娱乐没有圈

九点多钟。

    金雨停戴着口罩,鸭舌帽,领着十几人的团队,从松江北站的贵宾通道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哇,姐姐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,看镜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栏杆两侧,早都等待多时的粉丝团,开始冲着金雨停疯狂互动,而这些粉丝看着都有很多相同之处。

    他们大多数年纪比较小,多以16.7岁为主。而且从这帮孩子的穿着,和手里拿着的拍照设备来看,他们大多数的家境都很殷实,起码是属于那种吃喝不愁,有点小资本家庭中的孩子。

    出站口,大多数步伐匆匆的民众,以及年纪大一些的工作人员,都只麻木的看了一眼金雨停团队,就各自散去。而这些真正为了生活奔波的人,也和那帮粉丝团里的孩子,形成鲜明对比。

    金雨停站在出站口,在站内警员的保护下,随便签了几个名儿,就在团队的护送下,上了大越野车,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半个小时后,车队在松江某公寓门口停滞。金雨停坐在车内,雷厉风行的冲着助手说道:“给媒体打个招呼,这几天给我点空间。”

    “该打招呼的,都打招呼了。”助手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金雨停推门下车,快步走进了正门。

    过了一小会,公寓顶层的房间内,三公子从浴室里走出来,伸手拽开了房门,笑着冲金雨停说道:“感谢大美女来救场呗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儿安全吧?”金雨停谨慎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儿上面四层都是私人的,不是熟脸,混不进来的。”三公子伸手搂住金雨停的腰:“来来,进来……我们试个床戏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滚。”金雨停笑骂了一声。

    话音落,二人一同进屋,弯腰坐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金雨停从包里掏出一盒女士香烟,双腿交叠而坐,体态非常放松:“我的公关形象,其实不是很适合代言药企,你为什么不找些老人来呢?”

    三公子给金雨停倒了杯红酒,轻笑着回道:“因为这事儿老人干不了。”

    金雨停接过酒杯,妩媚的一笑:“怎么呢,这钱还非得我挣嘛?”

    “查尔克投行,你听过吧?”三公子坐在沙发上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当然听过啊。”金雨停轻点头应道:“他们不是欧盟区的巨头投行吗?”

    “就是他们这个公司要投我们的药企。”三公子轻声叙述道:“查尔克投行在奉北的首席执行官,叫杰姆斯.查尔克,他很喜欢你,也知道我和你有交情,所以我才来找你救场。”

    金雨停闻声皱起黛眉,吸着烟,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陪他几天,代言是你的,明年投资前五的电影,也是你的。”三公子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金雨停瞄了三公子一眼,仰脖直接干掉大半杯红酒,声音略显沙哑的回道:“……没有感情铺垫,直接来啊?”

    三公子眨巴眨巴眼睛:“委屈一点,就当帮我了?”

    “那我得炒这事儿。”金雨停很快调整好情绪,用极其明亮的美眸看向三公子:“这事儿不能光他自己舒服啊,他也得配合配合我。”

    三公子斟酌半晌,摇头回应道:“这事儿还真不能炒,他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婚外情不是更刺激?”金雨停愣了一下后,冷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“他那个身份刺激不起。”三公子看向金雨停,脸色有些冷峻的说道:“你不要有情绪。我说了,在这事儿上,我不会亏待你。”

    金雨停足足沉默了两三分钟后,才掐灭烟头,拎起自己的包包说道:“……我回去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三公子闻声起身,伸手要搂金雨停的脖子:“小雨,我也是……!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各取所需,你情我愿,没什么可说的。”金雨停让开三公子的手臂,俏脸挂着微笑说道:“……我先回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二人对视半晌,三公子还挺有风度的放下手臂,点头应道:“晚一点,我们吃个饭。”

    金雨停点头后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金雨停在浴室内洗完澡,俏脸挂着寒霜看了一眼室内的行李,突然毫无征兆的暴怒:“搞什么啊?!进屋这么长时间了,连TM行李都没给我收拾好?能不能干了,啊?!”

    助理立马从外面跑进来,尴尬的解释道:“我们刚才跟媒体沟通了一下,还没来得及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点破事儿,你沟通到天亮啊?”金雨停叉腰喝骂道:“我一天风里来雨里去的,赚钱养活你们有什么用?忙帮不上,行李都收拾不好。”

    助理没敢吭声。

    “滚,都滚!”金雨停纯粹人来疯的在屋内吼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下午。

    黑街警司内,付小豪扭头冲着丁国珍问道:“禹哥给你的艰巨任务,你完成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丁国珍吃着食堂内的包子,憨乎乎的回道:“完成个几把,她进了公寓,压根就不出来了,我蹲了一天,也啥都没拍到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你晚上还去啊?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,我真不想去了。”丁国珍看向付小豪哀求道:“不然你替我吧?今晚给我一个用飞J杯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他妈恶心。”付小豪崩溃:“你对着金雨停撸不香吗?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就替我一天吧!”

    “明天吧,明天我替你。”付小豪低头回应道:“今天还有事儿,我得开始拉着可可办手续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行吧,那我再坚持一天。”丁国珍点头。

    晚上七点多钟,公寓内。

    金雨停换好了精致的晚礼服,站在镜子面前,叹息一声说道:“在后门安排车吧,小岩假扮我先走,看有没有媒体跟着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助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待规划区,二龙岗附近。

    发哥拿着电话,躺在沙发上说道:“我让你打听安仔他们,你整到信儿了吗?”

    “打听了。”对方轻声回应道:“但我这边的兄弟,都说没看见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,这人还能消失了?”发哥伸手摸了摸头,轻声回道:“你帮我盯着点哈,有事儿你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通话,发哥坐在沙发上嘀咕道:“我说安仔咋愿意跟他跑呢,合着他手里有两百多万呐…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山上。

    吴天胤手里攥着枪,轻声冲众人说道:“都喝点酒,暖和暖和,咱们一会下去办事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