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人区,修车院

二龙岗深处,吴天胤的车队缓缓停滞。

    秦禹坐在车内,扭头看向四周,发现此刻已经彻底脱离了政F的辐射范围,周围全是大山,野地。只有左侧方向,隐约有楼房,生活村的景象。

    吴天胤拧开酒壶喝了一口,随即轻声吩咐道:“给他们拿点牛肉干吃。”

    安仔迟疑了一下,推门下车,从后备箱里拿出了几包冻硬了的牛肉干,还有两瓶子劣质白酒。

    “吃吧。”安仔站在车外扔给了秦禹。

    室外,呼呼的冷风和霜雪灌进车内,吹的秦禹有点脸疼。但他也不客气,伸手拿起牛肉干,直接用嘴咬开包装袋,就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吴天胤站在汽车下面,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秦禹:“你在区外待过吧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嗯,我买的官当。”秦禹笑着点头后,转身扔给了朱伟一包,随即也迈步下了车。

    吴天胤一愣:“听说过你一些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听过我?你不刚出来吗?”秦禹顺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以前在凤凰娱L城工作,经常听说一些事儿。”吴天胤吸着鼻子问道:“听说你跟老徐他儿子不对付?”

    “嗯,因为药线。”秦禹迈步走到后面的越野车旁边,很懂规矩的说道:“大明星快虚脱了,给她也吃点吧。”

    车外的兄弟,闻声看了一眼吴天胤,而后者冲他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马仔拽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秦禹弯下腰,伸手摘下了金雨停嘴上的胶布:“吃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金雨停此刻生怕自己被撕票,哪儿还有心思吃东西啊,只目光愕然的看着秦禹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吃,你就吃点。”秦禹皱着眉头呵斥了一句。

    金雨停咽了口唾沫,张嘴咬了一口牛肉干。

    “当队长捞了不少吧?”安仔坐在石头上,抽着烟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行,够用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艹他妈的,钱都让你们这种人挣了。”一名壮汉似乎有点不平衡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秦禹一笑,回头看向他说道:“那不对啊,你们干一把事儿,能挣八百多万呢!”

    “谁要有办法,出来干这掉脑袋的买卖?!”壮汉冷冷的回道:“一不留神,小命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呢?”秦禹笑着问。

    壮汉听到这话,瞬间愣住。

    “我不也一样吗?跟你们走,一不留神,小命不也没了吗?”秦禹话语轻松的回道。

    壮汉听到这话,突然会心一笑,没有再吭声。

    “都不容易,混口饭吃而已。”秦禹语气轻松的回了一句,伸手拧开酒瓶子,面无表情的冲着金雨停说道:“来一口。”

    金雨停迟疑一下,仰脖喝了一口白酒,顿时感觉身体暖和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混口饭吃,你跟老徐他儿子争什么?”吴天胤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禹回头看向他,如实应道:“他想抢我买卖,我瞅他不顺眼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还有点脾气。”吴天胤一笑,身体靠在车头上,低头咀嚼起了牛肉干。

    简单的聊了几句后,众人就都沉默了下来,各自吃着东西。

    等了大概能有二十多分钟后,远处突然闪过汽车大灯的光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待规划区某岔路上,一处大院外。

    察猛垫脚看了一眼院内的情况,扭头冲着丁国珍说了一句:“是个修车的地方,走,进去借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丁国珍步伐很快的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这间大院内,停着数辆临时休息的货车,还有几台破旧的待修的越野。

    主房在正前面,左侧是修车的车库,右侧是供司机临时休息的民房。

    察猛见院内养了几条狗,而且车也不少,心里顿时松了口气,迈步来到主房门前,伸手敲了敲铁门。

    过了一小会,铁门敞开,里面走出来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,手里拎着一米多长的L枪,皱眉问了一句:“住店,还是修车啊?”

    丁国珍吓了一跳,没敢多BB。

    “师傅,我借个电话,行吗?”察猛问。

    老头愣了一下,点头应道:“行,五十块钱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丁国珍听到这个价格,瞬间无言。

    “师傅,我兜里没现金,你给我个手机支付账号,我打完电话,让人打给你。”察猛他们刚才在上山的时候,就让人翻的什么都不剩了,所以此刻只能用这种办法。

    老头闻声后,再次打量了一下二人,随即略显木讷的点头应道:“可以手机付钱,二百。”

    察猛盯着对方,顿时一笑:“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等一会,我给你取电话。”老头转身就走进了屋内。

    “这他妈的也太黑了。”丁国珍见老头进屋后,顿时撇嘴嘀咕了一句:“你们江州那边也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分地方。”察猛摇头:“但这儿比江州乱,你别多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丁国珍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龙岗深处,山脚下。

    远处的汽车减速后,一边向这边行驶,一边晃了三短五长的大灯信号。

    安仔读懂后,立马连续闪了两下大灯回应,随即转身说道:“二河他们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吴天胤点头后,很节省的将自己的牛肉干叠好,揣进了衣服兜内。

    安仔扭头看了一眼秦禹,迈步凑到吴天胤身前问道:“钱到了,咱还把他们放回去吗?”

    吴天胤闻声沉默。

    “埋了?”安仔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吴天胤抬头看了一眼秦禹,眉头紧皱,没有马上回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修车大院里。

    老头从屋内走出来,伸手将电话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谢谢,我马上打完。”察猛接过了手机。

    老头直愣愣的看着察猛,突然咧嘴一笑:“左边厕所那儿没人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察猛一愣后点头,转身走向了左侧。

    数秒后,电话接通的声音泛起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我艹,可算通了。”察猛心里很激动,拿着手机说道:“我是猛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他妈的咋回事儿啊,怎么突然失联了?弄的老子都要急出胆囊炎了。”老猫语气急迫的问道:“你们在哪儿呢?秦禹呢?!”

    “哎呀,我和丁国珍能出来就算不错了。”察猛语速很快的说道:“现在布鲁娜在我们这儿,秦禹还跟绑匪在一块…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南门,指挥中心外。

    汪署拿着电话,面色凝重的说道:“历战肯定是被秦禹搞了,他已经失联了。但他最后一次发码说,布鲁娜已经被救出来了。你这样,你等我消息,咱用第二条线…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