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惯出来的猖狂?

丁国珍听到小豪的喊声,第一时间拿出手机,拨通了秦禹的号码。

    数秒过后:“喂?”

    “哥,我们这边发生了紧急情况,那帮过来投资的鬼佬好像是跟几个皮条客发生了冲突,在屋里干了起来。”丁国珍语气急促的问道:“你看咋弄?”

    “干起来了?”秦禹很懵的问道:“他们咋干起来了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,现在有几个鬼佬正在打一个姑娘。”丁国珍瞪眼看着独栋三楼门口的景象回道:“那个姑娘刚才跑出来的时候,喊杀人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愣住。

    “我和小豪现在有点拿不定主意,不知道该不该制止。”丁国珍语气急迫的再次问道:“你看咋整?”

    “你问我?我踏马也没在现场看情况,怎么知道咋弄?”秦禹皱眉回道:“你觉得事情的严重性,有没有必要露头?”

    “那个姑娘说杀人了,不像是在夸张。”丁国珍短时间内做出了判断。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:“皮条客也是人啊,你们亮明身份看一下情况吧。记住了,一定要装作是偶然碰上这事儿的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注意安全,我马上给你增援。”秦禹挂断手机,立马冲朱伟说道:“叫值班的人集合,珍珍和小豪遇到情况了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也去吗?”老猫问。

    “珍珍说的很严重,我们去看看。”秦禹伸手拿起了外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街道边上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付小豪撸动枪栓后,推门下车,正好见到对方两个欧洲裔男子,使劲儿拽着那个姑娘,要返回独栋三楼。

    “别动,警员。”付小豪立马上前喊道:“抱头蹲在地上。”

    两个鬼佬抬头看了一眼付小豪,见他没有穿正规着装,就也没鸟他,只拽着姑娘继续往屋里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付小豪不知道对方手里有没有武器,所以鸣枪示警。

    两名鬼佬被枪声吓了一跳,立马松开姑娘后退了几步,随即见到丁国珍等人也赶了过来,掉头就跑。

    姑娘被松开后,赤脚就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哎,你先别动,我是黑街警司警员。”付小豪拦了她一下,立马出声问道:“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们杀人了,杀了我老板……。”姑娘披头散发,语气结巴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付小豪一愣:“你别夸张,到底是打架了,还是杀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杀……杀人了……我老板被那个汤尼砸死了,我亲眼看见的。”姑娘言之凿凿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屋里还有你同伴吗?”付小豪立马语气急迫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,有,我另外两个老板,和十几个小姐们都在屋里呢。”姑娘点头。

    付小豪一听这话,心里瞬间就明白过来,此刻不上也得上了:“走,赶紧进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丁国珍闻声也掏出了枪,迈步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蹲坑四人组,刚刚接近独栋三楼,就见到一楼的灯光全部熄灭。

    “冲进去?”丁国珍冲着付小豪问道。

    “先别动。”付小豪感觉有点不对劲,立马摆手阻拦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独栋三楼的房门被踹开,一群人影蜂拥着挤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快跑。”

    汤尼躲在人群中,只穿了个大裤衩子,赤脚就向三楼旁边的胡同跑去。

    丁国珍一看这个景象,瞬间反应了过来:“这帮狗东西怕被抓到现行,要跑。”

    “亢,亢!”

    付小豪头脑灵敏,瞬间意识到自己和丁国珍可能是碰到了一个机会,随即再次鸣枪示警吼道:“我们是黑街区警司警员,前方所有人员抱头蹲在地上。”

    人群听到枪声,明显停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蹲下!”丁国珍持枪吼道。

    “抱头!”

    付小豪左手指着人群,右手攥着枪,声音很大的吼道:“敢拒捕,我有权开枪。”

    “皮特,皮特……干死那个婊Z养的。”就在这时,汤尼突然回头吼道:“他们就两个人,我们被堵到屋里就完蛋了。”

    “靠墙蹲好。”付小豪迈步已经很接近对方了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突兀间,人群中有一名身材高大的鬼佬,抬起手臂举起了一把带有正规编号的左轮S枪。

    “小豪!”丁国珍率先反应过来,立马高声吼道:“他们有枪,你回来。”

    谁都没有想到,这群拥有正规身份的鬼佬,在这种时候敢掏枪,做出拒捕动作。

    “艹!”

    付小豪惊呼了一声,侧步就躲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三声枪响泛起,付小豪咕咚一声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CNM!”

    丁国珍和小豪的关系,那是比亲兄弟还要铁的,所以他见小豪倒地后,直接疯了一样的冲上去:“老子TM的击毙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亢亢亢……!”

    丁国珍持枪还击,打的独栋三楼的墙壁火星子四溅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猴子!”

    持左轮S枪的男子被子D擦伤了胳膊,红着眼珠子就往前迈步:“我要杀了他!”

    “蠢货,回来。”汤尼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另外一名鬼佬也拿出了枪,冲着丁国珍就扣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“扑咚!”

    土渣街的兄弟冲上来,一把拽住了丁国珍的胳膊:“他们不知道有几把枪,冷静,冷静。”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枪声在响,拉着丁国珍的兄弟大腿中弹,咕咚一声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蠢货,我们撤退!”汤尼歇斯底里的吼了一声,率先逃窜。

    地面上,N颗冒着白烟的弹头融化了积雪,付小豪躺在地上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儿吧?”丁国珍扶起地上的兄弟,语气急迫的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儿……你看……看小豪,我就伤到腿了。”兄弟喘息着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小豪!”

    丁国珍踉跄的冲上前去,伸手抓住了躺在地面上的付小豪。

    “老六,老六,别让他们跑了。”受伤的兄弟回头冲着另外一名同伴吼道:“去,跟上他们。”

    老六闻声就要返回自己的汽车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猪啊,你开那台车他们会发现。”受伤的兄弟捂着伤腿:“拦一辆车,快点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老六点头后,迈步就奔着街角跑去。

    不到十分钟后,警笛声音响起,一排汽车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道路对面的公寓内。

    杰姆斯解开自己脖子上的绳子,拿着电话跳起来骂道:“法克,蠢货!汤尼你这该死的蠢货,我真想撕碎了你。”

    再过五分钟,三公子接到了电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