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乱地带,魄力说话

晚上八点多钟。

    二龙岗,独栋二楼内。

    发哥躺在床上,正在看书的时候,床头柜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?!”发哥顺手接起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艹,你在哪儿呢?!”

    “我在家呢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快他妈过来一趟,小工厂爆了。”对方语气急迫的吼道:“四五个人被堵屋里了,我就拽出来两个,全炸伤了。”

    发哥扑棱一下坐起:“你咋搞的?怎么还能爆Z呢?”

    “我小弟喝多了,晚上烤炉子弄着火了……这山上风太大,火一起来,根本压不住,直接给小工厂连着了。”对方嘶吼着说道:“你快别问了,赶紧带人来,把伤的人拉走。不然大厂子离的太远,等他们赶过来,山都得烧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真是废物!”发哥咬牙切齿的骂道:“我告诉你,你要耽误我出货,老子给你头拧下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?发哥扑棱一下冲下床,立马穿衣服喊道:“来几个人,开三台车,跟我去一趟小工厂。”

    发哥说的这个小工厂,是造劣质弹Y的,因为除了劣质猎Q外,其他枪械的生产都需要精密的设备,而以他们的能力,目前根本没办法做到,所以只能做配弹,并且这个工厂跟发哥也就是合作关系,双方并不是一起的。

    发哥担忧自己的货物出现问题,所以急忙穿好衣服,拎着十来个兄弟,带着电锯就往小工厂方向赶去,他们甚至已经做好了,临时砍防火带的准备,因为冬季山上起火,这不是什么小事儿,弄不好要闹出大灾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市区。

    一台商务车停在了某酒店门口,随即车内下来了六七个人。

    丁国珍坐在自己的车内,手里拿着相机调整了拍摄距离,随即愣住。

    “咋了?珍珍?”旁边开车的兄弟,见他脸色不对,立马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艹,被晃了,这不是金雨停。”丁国珍懊恼的骂道:“这不是他身边的那个女跟班吗?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看她和金雨停昨天穿的衣服一样啊。”司机有些懵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她肯定是怕媒体跟上,所以整了把事儿。”丁国珍虽然是正规院校毕业,也特意学过跟踪侦查,但他毕竟没有当过狗仔,所以在这方面的经验很欠缺:“这下完犊子了,跟丢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咋弄啊?”

    “他们昨天开了几台车?”

    “五台吧!”

    “走,回公寓门口,看看有几台车没动。”丁国珍反应倒也还算快,立马掏出电话,拨通了付小豪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喂?珍珍?”

    “帮我个忙,你问一下交通署那边,莘城公寓旁边没有监控探头。”丁国珍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如果有,一会让他们帮我查一台车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个废物。”付小豪无语:“跟个业余的都能跟丢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撸多了,记忆力下降了。”丁国珍搓着脸蛋子说道:“你别墨迹了,先帮我问吧。”

    “艹!”付小豪骂了一句,立马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走,先回公寓!”丁国珍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龙岗,某低矮且有道路的小山头山腰处。

    三台汽车全部镶嵌着防滑链,速度缓慢的爬着山坡,而发哥坐在头车的副驾驶内,则是不停的在打着电话。

    过了七八分钟后。

    汽车拐进左侧相对平缓的道路,继续往前行驶。

    “哥!这不对啊。”司机扭头冲发哥说道:“这都马上快到了,我咋一点火星都没见到呢?!”

    发哥皱眉回道:“我问了,他说房子烧塌了,火自己灭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司机点头。

    “医药箱带了吗?”发哥回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带了。”后面的兄弟轻声回应道:“但咱这儿没有治烧伤的药啊!”

    “简单处理一下,在找大夫过来吧。”发哥收好手机,皱眉喝骂道:“狗日的,我这点货肯定是按时出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少发来着?”司机问。

    “一万五千发呢。”发哥脸色很难看的回道:“这批货是给联防,拿去充数忽悠领导的!哎,一万块的利润就这么没了。”

    几人说话间,汽车就开到了山腰深处,随即五间木房,完好无存的出现在了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车队缓缓停滞,发哥借着大灯扫了一眼木方,表情错愕的骂道:“这么TM的房子一点事儿都没有啊,怎么跟我说烧塌了呢?”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声急促的枪响泛起,头车轮胎瞬间爆裂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紧跟着,树林子内冲出来七八个人影,有四人端着长枪。

    “妈的!!”

    发哥急了,立马拔出手枪吼道:“咱让人家玩了,拿家伙准备干!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副驾驶的车门被打开,吴天胤棉袄外面缠着一圈雷G,摆手冲着发哥喊道:“来,下来!”

    发哥愣住。

    “瞅啥啊?你这几天不可哪儿打听我吗?”吴天胤面无表情的指着地面说道:“来,下来!咱们一次性把事儿了了!”

    树林子内,三个被绑住的中年,跪在地上,模样凄惨,其中一人语气略带愧疚的喊道:“小发啊……我是真扛不住了,那安仔要往我腚Y里插雷G……!”

    发哥嘴角抽动的看着吴天胤:“你有两下子啊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吴天胤一拳闷在发哥脸上,双手抓着他的脖领子,直接将他拽出了车外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发哥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别动!”

    “你在动一下试试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后面两台汽车内的发哥马仔,也全部端出了枪,枪口冲向了安仔和小寻等人。

    “都别穷咋呼!”吴天胤回头冲着众人喊道:“就这点B钱,犯不上拼死十个八个的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到这话,也谁都没敢先动手。

    吴天胤低头看向发哥,伸手指着他的鼻尖说道:“你不找我嘛,行,那今天就咱俩来!”

    发哥冷眼看着吴天胤,一动没动。

    “小寻!!”吴天胤回头吼道:“把东西拿出来!”

    小寻闻声就将两个背包,一个腰包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吴天胤弯腰一把抓住发哥的脖领子,伸手指着三个包说道:“CNM!你不想要钱吗?我明告诉你,我在松江带出来了七十万现金,码成摞有将近半个人高!来,今天就咱俩对崩一下,干死我,钱全是你的!”

    发哥闻声愣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