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望后的另一扇门

次日一早,八点半。

    吴天胤时隔十二年多,再次签下了拘捕通知书,随即被戴上手铐,押解出了开元区警司。

    室外,天空阴暗,又飘起了小雪,吴天胤站在台阶上,扭头扫向四周,却只看见堂哥站在路边,正在跟警员沟通着,想给他带点生活用品,在监狱里用。

    “哥,回去吧。”吴天胤笑着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堂哥抬头,看见吴天胤一愣后回道:“不是你干的,咱跟他们打官司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脸上挂着淤青,眼圈通红的笑着,只点了点头,就匆忙钻进了押送车内。

    数秒后,警笛声音响起,专用押送车载着四个警员,就奔着特一监的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吴天胤坐在车内,目光呆滞,内心充满了绝望。他非常清楚,只要徐薇已经跑了,短时间内抓不到,那他一定脱不了罪,也说不清了。

    车内,副驾驶上的警员回头看了吴天胤一眼,立马出声呵斥道:“低头,别可哪儿看!”

    吴天胤没有搭理他,心里也没有任何想反抗的想法,只愣愣的坐着。

    “我踏马让你低头,你没听见啊?你抬头想干什么,想跑啊?!”警员回过身,动作粗暴的按了一下吴天胤的脑袋。

    吴天胤被摁的低下了头,依旧没有回话。他脑中回忆着自己之前在监狱待的那十二年光景,整个人莫名散发着一股死气,就跟躺在棺材里的尸体一样,让任何人看了都不舒服。

    车内,几个警员闲着没事儿扯起了闲谝,聊起了关于小虎的各种八卦。

    很快,车辆穿过小街道,进入了区议会所在的主干路。

    “卧槽,这么多人?!”司机突然减速,目光惊愕的看着前方道路骂了一声。

    众人闻声纷纷抬头,顺着风挡玻璃看见,前方街道上有着大量民众在游行。

    “这帮人又他妈闹事儿。”副驾驶的警员骂了一声后,扭头冲司机催促道:“你按按喇叭,从道边走。”

    司机犹豫了一下回道:“妈的,这得有上千人,我看不行绕道走吧?”

    “别的地方也一样。”后面摁着吴天胤肩膀的警员说道:“刚才我就听对讲机里喊,左侧汾阳路也有游行的,你根本绕不开。”

    司机稍稍停顿了一下,一边按着喇叭,一边骂道:“这市里倒是想个办法啊,不然事儿越闹越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操心,明天让你去当副市长吧,你管这事儿。”副驾驶的警员嘲讽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呵,艹,我要管说不定还真能管好呢。”司机撇嘴一笑,再次按了喇叭。

    前面,被汽车喇叭催促的民众,都回过了头,其中有一人高声喊道:“催鸡毛啊!没看见前面也有人啊,我怎么让?”

    司机闻声降下车窗,皱眉回了一句:“你给我个缝,我过去。这执行公务呢,看不见呐?”

    “你执行公务跟我有啥关系?前面有人,我能怎么办?牛B你就把他们全压死。”胳膊上系着白布条的游行群众语气也挺横。

    “行行,你们是大爷,我惹不起。”司机也不敢跟这么多民众发生冲突,所以只能放缓速度,跟在人群后面往前走。

    大约五分钟后,押送车行驶到岔路口,司机一看前面的路还没通,就立马向右侧抡动方向盘,准备驶入小道,抄个近路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声极为沉闷的声响泛起。

    “我艹!”

    副驾驶的警员被吓的打了个激灵,本能摸向腰间,坐直身体喊道:“前面开枪了?”

    “亢亢亢……!”

    又是几声枪响泛起,紧跟着车内众人就见到大量游行群众在街上不规则的跑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防爆大队的车开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妈的,跟他们干。”

    “子D就往自己人身上打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前面开枪了吗?打到人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几乎一瞬间,岔路口附近的游行群众,全部爆发出了喊声,喝问声。

    “妈的,快走,快走,别在这儿待着。”警员掏出配枪,表情也有些慌乱的喊道:“把车往旁边拽,卡在人群里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枪声再次不停歇的响起,游行群众中间有人拿着武器,竟然冲刚刚聚拢的防爆大队搂了火。

    这一干,绝大部分的游行人员也被点燃了。有人戴着口罩,拿着一米多长的铁棍,木棍,就四处打砸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押送车迅速驶入岔路口,刚往前开了不到一百米,街对面再次跑过来上百人。其中领头人员,全部戴着口罩,鸭舌帽,穿着厚厚的军大衣,手持各种五花八门的武器,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车内警员头皮发麻,副驾驶的警员立即吩咐道:“靠边,靠边停车,别动,千万别动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警员又来抓人了,干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这帮狗,没一个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几个领头的游行人员,一见到警用押送车瞬间就疯了。他们仗着自己这边人多,扬起手中的武器,突然就冲面包车打砸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别动,别动,我们是负责押送罪犯的人员,不是抓人的,你们靠后。”副驾驶的警员立马坐在车内支起了枪。

    车辆中排座椅上,一脸死气的吴天胤,双眼之中突然恢复了神采。他慢慢抬起头,目光阴冷的盯在了左侧的警员身上,而后者也掏出了枪,正在冲着车外的游行群众喊话。

    上帝无数次给吴天胤关上了往前行的大门,却在最后时刻,给他又开了一条,不知道通往何处的人生小路……

    副驾驶内,警员满头是汗的吼着:“往后退,不然我开枪了。”

    这帮游行人员手里没枪,虽然死死的围住了面包车,可一时间却不敢冲上来,只拎着武器与车内这几个人对峙着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吴天胤猛然抬头,一肘击直接砸在了左侧警员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警员猝不及防,身体侧翻着撞在了车门上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吴天胤猛然低头,?用戴着铐子的双手,一把抢过警员手里的枪,歇斯底里的吼道:“我路过的都抓我,不反抗没法活了!”

    话音落,吴天胤双手别扭的攥着枪,目光猩红的对准了警员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数声枪响泛起,车内鲜血迸溅,吴天胤人生的下半场就从这儿开始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