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山

平房内。

    发哥眯眼看着安仔问道:“你真要跟我摔盆?!”

    安仔冷脸看着他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发哥伸手指着安仔,满脸失望的说道:“你真是个养不熟的白羊狼。呵呵,行,你们留下七万块钱,滚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三台破旧的越野车,速度极快的向北开去。

    车内。

    吴天胤有些愧疚的冲安仔说道:“我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你来,我也想跟他掰了。”安仔丝毫不在意的说道:“他老压着我,我待着也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沉默许久后,伸手拍着安仔的大腿说道:“不过离开也好,跟他们干没前途。”

    安仔闻声愣住。

    “停车吧。”吴天胤突然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司机一怔,回头问道:“胤哥,你说啥?”

    “把车靠边停,我们上山。”吴天胤回头看了一眼来时路,声音沙哑的说道:“啥都别拿了,就拿衣服,吃的,还有枪。”

    安仔愣了一下,立马就琢磨过来吴天胤的意思,随即摇头说道:“哥,你放心,发哥这个人我了解,他就能欺负欺负那些趴在地上不敢动的,真要拼一下,他没那个魄力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摇头:“人一旦红眼了,就失去理智了。他们肯定是打听出来,我在松江抢了多少钱。他们觉得我包里有一二百万呢,呵呵,这足够他追一追的了。”

    安仔一听这话,面色也有些不安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车不要了,听我的,咱们直接上山。”吴天胤低声说道:“这个王八蛋,很可能找关系在前面劫咱们。”

    安仔斟酌半晌,立马摆手喊道:“听大哥的,停车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司机一脚刹车将车停在了道路边上。

    不到两分钟后,吴天胤和安仔领着将近十个兄弟,将车内的厚衣物,还有整整一后备箱子的响儿和食物,全部拿上,迈步就往山上跑。

    众人往山上爬了不到五分钟,就听到山脚下传来了清晰的汽车马达声,还有人的呼喊声。

    吴天胤站在枯树旁边,低头往下扫了一眼,见路面上大灯通亮,且有人影闪动后,立马就冲着安仔说道:“怎么样?咱要晚走这几分钟,现在人财两空了。”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”安仔恶狠狠的看着山下骂道:“这仇得报啊!”

    “啪,啪!”

    吴天胤拍着安仔的肩膀,声音沙哑的说道:“我在监狱里待了十二年,去过四个监区,见过上万名重刑犯,所以一个人心里要有邪念,我看一眼他的眼睛,就差不多能猜出来他要干啥。小安,你信不信,我兜里即使没有钱,你这发哥也得想办法给我撵走。”

    安仔愣住。

    “他是不会让你养太多人的,更不会留太多跟你过命的兄弟。”吴天胤轻声说道:“……缓几天吧,咱找个落脚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安仔沉默半晌,突然抬头:“哥,以后我们就跟你干了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拍了拍安仔的肩膀,只重重的点了点头,却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早晨。

    秦禹披着军大衣,站在自己房门前猛敲:“姐姐,你快开一下门啊,我拿东西。”

    过了足足四五分钟后,可可才披头散发的推开门,穿着粉色睡衣喝问道:“你干毛啊,大早上鬼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要拿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拿什么?”

    “裤衩,我好几天没换裤衩了。”秦禹直接挤进屋内,脑袋瞬间顶飞了门口衣服架上挂着的一排罩罩:“我靠……你把……这破玩应挂这儿干啥?”

    可可崩溃,涨红着脸吼道:“我让你进来了嘛?!”

    “大姐,我不进来你给我拿啊?”秦禹急匆匆的走到柜子旁边,扭头见桌上摆着一个黑色棒棒在冲着电,顿时目光惊讶的问道:“……我艹,夜用的啊?”

    “你傻B啊,那是烫头发的。”可可披着衣服,没好气的骂道:“别可哪儿看了,拿完快滚。”

    秦禹从自己的小包里拽出一条绣福字的裤衩,还有一件工服衬衫说道:“剩下的我晚上过来拿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滚吧。”可可打着哈欠让开了身位。

    秦禹急匆匆的走到门口,扭头看着可可说道:“不许乱动我东西昂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出去啊?!!”可可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秦禹快步离开,返回自己的临时客房,换了裤衩和干净的衬衣。

    可可被秦禹折腾的没了睡意,只躺在床上赖了一会,就开始洗漱。

    大约二十分钟后,秦禹刚准备催小豪去买点早餐,就见到正门口有一辆汽车停滞。

    “哎呦,迪哥来了。”付小豪见到吴迪后,立马迎了出去。

    吴迪笑着冲他点了点头,只自己一人迈步进了大院。

    “你咋过来了呢?”秦禹愣了一下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供货商来了,你连面都不让我见。咋地,还怕我撬你行啊?”吴迪背手冲着秦禹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有,昨天他们到的太晚了。”秦禹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人家来了,我不见一下,好像不太礼貌似的。”吴迪轻声说道:“中午我安排一下,大家坐下来吃个饭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中午不行,老冯找我有事儿要说。”秦禹沉吟一下后,轻声回道:“要不然,你单独请他们吃个饭吧,我让朱伟作陪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吴迪一笑,伸手指着秦禹说道:“你这小子真鸡贼,试我呢,是不?”

    “没有,真没有。”秦禹假惺惺的回道:“老冯今天真找我有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等你晚上没事儿了再聚吧。”吴迪背手回道:“我来找你正好有事儿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“巧了,咱的供货商昨天晚上到了,”吴迪趴在秦禹耳边,声音很小的说道:“老三那边也把他的投资商请来了……也是昨晚到的松江。”

    秦禹愣住。

    “他们那边进展的也很顺利,谈的比我预想的快。”吴迪继续低声说道:“我想了招,可以拖一拖他们的节奏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。

    秦禹房间的门被推开,紧跟着一股热气喷薄而出,可可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,俏脸和勃颈的白嫩肌肤在阳光下被晃的宛若透明一般。她双手端着热水盆,双眼灵动,俏皮可爱的叨叨着:“妈呀,冻死人啦!秦禹,这水倒在哪里啊?”

    吴迪回头看了一眼可可,瞬间怔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