保外

当天晚上,所有外籍涉案人员全部被批捕收押,直接扔进了松江特一监内。

    案子处理完后,已经是早晨七八点钟了,秦禹虽然疲惫的不行,但还是匆匆赶到了医院,看望了刚出手术室的付小豪。

    病房内,付小豪躺在床上,已经昏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秦禹轻声走到床边,伸手掀开他的被子,低头一看,见到付小豪腹部上有着一条长达十几厘米的纱布,还在渗着鲜血。

    “弹头伤到了结肠,他一个月内不能吃常规食物,可以喝点粥,吃点流食。”护士轻声嘱咐道:“哦,对了,接上的食管你们注意一下,不要碰。”

    秦禹看着付小豪伤成这个熊样子,心里恨意更浓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一阵电话铃声响起,秦禹扭头冲着丁国珍说道:“别吵他,我出去接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丁国珍像是担忧丈夫的媳妇一般,坐在付小豪身边,满脸忧愁的冲护士问道:“他……他不会留下啥后遗症吧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。”护士一笑应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门外,秦禹拿着电话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兄弟咋样?”吴迪跟秦禹接触了一段时间后,似乎已经有些摸清楚了他的性格,知道问啥话后者心里能舒服。

    “挺重的,但还好挺过来了。”秦禹低声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吴迪沉吟半晌,直言说道:“老汪要整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猜到了。”秦禹皱眉应道:“昨晚我没给他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他跟警署提议,要拿黑街当做整治治安的试点,准备搞一波严打。”吴迪轻笑着回道:“不过,我没想到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老冯能这么挺你。听说他给一把王权打电话了,说老汪动你,就是动他。”吴迪感叹着说道:“兄弟,你能不能教教我,你是怎么跟三任司长,都把关系处的这么好的?”

    “老冯帮我是有诉求的,再加上他朋友老杨被枪杀,他心里有怨气,所以才会挺我。”秦禹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样,老冯愿意给你兜底,这是好事儿。”吴迪心里很满意的回道:“再争取争取他,或许他真可以跟我们站一边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禹停顿半晌后,突然问道:“现在用不用把手里的资料泄露出去,让昨晚的枪案直接发酵?”

    吴迪斟酌半晌:“有点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晚了?”秦禹追问。

    “运作老毛子的人,已经在路上了。”吴迪消息很灵通的说道:“再等等吧,你手里的那些东西要用,就得一击即中。”

    秦禹目光惊愕:“你的意思是,这帮老毛子会被……?!”

    吴迪沉默半晌应道:“死的就是一个拉皮条的,伤的就是一个警员……你觉得上面会因为这事儿,影响市里的机场建设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中午,会所内。

    杰姆斯浏览着网播社交平台的帖子,目光阴沉的冲着三公子说道:“徐,你看一下这个。”

    三公子闻声走到电脑旁边,弯腰就看起了电脑屏幕。

    《聚众嗑Y,聚众瓢妓,持枪拒捕,杀害无辜民众——我们究竟是引资,还是在引进匪徒?!》

    帖子标题醒目,内容辛辣无比,较为详细的将昨晚枪案写了清楚。而且文锋犀利,不光抨击了老徐等一些主张引资的领导,还主要抨击了查尔克投行。

    杰姆斯伸手指着电脑屏幕,表情严肃的说道:“徐,我不想再看见这样无良媒体的报道,他们这是诽谤。”

    三公子眯眼看着发帖人,轻声读出了他的网名:“一位不能回家的老朴客。”

    “请动用你的关系,尽快把帖子删掉,”杰姆斯不容置疑的说道:“并且不能再发酵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星,你去查一查这个“一位不能回家的老朴客”,估计是对面搞的鬼。”三公子扭头吩咐:“跟网播那边打个招呼,让他们把相关帖子都删掉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小星点头。

    “杰姆斯先生,”三公子扭头看向对方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说道:“……我同样不想再看到,在我们合作期间,再次发生这种无意义的负面新闻。”

    杰姆斯一愣,眨巴眨巴碧蓝的眼睛: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四点半。

    一辆银灰色的商务车停在了特一监大门口,车内的布鲁娜穿着裘皮大衣,交叠着双腿而坐,显得风情万种。

    过了一小会。

    驻扎在奉北的欧盟三区使馆理事,以及外籍律师,领着汤尼和三名欧洲籍男子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向上帝保证,我一定要杀了那个叫秦禹的警员!”汤尼一路走着,一路骂骂咧咧的说道:“我要把他双腿锯断,让他像狗一样的求饶……。”

    车门弹开,布鲁娜皱眉吼道:“蠢货,快点上车。”

    黑街警司内。

    秦禹拿着电话喝问道:“谁让你们把人放了?谁让的?!”

    “老秦,你别激动,是警署直接下达的保外命令。”特一监的看守人员,话语简短的回道:“署长直接签的字,我们也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秦禹崩溃,自嘲着骂道:“抓人的速度都撵不上放人的速度。就尼玛这个狗艹的环境,你让我怎么改善治安?!”

    “老秦,看开点吧。”看守人员轻声劝说道:“根都烂透了,咱们能起到什么作用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间。

    杰姆斯浏览着社交平台,见昨晚枪案的帖子虽然已经被删了,但关于此次案件的话题讨论量依旧没减。甚至还有人爆出了主犯全部被保外的消息,所以一时间网上骂声一片……

    “这个不能回家的老朴客是TM谁啊?!”杰姆斯暴跳如雷:“可恶的家伙!”

    “以机场项目的名义召开发布会,解决这次危机公关。”布鲁娜的地位不次于杰姆斯,所以当面提出了建议:“这里的贫穷民众关心的是钱,那就让他们看到钱好了。”

    待规划区内,一间略显空荡的房间内,一名中年低头吃着面条,正在翻找着朴客发的帖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