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雷子,秦禹

独栋三楼门口。

    秦禹推门下车后,就看到丁国珍回头冲他吼道:“哥,哥,小豪中枪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快跑过去,目光愕然的看着二人问道:“怎……怎么搞的?怎么还能中枪呢,不是说制止了就完事儿了吗?”

    “对方想跑,我们鸣枪示警,然后他们突然就开枪了。”丁国珍声音颤抖的说道:“……我……我们也没想到他们这样的人,敢开枪还手。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立马蹲在付小豪旁边,伸手检查了一下他的上半身,最终在腹部上摸到了鲜血。

    “妈的,这鬼佬下手太狠了,要弄死我。”付小豪脸色煞白,嘴唇颤抖的呢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快,快,来车。”秦禹也有点慌了,因为付小豪伤的是腹部,随即立即高喊到:“赶紧把他抬车上去。”

    朱伟,老猫等人冲下车后,立马跟秦禹抬起付小豪,向路边走去。

    其余一大部分警员,则是全部拿着配枪,冲进了独栋三楼,在见到屋内的景象后也蒙了。

    室内六七个人被打伤,羽哥模样极惨的躺在地上,显然已经凉了半天。

    街道旁边,秦禹得处理现场,没有办法马上送小豪去医院,只能冲着司机嘱咐道:“赶紧去最近的医院,有啥情况马上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司机一刻不敢耽搁,拉上付小豪和那个土渣街的兄弟就走了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秦禹迈步走进三楼室内,看着眼前的惨像,双目猩红,叉腰骂了一句:“这帮人也太他妈猖狂了!”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一阵脚步声响起,丁国珍满头是汗的冲进来说道:“老六回信儿了,他说那帮鬼佬跑进了小三的会所里。”

    秦禹沉默两秒,立即回头吼道:“给家里打电话,立马抽调人手,给我围了他那个狗艹的会所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多分钟后。

    三公子等人常去的会所门外,十几辆警用车陆续赶到。

    秦禹站在路边,则是不停的在挂断着电话。

    “还有人没到吗?”朱伟高声吼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组。”

    “不等了,所有人检查装备,准备抓捕。”老猫冷着脸,直接套上了防弹衣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电话铃声再次响起,秦禹低头扫了一眼,见到是老冯给他打来的后,还是犹豫了一下选择按了接听键:“喂?冯司,你不会也是让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吧?先不说他们开枪袭警,在屋里还打死一个呢!”

    “狠点办着。”老冯只说了四个字,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会所内。

    汤尼拿着电话,语气夸张的说道:“哦,徐,我向上帝发誓,是那个猴子先勒索我的,我只是防卫而已……是的,是的,我希望你能马上让我的欧盟区律师到场。我需要有单独的空间,并且不希望跟那些收受贿赂,没有底线的警务人员发生任何对话。”

    街道旁的汽车上。

    杰姆斯拿着电话,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只不过死了一个违法的恶棍而已,我马上让欧盟区使馆给警署打电话…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会所门口。

    人集合齐了之后,秦禹摆手喊道:“抓。”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四五十号警员,拿着防爆盾,拎着自D步瞬间冲进一楼大厅。

    “全部抱头蹲下。”

    “蹲下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十几个警员持枪呼喊,不明所以的工作人员,立马靠在一块,抱头蹲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剩下的人很快赶到了二楼,随即见到三名穿着西装的男子,从走廊内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先生请等一等。”领头的经理伸手说道:“这个会所里有很多贵客在休息,我希望你们能让我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滚!”老猫吼了一声,带队就要往里进。

    “先生,先生,”经理再次伸手阻拦,低声说道:“这是三公子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我三你尼玛了B!”

    朱伟抡起M系的长枪,一枪把子就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经理捂着脸撞在了墙上。

    “给我摁住他。”朱伟指着经理喊了一声,快步就向里侧搜索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三楼传来喊声:“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冲向三楼,一脚踹开了左侧的大休息间房门。

    室内,十几名鬼佬此刻站在窗口处,正冷冷的看向这边。

    秦禹迟疑了一下后,眼珠子通红的回头喊道:“后面的人先别进来,把门关上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走在最后面的老猫顺手就推上了门。

    “谁打的小豪?”秦禹冲着丁国珍问。

    丁国珍扫了一眼人群,伸手指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喊道:“是他。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走过去,张嘴问道:“你枪呢?”

    “我是欧籍人士,我受特区条令保护,你们这些普通警员没有权利对我进行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嘭,嘭嘭嘭!”

    朱伟和老猫拿着枪把子,突然上前,冲着对方的脑袋就猛砸了数下。

    “婊Z养的!”

    人群中有两名持枪的鬼佬,红着眼抬起了手臂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十几个端着长枪的警员,直接打开保险,目光很冷的逼住了他们。

    身材高大的鬼佬被打的倒在了沙发上,露出了腰间的S枪。

    “来,让他把枪拿上。”秦禹摆手。

    丁国珍闻声上前,直接拿起左轮关上保险,塞在了对方的手里。

    鬼佬一愣后,立马起身就要推开保险还击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亢……!”

    秦禹一声没吭,掏出枪冲着对方持枪的手臂打了整整一梭子Z弹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室内,杀猪一般的喊声响起,身材高大的鬼佬,右臂被打的骨头茬子碎裂露出,直接疼的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其余鬼佬看着同伴如此凄惨,瞬间全部老实了,都不喊不闹了。

    “蹲下。”

    秦禹指着地面,冲着对方十几人吼道。

    众人迟疑。

    “CNM,全给我蹲下!”秦禹指着地面,目光狰狞的再次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十几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后,没敢再找事儿,立马乖乖的抱头蹲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秦禹收了枪,指着那名昏死的鬼佬吩咐道:“来个胸前带执法仪的,给这傻B拍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一名身上带着执法仪的警员走过来,弯腰冲着鬼佬持枪的手腕拍了照片,留作了证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汪署长乘坐专车抵达楼下,领着四五个人,脸色严肃的上了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