懵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吴天胤一笑,伸手拽开车门喊道: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几分钟后,车队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待规划区不知名公路上。

    察猛拿着手机问道:“你们到哪儿了,已经出区了是吗?嗯嗯,我在绕路往那边走呢。好,那估计我们很快就能碰上。好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电话挂断,丁国珍急迫的问道:“子叔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他们也从东门出来了,”察猛扭头看了一眼车载表回道:“我们应该很快能碰上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丁国珍点头。

    大约四十分钟后,时间接近凌晨。

    察猛开着车,低头再次掏出手机,准备去联系刘子叔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漆黑的天空中泛起刺耳的破风声。

    察猛闻声一愣,扭头就向车辆后方看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啊?”丁国珍也扭过了头。

    “我艹!”察猛瞬间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直升机?”丁国珍脸色煞白的吼道:“咋他妈有直升机?!!”

    “前方车辆,靠边停车。”

    天空上突然泛起喊声。

    “咋回事儿啊,”察猛十分不解的骂道:“狗日的直升机咋追来了?!”

    “再重复一遍,车牌号SJ—99750,我们是联防营的巡逻直升机,请前方车辆,靠边停车,接受检查。”

    天空中再次泛起喊话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三秒后,直升机见汽车未停,直接冲着汽车旁边的壕沟开火,打的里面荡起三个半米深的深坑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察猛被逼无奈,只能紧急停车。

    十几秒后,两架直升机内锁降了十几名联防士兵,全部端着自D步。

    察猛坐在车内,目光惊诧的呢喃道:“到底怎么回事儿?汽车是绑匪给的,历战也绝对没可能往车上放追踪器……我们怎么会被发现?!CNM的,子叔那边有内奸?”

    “下车!”

    端着自D步的联防士兵,围着汽车吼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“哦,亲爱的上帝!”车后座的布鲁娜见到士兵,捂着嘴,喜极而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