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山恶水,住着恶的人

安仔的房间内。

    吴天胤从卫生间走出来后,就一头扎在了床上,盖上被子,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室外。

    冬冬领着一个贼眉鼠眼的青年,穿着军大衣,正在低声交谈。

    “冬哥,能行吗?”青年缩着脖子,猛吸着烟说道:“就他俩穿的那穷酸样,根本也不像有银子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个屁,那个公司被抢了两百多万。”冬冬低声回道:“保险柜都被干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艹,有那么多吗?”青年目光惊愕。

    “那俩人身上都背着包,而且不让别人碰。”冬冬心很细的冲青年叙述道:“我带他们回房间的时候,他俩还是一个一个洗的澡,钱肯定在身上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刚才吃饭的时候,你咋不进屋看看呢?”青年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瞎啊,他俩吃饭的时候,把包拿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,我没注意。”青年扭头扫了一眼四周,凑到冬冬身边问道:“哎,钱要拿了,咱咋跟安仔解释啊?”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这地方这么乱,谁知道他钱让谁偷去了?”冬冬斜眼回道:“问你,你承认啊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也是。”青年龇牙点头:“刚才在桌上,咱没少灌他们酒,再等一会,估计俩人就睡死了。”

    二人躲在平房旁边,轻声哔哔了好半天,才往窗口方向靠了靠。

    “现在进去啊?”青年问。

    “不慌,等他们睡死的。”冬冬摆手:“不然被撞上了,不太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,冻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忍一会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二人又在外面转悠了半个小时后,冬冬才感觉时候差不多了,随即从怀里拽出匕首,回头催促道:“走了,把你的活儿都用上。”

    青年以前就是专门在松江干溜门盗锁的扒活的,后来是因为盗窃杀人,才跑到区外的,所以他贼胆很大,下手也稳,凑到门口用匕首捅咕了几下,就把门捅开了。

    俩人抹黑进入室内,很快越过小厅,就进了卧室。

    此刻,屋内鼾声此起彼,小寻竟然睡出了火车汽笛鸣叫的声音,那听着睡眠质量真是好的不行。

    冬冬扭头扫了一眼四周,迈步来到吴天胤身边,伸手轻扒拉了一下他的右脚:“胤哥,胤哥,睡了吗?”

    吴天胤裹在被子里,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冬冬右手攥着小坎刀,双眼死死盯着吴天胤的脖子,连续轻叫了两三声,后者也没有醒来。

    “找,找!”冬冬放下心来,声音极低的冲着同伴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青年扫了一眼室内,猫腰就翻找了起来。

    也就七八秒的功夫,青年在椅子下面,找到了一个背包,随即低头打开拉链,才发现里面装着的都是臭烘烘的衣物。

    青年在包里翻了两下,见里面没钱后,立马就又将包放下,向窗口方向摸去。

    脚步摩擦的声音在室内轻微响起,青年来到床头柜附近,摸到了第二个包,随即打开一看,里面有三摞现金。

    “刷,刷!”

    青年此刻虽然跟小寻的距离不到半米,但依旧胆儿很大的冲着冬冬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后者猫腰凑过去,低声问道:“拿到了?”

    “三万,有三万勒!”青年很高兴的说道:“溜了,溜了,嘿嘿!”

    “溜尼玛!”冬冬楞了一下,低声喝骂道:“不止这点钱,肯定还有!”

    “……三万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,三万都不够孝敬发哥的,在找找!”冬冬伸手指着柜子,趴在青年耳边说道:“你去柜子那边。”

    青年闻声将钱塞进怀兜里,随即立马冲着柜子方向摸去。

    冬冬原路返回到吴天胤身边,侧头看了一眼他床下的位置,立马弯腰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哗啦。”

    冬冬来到吴天胤的身右侧,蹲下身就掀开了床铺下面的帘子,想看看里面有没有藏东西。

    黑暗中,一双眼睛睁开,侧耳听着旁边的动静。

    “哗啦,哗啦!”

    冬冬将床下的两个杂物箱扒拉开,一眼就看到里面摆放着团成一团的外套,而且里面很鼓。

    冬冬大喜过望,舔着嘴唇就要伸手。

    “扑棱!”

    床铺上泛起声响,吴天胤猛然坐起,左手伸出一把摁住了冬冬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我艹!”

    冬冬吓了一跳,猛然抬头。

    柜子旁,青年也转过了身,目光惊愕的看向了吴天胤。

    “兄弟,拿错东西了吧?”吴天胤满身酒气还未消散,眼珠子通红的冲冬冬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冬冬蹲在床铺旁边,目光直愣愣的看着吴天胤,舔了舔嘴唇。

    “伙食费我都给你留了,你也给我留点啊。”吴天胤声音很轻的说道:“包里你拿走,我就当你没来过。明天一早,我跟安仔打声招呼,带着我这个兄弟就走了,你看行不?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冬冬咧嘴一笑,余光不自觉的看向床下的那一团衣服,右手紧握着坎刀。

    “行不行?”吴天胤又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没有安仔,这钱你在二龙岗存不住。”冬冬低声说道:“三万少了点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看着对方沉默。

    冬冬缓缓抬起右臂,用刀背拍了拍吴天胤胳膊:“你抬手,咱们分分!”

    吴天胤嘴角抽动了一下,俯视着对方松开了手掌。

    冬冬盯着吴天胤,再次曲腿,将左手伸进床铺下面,就要抓那团衣服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这钱咋来的吗?”吴天胤突然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冬冬右手持刀回应,但左手的动作可没停。

    “你TM还是没认识我!”吴天胤冷冷的回了一句后,右手突然在被窝里一挑,随即自己身上的被子飞起一半,蒙下了床铺。

    “哎呀!”

    冬冬瞬间被被子蒙住了脑袋,动作慌乱的拿刀向前一砍。

    吴天胤侧身躲过,身上的衣服竟一点没脱的跳下床,骑在冬冬的脑袋上,瞬间挥动了右臂。

    “噗嗤,噗嗤,噗嗤!”

    极其果断的三刀,全部扎在了冬冬的脖子上,鲜血一瞬间就喷满了墙壁。

    “艹!”

    青年拽出匕首,迈步就要上前。

    吴天胤左手捡起冬冬的坎刀,下手极为狠辣的奔着对方的脖子就砍了下去。

    青年一躲,刀刃噗嗤一声就砍在了他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“艹!”

    青年一看干不过,立马掉头就跑。

    室内。

    “噗呲呲,噗呲呲……!”

    小寻的鼾声依旧澎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