尽力争取老冯

深夜,黑街警司内,秦禹目瞪口呆的看着丁国珍:“你这是咋弄的啊?”

    “狗咬我,我跟它干了一下。”丁国珍放下水杯,擦着嘴角回道:“我略胜一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怎么看着二BB的。”秦禹表情无语的检查了一下丁国珍的身体,关心的问道:“你没事儿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就被咬了两口。”丁国珍大咧咧的回道:“我一会找地去打一个疫苗。”

    “嗯,得赶紧去,越快打越好。”秦禹见丁国珍确实没啥大事儿,这才放下心来:“你咋碰到狗了呢?”

    “那个别院里养的,我们要走的时候碰到的。”丁国珍轻声回道:“不过也没事儿,里面的人没发现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你等会。”

    秦禹扫了丁国珍一眼,转身走到自己专用的柜子旁,用钥匙打开锁着的铁门后,从里面拽出了一万现金,顺手扔在桌上说道:“拿去嫖吧。”

    丁国珍一愣:“这得嫖多少个啊,多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给司机分两千,剩下的自己分配。”秦禹在这儿之前,除了帮丁国珍和付小豪给家里汇过一些钱外,平时很少给他们自己钱花。因为前一段时间公司事儿太多,外债也欠了不少,他也真没啥钱。

    “……哥,我们是好起来了吗?”丁国珍憨乎乎的拿过一万块钱:“这比我一年工资都多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你和小豪,每月在刘子叔那儿多领八千工资。”秦禹笑着回道:“公司背后有老板了,咱兄弟都沾沾光。”

    “这幸福来的真是太突然了。”丁国珍是个较容易满足的人:“以后不用撸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注意身体啊,小同志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扛得住,领导。”丁国珍龇牙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几天你继续跟着,啥时候到金雨停要走,啥时候算结束。”秦禹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丁国珍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,你赶紧去打针吧,我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。”

    二人沟通完完毕后,丁国珍拿着一万块钱,就屁颠屁颠的跑了。

    秦禹低头看了一眼桌子上的录像储存卡和相机,顺手拿起一个皮包,将资料全部装进去后,才锁门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半小时后,路边的汽车上。

    吴迪吃着鱼丸,低头看着相机内汪署长拔枪战斗的相片,忍不住感叹了一句:“……老当益壮,给我都看硬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秦禹咧嘴一笑:“我也没想到能拍到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让谁去办的?”吴迪问。

    “我家招财猫,丁国珍。”秦禹调侃着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是个人才。”吴迪吃着鱼丸,轻声回道:“让他继续跟着,啥时候等金雨停走,啥时候算结束。这样弄不好,咱还能挖出点新料。”

    秦禹也很高兴,试探着问道:“哎,你说这个照片和视频要在网播媒体平台上发一下,老汪会是啥下场?”

    “只要舆论能起来,他绝对扛不住。”吴迪吸了吸鼻子:“不过不急,好牌在手里,也看什么时候打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可可那边怎么样了?”吴迪岔开话题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那边进展的也很顺利。”秦禹轻声说道:“公司合并,初步预算,以及要挖的科研人员名单,她心里都有谱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就行。”吴迪放下一次性纸碗,拿着纸巾擦着嘴角又问:“哎,老冯跟你关系处的咋样?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一愣:“还行啊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他上次开会的时候,骂过老汪是吧?”吴迪又问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秦禹点头应道:“从那儿以后,我们警司里的人偷着给他起了个外号。”

    “哈外号?”吴迪有点好奇。

    “警界第一喷子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吴迪大笑:“这个外号有点意思哈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倒是觉得,他骂的每句话都在点上。”秦禹客观的评价道:“也是从那天开始,我对他的印象有点改观了。以前我是觉得这个人有点针对我,后来我才发现,他是对事儿不对人。”

    吴迪沉吟半晌,突然又问:“小禹,你得空找老冯单独沟通沟通感情。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一愣。

    “他既然看老徐那边不顺眼,那咱们就主动示示好,争取他一下。”吴迪低声说道:“你可以隐晦的拿话点点他,只要他愿意站我们这边,那以后我们的政治资源,也可以和他共享嘛。”

    秦禹稍稍沉默后,轻摇了摇头:“我觉得够呛。老冯这个人对自己穿的这身衣服,还是有要求的。他不是那种没有底线,有便宜就上的普通政客。而且据我观察,老冯不一定缺咱手里的这点政治资源,他的背景应该也挺硬的。”

    “权,财,色,理想,现实,”吴迪数着手指头,话语简短回道:“只要是个人,肯定要占这几样。你投其所好,总会有点机会的。”

    秦禹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慢慢接触接触,争取一下。”吴迪坚持着说道:“没有任何人,是毫无诉求,毫无喜好的,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嗯,我试试吧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如果老冯能站我们这边,咱在黑街的生意,也能轻松一点。”吴迪扭头看着秦禹说道:“而且你在警司,不又成大太子了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秦禹自嘲一笑:“实不相瞒,我在警司也有个外号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“秦舔舔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!”吴迪爆笑:“小伙子,你很幽默啊,这个外号有气质。”

    “你死一边去吧。”秦禹拿上相机和储存卡,推开车门说道:“不跟你扯了,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忘了勾搭勾搭老冯。”吴迪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,豪华公寓内。

    金雨停在浴室内,正准备洗个澡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门开,睡醒了的杰姆斯,手里拎着一条纯牛皮的大宽腰带,目光猩红的看向了金雨停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……你干什么啊?”金雨停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身材高大的杰姆斯,突然跪在地上,手里攥着腰带回道:“……抽我吧,我的上帝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金雨停懵了:“你……你是这么玩的啊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