铁血战士丁国珍

天台上。

    丁国珍一点都没感觉到冷,反而看的是热血沸腾:“该说不说,老汪还是有两下子的。玻璃上都让他整出哈气了,你说猛不猛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看看啊,”司机很急迫:“我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艹,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咋没了?”

    “换地方了,回沙发那边了,拍不到了。”丁国珍低头立马检查了一下相机内抓拍的景象,随即说道:“……还行,挺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回头你给我洗两张照片,晚上没事儿我拿着研究研究,学习一下汪署的风采。”司机一眼没看到,但也被弄的热血沸腾,满身是汗。

    “你别吵吵,我再看看别的。”丁国珍调整姿势,端着相机再次扫向别墅,随即略有些失望的说道:“靠,这个位置,是冲着房间的,拍不到大厅那边,其他屋里没啥人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别墅二层内,汪署长神清气爽的回到了大厅,见到了三公子。

    “谈的怎么样,汪署?”三公子笑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挺好的。”汪署长背手回道:“你的这些朋友,对金融,对经济的了解,那真是行家,我们这些人是自愧不如啊。看来以后真得多沟通,多学习。”

    “汪署谦虚了。”三公子一笑,低声冲他说了一句:“老文找我谈过了,他说他在黑街待的不太舒服,总有秦禹压着他……你看咱署里能不能给他一点支持?”

    汪署背手看向三公子,话语含糊着回道:“回头开会研究研究。”

    三公子愣了一下:“好好,您心有数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小三啊,你是真能干啊,前途无量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,还得靠您这些叔叔,长辈提携。”三公子礼貌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二人站在边角处,寒暄两句后,就奔着人群走去,开始推杯换盏的跟其他人联络感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两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丁国珍蹲在仓储库的平台上活动了一下快要冻僵的四肢,随即扭头冲司机说道:“这边啥都拍不到了,咱俩先出去吧,估计聚会也快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司机点头。

    话音落,二人迈步就向天台后侧走去,准备继续顺着小铁梯子爬下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别墅正门开始大规模往外出宾客,不少松江地面上的熟脸,都在其中:包括开元区新来的警司,文永刚,老汪,以及医药署的几个领导。

    天台上,司机趴在水泥地上,眯眼看着别墅门口,顿时惊呼着说道:“我艹,这小三的人脉也够用了。这里面随便拎出来一个人,那跺一脚地面上都要颤一颤啊。”

    “嘘,别吵。”丁国珍摁着司机的脑袋说道:“离的太近,别让他们听见。”

    “拍照,你快拍照。”司机提醒了一句:“你看见没,那个金雨停和一个鬼佬混在一块呢,还挽着胳膊。”

    丁国珍用军大衣盖在相机上面,猛按快门,对着别墅正门就是N组十连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宾客相互寒暄后,各自乘车散去。而三公子则是领着小星等几个核心成员,返回了别墅内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丁国珍语气急迫的招呼道:“快下去,跟上金雨停那辆车。”

    司机闻声率先冲到天台边缘,动作利落的顺着小铁梯子爬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嗷呜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条黑背大狼狗,从一人多高的狗窝内窜出来,伸着大舌头看向了司机。

    “我艹!”

    司机被吓了一跳,立马退后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你看啥呢,走啊?!”

    丁国珍跳下来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别动,有狗。”司机立刻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汪!”

    大狼狗瞬间窜起,直扑丁国珍。

    司机额头冒汗,赶紧拽出匕首:“你掩护我,我捅它。”

    丁国珍被扑倒在地,瞪着眼珠子骂道:“我掩护尼玛啊!它都掏我了。”

    司机拿着刀,跃跃欲试的刚要上前,就见到身材略显肥胖的丁国珍窜起身,两拳闷在了狗的脑袋上,下手凶猛,打出了泰森的风采。

    “捅它,捅它!”丁国珍咬牙招呼道。

    “你起来,我怕扎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CNM,你真是个废物。”丁国珍急了,一下扑到狼狗身上,上去就是一通王八拳,竟然和狗一块打到狗窝内。

    “你再咬,再咬?!”丁国珍被掏了两口后,彻底急眼了,嘴角挂着白沫子,一边骂,一边摁着狗就抡拳。

    “我艹,你出来啊,你跟它干啥玩应?”司机冲到狗窝旁边,伸手拽着丁国珍后腰的腰带:“哥,算了,算了……别跟它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麻辣隔壁的,我还整不了你呢!”丁国珍气喘吁吁的爬出来,坐在地上喊道:“我鞋呢?”

    狼狗眼珠子都被打的睁不开了,伸着大红舌头的嘴也闭上了,非常无助的在大狗窝里转悠着,根本不敢出来。

    丁国珍胳膊上的衣服完全被咬开了,但他也不在乎,低头捡起鞋,就和司机一块离开了。

    二人翻过墙头,司机竖起大拇指说道:“哥,你真猛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人我打不过,狗我还打不过吗?!”丁国珍斜眼回道:“我二叔以前就开狗厂的,我小时候帮他杀过病狗,身上有味儿,懂吗?”

    “牛B!”司机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汽车上。

    杰姆斯满身酒气的坐在副驾驶上,手里拿着电话骂道:“婊Z养的,这些无耻的政客,永远喂不饱。”

    金雨停开着汽车,听着杰姆斯的话,顿时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再给他一些好处,他要还贪得无厌,就找人处理掉他。”杰姆斯眼神发直的喝骂道:“愚蠢的家伙,今天晚上,你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金雨停稍稍愣了一下,随即就装作什么都没听到的,继续开车。

    杰姆斯躺在副驾驶上,醉醺醺的闭上了眼睛,没多一会就打起了鼾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内。

    秦禹拿着电话,拨通了丁国珍的号码:“事儿办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拍到了,我跟完金雨停,一会就回去了。”丁国珍轻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的。”丁国珍小声回道:“哥,三公子的能量,比咱想的要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