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调的发布会

晚上,九点多钟。

    黑街警司门口,突然围聚了一群社会闲散人士。他们胳膊上缠着白布,手里拿着纸人纸马,在道路对面燃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消息很快传到了秦禹那里,随即他领着十几个警员,从正门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数十名社会闲散人员,冷冷的看着秦禹他们,没走也没闹,只继续聚拢在一块烧着冥币,冥物。

    “别烧了,干啥呢?示威呢?”朱伟指着众人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路边的一辆越野车弹开车门,一个熟悉的人影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秦禹回头一看:“张亮,你咋来了?”

    张亮曾在药线的事儿上,力挺过秦禹,还干过三公子的白手套刘志雄等人,目前也在拿着秦禹的药品,在平道区做生意,所以俩人很熟悉。

    “你咋办的案啊?”张亮走到秦禹旁边,皱眉问道:“人刚抓就给保外了,收钱了啊?”

    “死的那个羽哥,跟你认识啊?”秦禹愣了一下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以前就是跟我的。”张亮心里很不满的说道:“昨天我去长吉了,今天回来才听说这事儿。小羽有七个把兄弟,现在都不干了,说明天要组织罢工。”

    秦禹无言。

    “人家就是带着自己兄弟做点小生意,没招谁没惹谁也没欺负谁,凭啥他们说给干死就干死了?”张亮皱眉冲着秦禹问道:“黑街地面上的兄弟这么捧着你,你在这事儿上就这个态度啊?”

    “大哥,给他保外的是使馆的人,亲自下令的是警署,我能有什么办法?”秦禹也很无奈的回应道:“昨晚为了抓这帮人,老子都跟警署的老汪翻脸了。人带回来,不到半小时就办完刑拘了。可今天警署直接越过我们,把人放了,你说你让我咋办?”

    张亮听到这话,脸色才缓和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小亮,听我一句,现在千万不要整什么罢工,游行之类的事儿。”秦禹皱眉劝说道:“这样只能激化矛盾。”

    “引资也引不到我身上,我怕什么激化矛盾?”张亮斜眼回应道:“我就是对这事儿不服。外籍人员杀了咱自己的同胞,连他妈一点刑事处罚都没受,这合理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瞎搞,这个案子我会跟下去的。”秦禹再三强调道:“现在他们只是被保外了,并没有说就一定能脱罪。只要我搞满证据链,他回头到法庭上一样得被判。”

    “拉倒吧。”张亮摇头:“我信你,但我不信那帮狗艹的蛀虫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你现在不要激化矛盾。你搞游行,搞罢工,闹不好自己也得折进去。”秦禹低声劝说道:“这事儿得动脑子。”

    张亮沉吟半晌,扭头冲着秦禹说道:“这么跟你说吧,如果那个杀人的没被判死,我能管住自己,但不一定能管住下面的人。小羽有七个把兄弟,到时候谁一激动,在路面撒点钱弄他,那我也管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定判了他,行不行?!”秦禹脸色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张亮点头。

    “别让他们在这儿扯淡了,赶紧散了。”秦禹指着张亮的兄弟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咋地也烧完的啊。”张亮皱眉叹息道:“小羽没有家里人,苦哈哈的混了十来年,现在可算有点资本了,还他妈让人杀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,心里也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早上九点,查尔克投行在松江著名的金融大厦召开发布会。

    发布会上,杰姆斯穿着得体的西装,梳着精致的发型,面容和蔼,声音充满亲和力的说道:“我爱特区这片土地,因为它从诞生就充满了无限可能……我的叔叔曾经参加过建区之前的战争,他是一个好人,一个战士,与你们的先烈一样,为民众组建新家园付出了宝贵的生命……所以,我不光要在这里为公司得到商业回报,拉动松江经济,我还要全心全力的建设这里……我真的爱这里。”

    众记者闻声疯狂拍照。

    杰姆斯在作秀上是一把好手,他尽量目光真诚的看着记者,继续说道:“我们查尔克奉北投行,已经过会通过松江新机场项目,首批投资五千万亚元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啪啪啪!”

    下方的座椅上,不少领导和记者都鼓起了手掌。

    “杰姆斯先生,我是松江网播电台的新闻主播,我想问您一个问题。”一位女士举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美丽的小姐,我非常乐意回答你的提问。”

    “昨日您公司办公地点曾经发生了枪案,有知情人士在网上发了一篇帖子,标题是聚众嗑Y……不知道这篇贴子您看过吗?对此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女记者非常直白的问道。

    杰姆斯闻声沉吟数秒,非常正面的回答道:“很抱歉,昨夜我公司的办公楼内确实发生了枪案。但事情起因是因为几个流氓,勒索我公司员工,从而发生了冲突。所以网上那篇帖子是一种诽谤,发帖人甚至隐藏了IP地址,由此可见对方是心虚的……现场确实有人伤亡,不过松江警署已经介入此案。所以,我没什么可说的,我们查尔克投行的全体工作人员,是相信松江的司法机构的,也相信此案的裁决会非常公证。”

    “涉案人员汤尼被保外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汤尼有很严重的心脏病,他是一个不幸的人,也符合保外的基本条件……。”杰姆斯话语轻巧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会所内。

    汤尼跪在地毯上,脑袋上顶着一摞文件,恶狠狠的骂道:“我愿意花钱,只要能杀死那个秦禹…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待规划区,一间空旷的房间内,吴天胤看完网播台直播的新闻发布会后,才缓缓起身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一阵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进。”吴天胤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门开,小寻龇牙走进来:“胤哥,你干啥呢?”

    “我正想找你们呢。”吴天胤倒了杯水,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你去叫一下安仔,咱们研究点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研究啥啊?”

    “你去叫他吧。”吴天胤笑着催促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