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极生悲

吴天胤愣了一下,抬头看着安仔的兄弟:“绑有绑的规矩,钱没到人不能动,你别扯淡了。”

    兄弟闻声一愣,挠头回道:“呵呵,我就随口一说。”

    “去吃饭吧,一会有事儿做。”吴天胤轻声吩咐道:“不要喝酒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目前跟着吴天胤的这帮人,其实毛病是很多的,因为以前发哥根本不会约束他们的个人行为。说白了,你只要能给他赚到钱,那你和他就是兄弟,你在外面干啥恶心事儿,他都不会管的。

    但吴天胤不一样,他对人的要求是大于钱的。并且不管是现在还是在今后,他都在无声的影响着周围的人。

    安仔的兄弟走了之后,坐在金雨停旁边的布鲁娜,终于忍不住的问了一句:“你……你联系上我的公司了吗?”

    吴天胤吃着面条,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多少钱赎金?”布鲁娜又问。

    吴天胤突然扭头看向对方,声音低沉的问道:“那个杀皮条的罪犯,和你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布鲁娜一愣:“他是查尔克家族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和你是亲属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布鲁娜迟疑一下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杀了人,是你们把他运作出来的?”吴天胤喝着面汤又问。

    “哦,天呐,”布鲁娜皱着眉头,凹陷的碧眼费解的看着吴天胤:“你在说什么?汤尼和这次绑架有什么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就是随便问问。”吴天胤低声回到:“那个什么汤尼杀了人,你们却帮他逃脱法律制裁。呵呵,那你算帮凶吗?”

    “上帝啊!”布鲁娜有点崩溃:“那个人就是一个靠着妓女赚钱的流氓而已,我们谈论他有什么意义吗?我们可以说怎么解决这次绑架吗?你到底想要多少钱?我希望我们可以达成共识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扫了对方一眼后,伸手拿着空碗,直接起身向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等一等,我们谈谈好吗?”布丽娜有些慌张的喊道:“如果我可以跟杰姆斯通电话,他应该是很乐意满足你的条件的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回过头,眯眼看着她说道:“本来我想绑松江老徐的,没想到偶然看见了那个新闻发布会。呵呵,动你们,也是钱的事儿,也不是。”

    布鲁娜一脸费解,似乎没懂吴天胤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吴天胤推门离去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吴天胤吸着烟冲安仔说道:“告诉下面的兄弟,不要喝酒误事儿,咱们准备接钱了。”

    “八百多万,他们能给吗?”安仔有些担忧的问道:“我收到点消息,听说联防的人已经在二龙岗打听,到底是谁绑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钱少一分,我都不要,直接撕票。”吴天胤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安仔皱了皱眉头:“不至于吧?我觉得真能给个两三百,咱都赚大发了。不然真撕票了,可就一分钱都没有了,咱这活儿等于白干了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笑着看向安仔:“这次撕票白干了,休息一年,我下回再绑一个大奸商,管他家里要一千八百万,他敢不给吗?”

    安仔愣住。

    “砸锅卖铁他都得给。”吴天胤非常自信的说道:“准备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安仔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市,某酒店门口。

    金雨停的助理在客房内,急的满头是汗,手里拿着电话冲三公子问道:“楼下已经开始有媒体了,明目张胆的要见小雨,我快扛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拒绝他们啊!”三公子皱眉回道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,这帮人不知道在哪儿闻到了风,好像知道雨停出事儿了,所以才堵在门口要挖新闻。”助理几乎带着哭腔说道:“我现在态度不能太强硬,不然他们回去什么都敢写。可也不能太软,不然他们越闹事情越大……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,而且小雨到底什么时候能回来啊?”

    三公子头疼的不行,缓了好半天,才咬牙回道:“你先不用管了,把楼下那些媒体的身份核实一下,我找找关系,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好的。”小助理连连点头后问道:“但这样也不是常事儿,你现在能不能给我个确切的消息,雨停到底啥时候能回来?”

    “鬼知道她啥时候能回来!!”三公子急眼的骂道:“我是绑匪吗?这事儿我说的算吗?”

    助理无言。

    “你尽力拖着,保证消息不要漏,媒体那边我想办法,就这样。”三公子说完,直接就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街警司内。

    秦禹,老猫,朱伟,还有丁国珍等人聚在一块,此刻正在幸灾乐祸着。

    老猫像个佛爷一样的盘腿坐在椅子上,龇牙冲着众人说道:“我看三公子,这回是真难了。绑匪跑到区外,张嘴就要八百八十八万,少一分不给,马上就撕票。呵呵,可这钱你要是真带到区外去,那就一定保险吗?人在绑匪手里,到时候不想咋捏咕他都行吗?”

    “他不光人不好赎回来,现在可能市里这边还要炸锅。”朱伟像个老干部一样的端着茶水杯,笑吟吟的说到:“我听说,金雨停住的那个酒店里,已经去了不少记者,估计是闻到啥风了,想要搞个大新闻。他妈的,一旦金雨停被绑架的事儿被曝光,那马上就是三大区媒体的头条。到时候得有多少双眼睛盯着这个案子啊?呵呵,我估计警署那几个领导,都不够撸的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是呗!”秦禹附和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牙龇的跟个四万似的,咋那么开心呢?!”老猫看着秦禹调侃道:“你是大队长,闹不好最后没人背锅,给你也一撸到底。”

    “撸我干个毛,这案子也不归黑街管。”秦禹双手插着兜,挺轻松且得意的说道:“妈的,咱走霉运那么久,现在可算是转了运,轮到对面开始踩狗屎了……哎,珍珍,明天你上街给我买个红裤衩,今年我要一红到底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给你买个丁字带蕾S边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哄笑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办公区大门突然被推开,警署那边一个警长笑着走进来说道:“恭喜啊,秦队长。”

    “啥玩应恭喜啊?”秦禹一愣。

    “警署开会研究了一下,决定让你入专案组,当副组长,主要负责侦破这次绑架案。”警长笑着说道:“你赶紧跟我去警署一趟,研究一下,你带谁去区外跟匪徒赎人。”

    “CNM,你说啥?!”秦禹懵B半天后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你咋骂人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