别院里的肮脏

郊区别院内。

    三公子穿着得体的西装,端着红酒杯,轻声冲一名身材高大,五官立体,金发碧眼的欧洲裔中年说道:“杰姆斯先生,城建署那边我已经打过招呼了,只要咱们的合作达成,那边就将给你最大的政策支持。市里今年主要对外招标的三大项目,都交给你们来做,这里面包括一座民用机场的建设。”

    “徐,我们的合作方式是,查尔克投行只成立相关的业务公司,而具体的项目承建,将交由松江本地的公司来做。”杰姆斯在九区工作了六年,中文好的一塌糊涂,言语表达也十分准确:“我们只拿资源,而负责承建的合作公司,都由你们来牵头找。”

    三公子听到这话,短暂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“还有,新机场建设,我们需要投入的资金,可能是个天文数字,所以我还有两个要求。”杰姆斯脸上挂着笑意,站在落地窗前,低声说道:“第一,机场的名字,要命名为查尔克机场。第二,机场建成后,也由我们查尔克投行下属公司直属管理,松江政F不得插手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三公子一笑,轻声回道:“机场私有化,这在我们这边没有先例啊。退一步怎么样?我们股份制,共同管理?”

    “No,No!”杰姆斯摇头:“你们的机构太多,而且很臃肿,经常喜欢开一些无意义的会议,这不符合我们公司的管理节奏。”

    三公子再次沉默。

    “徐,你们有一句话老话,叫无利不起早。”杰姆斯面带微笑的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我觉得这句话,很符合我们在对外商业上的行为准则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再和上面沟通一下。”三公子立马脸上挂着笑意回道:“你等我答复。”

    “OK,OK!”

    杰姆斯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昂贵的手表,表情夸张的问道:“哦,徐,都这个时间了,为什么我美丽的金雨停小姐,还没有出现?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

    三公子一笑,伸手扶了一下杰姆斯的后背回道:“她已经到了,在楼下。”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楼下包厢内。

    “杰姆斯先生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亚盟区最火爆的女明星之一,金雨停小姐。”三公子轻声介绍道:“雨停,这是欧盟三区查尔克投行,在九区分行的总裁,杰姆斯,查尔克。”

    “您好,查尔克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哦,感谢上帝,让我有缘能见到美丽的金小姐。”杰姆斯迈步上前,噘着嘴吧唧吧唧的就在金雨停俏脸旁,嘬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呵呵,谢谢你的夸奖。”

    “坐,坐,金小姐。”杰姆斯摆手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金雨停优雅的坐在了沙发上,轻声就与杰姆斯说起了场面上的话。

    充当皮条的三公子,一看二人不冷场,有话聊,立马就冲杰姆斯说了一句:“我先出去一下,你们聊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徐。”

    “雨停,陪好杰姆斯先生。”三公子冲着金雨停使了个眼神后,转身就离开了包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分钟后。

    小星穿着西服走过来,语气急迫的冲三公子问道:“谈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狗日的鬼佬,开的条件太苛刻了。”三公子皱眉回应道:“他不但想拿机场项目,还想在机场建成后,变成他们投行的私有企业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!”小星目光惊愕的回应道:“这没有先例啊,市里是很难答应的。”

    三公子沉默。

    “而且他目的是啥呢?机场的维护成本那么高,以松江的经济环境,可能十年都收不回建造成本。”小星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“画圈占地,文化输出,政治占位。”三公子倒是很了解杰姆斯的诉求:“九区是联合政府内,唯一一个自治特区,拥有高度的自主权,所以欧盟区那边的资本,对这里很热衷是正常现象。你没发现吗?近几年奉北首府的体制内,多了很多欧洲裔的领导,就连区法院也有欧洲法官。他们是谁捧上来的,不就是那些欧盟区的资本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的。”小星点头。

    “想要人家的钱,就要放出去一部分权。”三公子皱眉说道:“这事儿难搞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爸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“他是同意先跟查尔克投行合作的,虽然会损失一部分松江的利益,但药厂起码会干起来啊。”三公子斟酌半晌回道:“这事儿要想成,就必须得得到奉北首府的支持,市里是不敢瞎做主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跟老爷子通个气儿?”

    “嗯,我给他打个电话。”三公子点头后,掏出手机就走到了旁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别院外。

    丁国珍坐在车内,抬头看着高墙骂道:“我靠,这地方私密性这么好,老子怎么拍啊?”

    开车的司机眨巴眨巴眼睛:“……你说咱俩能不能混进去?”

    “用屁股想也不可能啊。”丁国珍无语的回道:“来这地方的都是社会名流,你瞅咱俩穿的跟个难民似的,咋混呐?更何况你谁都不认识,进去肯定露馅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咋弄嘛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丁国珍抬头看了看高墙,又看了看院内很高的仓储库,随即低声说道:“偷着爬进去,看能不能在院里拍到屋里。”

    “也行。”司机点头应道:“那我把车开远一点?”

    “行,你开吧,一会咱俩进去。”丁国珍轻声嘱咐道:“但要看事儿不对,马上就跑昂!不然被抓住了,我这个身份不好解释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丁国珍带着开车的司机,一同翻了院墙,爬上了院内仓储二楼的天台上。

    司机帮丁国珍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铺上军大衣,后者才端着相机,趴了下去。

    摄像头缓缓移动,丁国珍调了聚焦,眯眼看着相机内的景象,突然惊呼了一声:“我艹,刺激哦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怎么了?”司机很兴奋的问道。

    丁国珍将相机对准了别墅二楼的一间包厢,额头冒汗的说道:“我艹,那不是老汪吗?”

    别墅二楼的落地窗前,汪副署长一人力战两名金发碧眼的小妹妹,窗帘都没拉,只关了房门。

    丁国珍惊呼:“这活儿好啊!我艹,太刺激了,W码的你说谁能顶得住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