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压之下的审讯

下午,开元区警司内。

    吴天胤戴着背铐,坐在铁椅子内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开元区警司一队大队长,领着四个人迈步进屋,弯腰坐在了审讯桌后。

    “蹲了十二年,你是老手啊。”大队长端起水杯,阴阳怪气的冲吴天胤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吴天胤沉默。

    “你在里面待了那么长时间,那规矩不用我教你了吧。”大队长喝了口水,言语平淡的说道:“咱们直奔主题呗?”

    “啥主题?”吴天胤问。

    “徐薇家是不是你抢的?”大队长直接问。

    吴天胤额头冒着汗水,摇头回道:“不是,我昨天晚上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徐薇家被抢了?”大队长笑着问道:“谁跟你说的?”

    “没人跟我说,是我刚才回来的时候,听车上警员说的。”吴天胤思路清晰的回道:“我知道是啥案子,但跟我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抗拒审讯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。”吴天胤语气急迫的回道:“昨晚九点多钟,我接到了我妈的电话,她让我回家填贫困户申请资料。然后我在家待到了一点半左右,才返回寝室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说谎。”大队长同样经验十足的回应道:“我查过你的通讯记录,昨晚十二点过后,到凌晨一点多,你有过几个通话记录。既然你在家,那是谁大半夜在跟你联系,你们谈了什么?”

    吴天胤斟酌半晌后应道:“我除了在凤凰娱L城门口摆小吃摊外,平时还会接一些拉脚的活儿。我回家之后,确实有人给我打电话,让我送他一趟。但我那时候在家填资料,就让他等一会……可我后来再给他回电话的时候,他就不接了,所以我就回寝室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给你打电话的这个人,是谁呢?”大队长问。

    “我不认识啊,可能是凤凰娱L城里的人,管别人要的我电话,让我送他一趟吧。”吴天胤此刻就坚信一条,如果自己承认昨天晚上去过徐薇家里,那这事儿肯定就说不清楚了,所以他必须要咬死自己昨天只在家里和寝室待过。

    “吴天胤,我知道你在对抗审讯的事儿上,经验很足。”大队长眯着眼睛,声音低沉的说道:“但我必须告诉你,这个事儿你狡辩是没用的。昨晚徐薇家里被你打倒的那个人,是九区银行松江分行长的儿子。你想想,就被害人这个背景,你光靠一张嘴,那能脱罪吗?”

    吴天胤听到这话,心里更加肯定,自己一定是让徐薇给摆了一道,所以他更不能承认自己昨晚去过案发小区:“我没有狡辩,昨晚我是骑着三轮车回家的,胡同入口的一个小超市,那时候还没关门,里面的人应该看见过我。而且我的家里人也可以作证,我是一点多钟才离开的。”

    大队长目光深沉的看了吴天胤数秒,随即扭头冲着旁边的人问道:“他家里人找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找到了。”旁边的警员点头。

    “走,去其他提审室等着。”大队长站起身,笑呵呵的指着吴天胤说道:“想玩是吧,我陪你玩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由于此案的被害人,是松江分行长和全市著名金融圈大佬的儿子,所以开元区警司的办案效率,绝对堪称神速。

    吴天胤在第一次审讯时,只简单提及了贫民窟胡同口的小店当时没关门后,警员立马就跑过去求证,没用半小时就拿到了口供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吴天胤的继父,母亲,以及成年的弟弟,全部被带到了警司,进行隔离问询。

    晚上六点多钟,警司三楼内。

    大队长眯眼看着吴天胤母亲问道:“你确定昨天晚上,他在家里待到了一点多吗?”

    母亲坐在铁椅子上,双腿打颤,脸色煞白的回应道:“我确定,小胤是在家里待到了一点多才走。”

    大队长冷冷的看了一眼吴天胤的母亲:“你真的确定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继父抬头看了一眼审讯人员,低着头回道:“我不清楚,当时我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“吴天胤回家,你连个面都没见吗?”审讯的警员皱眉追问。

    “我们关系并不好。”继父摇头:“我懒得搭理他,所以我老婆也没叫我。”

    警员沉吟半晌,面色冷峻的说道:“我必须给你阐述一下事情的严重性。徐薇家里昨晚不仅被抢了,而且她的男朋友,被人用硬物重击了头部三下,现在很大几率会随时死亡……而他的父亲是九区银行松江分行的行长。”

    继父闻声呆愣。

    “警署,警司高度重视这个案子,没超过十二小时就找到了吴天胤。”警员冷脸叙述道:“所以,我希望你能明白,你说的每句话,都可能会承担一定的刑事责任。”

    继父一听这话,额头瞬间见汗:“他在外面干什么事儿,跟我没有一毛钱关系啊,我都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说,这事儿跟你有关系。我要的是,你如实阐述他昨晚是否在家里待到了一点多。”警员再三强调道:“你能听懂我说的话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吴天胤母亲身体发抖的看着大队长,目光略显躲闪:“我已经说了,他确实是在家里待到了凌晨一点。”

    大队长笑了笑,缓缓站起身,迈步走到吴天胤母亲身旁说道:“你懂法吗?”

    母亲呆愣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哈,如果你故意隐瞒被害人的犯罪事实,那不但是包庇罪,情节严重还会被定性为同案犯罪。”大队长低头看着她,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后果就是,你,你老公,以及吴天胤的弟弟,全部会被收押审讯,会被判刑。以这个案子的严重性来看,你们每人至少要面对3-7年的刑期。”

    母亲听到这话,脑袋嗡的一声。

    “为了保一个儿子,而坑了一家人,你觉得划算吗?”大队长弯腰看着母亲又问:“而且你心里真的相信吴天胤吗?你相信他没有抢劫伤人吗?你信吗?!”

    母亲被问的怔住,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开元区警司内,副司长拿着电话,连连点头说道:“是,犯罪嫌疑人基本已经确定了,连侦查带抓捕,总共用了不到十二小时……是,我明白,领导,我正在让下面核实情况,把案子真相挖出来。”

    晚上八点多种。

    大队长重新回到了一号问讯室,笑着冲吴天胤问道:“想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吴天胤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给你看其他人的问讯资料,那是违规的。”大队长坐在椅子上,笑着说道:“但我今天破一次例,让你看看你相信的人,是怎么给我录口供的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听到这话,脑袋嗡的一声。

    “来,直接给他放视频。”大队长吼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土渣街的汽车上,吴迪坐在副驾驶内,扭头看着秦禹说道:“小虎被干了,是好事儿。趁着这个机会,你马上通知可可,准备共同成立药物公司的事儿。我要在老三那边乱套的空档,先把摊子拉起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