脱困,再无回头之路

押送车内。

    枪声一响,其余五名警员就全部转过了身,目光惊愕的看向了吴天胤。

    吴天胤身体使劲儿往左边靠,用已死那名警员的身体,挡住了自己半个身位:“CNM,把头都给我扭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踏马说啥?”右侧的警员不可置信的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非常突兀的两声枪响泛起,右侧的警员还没等完全反应过来,就被吴天胤眼珠子都不眨的崩死了。

    车内众人霎时间慌了,身体不自觉的向后靠去,全部将枪口对准了吴天胤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们转过去,你们听不见吗?啊?!”吴天胤突兀间吼道:“我一个必死的人,整死一个都算值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被他喊的脑瓜子嗡嗡直响,心里虚的不行。因为吴天胤手里有枪,并且已经果断打死了两人,看着完全已经不考虑任何后果了。

    “你敢跟我拼一下吗?敢不敢?!”吴天胤枪口指着副驾驶的警员,一字一顿的喝问道。

    警员一看见吴天胤冲着自己喊话,瞬间懵了,身体哆嗦着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“你不敢?不敢就把头转过去。”吴天胤作势就要开枪。

    警员吓的往后躲了一下,扯脖子吼道:“你开枪,我就打死你。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吴天胤隔着尸体,用胳膊肘别开车门锁,上半身瞬间就探出了车外,并且咬牙吼道:“他们狗JB的都不是。你看我开枪打他,有人敢还手吗?”

    “砸车,干他们。”

    室外,近一个半月积压出大量负面情绪的群众,抡着凶器,噼里啪啦的就冲着警车猛砸了起来。

    吴天胤退到车外,弯腰在左侧警员身体上摸了一下,直接拽下手铐钥匙,打开了铐子,扔在地上。

    人群中喊声鼎沸,上百人从后面推着前面的人,争抢着将手里的凶器,砸在押送车上。

    吴天胤脱困后不但没走,反而侧步走到押送车斜对面,猛然抬起胳膊,扣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……!”

    剩下的Z弹全部打完,被人群憋在副驾驶的警员,当场毙命。

    吴天胤非常清楚的记得,就是刚才这个人殴打打自己脑袋,让他低头,所以他要报复!在崩了这名警员后,直接扔了空枪,退到人群中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街上的游行人员,闹了不到二十分钟后,就被防暴队的人冲散,乌泱泱的向主干路四周跑去。

    吴天胤不慌不忙的走在人群中央,目光不停的扫视着。

    主干路冲南的方向,一组防爆队员,正在追着七八个领头闹事儿的游行人员,吴天胤稍稍犹豫半晌,低头就往那边靠拢过去。

    防爆队员追了三四十米后,突然鸣枪示警,但对方依旧在逃窜着。

    “亢亢……!”

    两声枪响泛起,有一名领头人员当场倒地。

    “靠近,靠近,摁住他。”

    领头的防爆队员,躲在街拐角的掩体摆手喊着。

    其余组员持枪,持盾向前靠近。

    吴天胤扭头看了一眼四周,伸手从满是凶器的地面捡起了一根实心儿铁棍,?从后面步伐稳健的走向了,那名负责指挥的防爆队员。

    “还手就开枪,上面刚刚下达了,可根据情况开枪的命令。”防爆队员全副武装的冲对讲吼着。

    吴天胤从后面靠近,冷峻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,猛然间抬起双手,一棍子就抡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泛起,猝不及防的防爆队员,当场被打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第二棍子紧随其后的抡下,打的对方钢盔竟然暴起一阵火星子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吴天胤冷静无比的一脚踩在对方胳膊上,冲起脑袋再次猛砸了三四下,造成对方短暂晕厥后,才淡定的捡起了对方的警用配枪,以及他腰上挂着的两个备用D夹。

    M系,400-4,全自动B枪。

    脱困后,没有慌张的马上逃走,而是选择趁着混乱去抢枪,这就是吴天胤羁押了十二年的思维。

    他想活,第一选择就是往待规划区外面跑。可他没有关系,没有钱,那怎么办?只能冲关。

    可冲关靠两个拳头吗?这肯定不行,所以他要搞枪。

    吴天胤拿了M系的自D步后,一头就扎进了主干路侧面的胡同,冷静无比的快步走着。他太熟悉这边的路段了,因为每次送徐薇,都会路过这里。所以他在胡同内只转了两圈,就彻底离开了混乱的冲突地段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政厅内。

    松江市一把手,坐在椅子上,十分愤怒的骂道:“这个老徐为了往上再走一步,是事事急。之前我就说过,税率调整必须因地域而定,我们跟奉北的经济条件,民生环境完全不同。你非要跟着首府的税率走,那是一定要出大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秘书沉吟半晌说道:“他搞的增收税,可现在首当其冲受到责问的却是您。毕竟松江发生如此大规模的游行活动,您这一把手肯定会被追责的。”

    “通知警署,大规模抓捕领头闹事儿人员,一个星期内,我希望看到游行事件平息。”一把手皱眉说道:“民众不被扇呼,是搞不出这么大动静的,肯定是背后有人想搞老徐。但即使这样,我们也不能任由事态继续发展下去,务必要扼制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马上联系警署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你马上通知老徐,让他组织开会,尽快拿出关于税率调整的合理方案。”市长不容置疑的说道:“我是要走了,可不想被人骂着娘走,他必须给我解决这个事儿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八点多种。

    堂哥吴天明家旁边的胡同内,吴天胤背着脏兮兮的双肩包,目光谨慎的看了一眼四周,才火速爬到墙头,往堂哥家院里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院内一片漆黑,主房和侧方的灯全部是关着的。

    吴天胤心里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,缓缓下了墙,快步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间十点多钟。

    一名妇女步伐匆匆的走进胡同,手里还拿着一部电话。

    “别动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从阴暗处走出来,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妇女猛然扭头,看见吴天胤后一愣。

    “嫂子,家里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?”吴天胤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杀警员了吗?你知不知道,你继父带着警员来家里,把你堂哥抓走了。”堂嫂瞬间带着哭腔质问道:“你把他坑惨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