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抢

吴天胤右手拿着匕首,左手拎着坎刀,两步就追出了卧房。但那个惯偷身体灵巧,跑的也快,几步就冲出了平房,张嘴就喊:“来人呐,杀人了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冲出房间后,抬头见青年已经离自己有一段距离后,非常果断的就返回了卧室。

    “小寻,小寻,起来了,别睡了。”吴天胤从床下拿出钱,直接塞到了两个包里,不停的喊着:“醒醒,艹,别睡了。”

    “泚……噗……!”

    小寻在吃饭的时候被灌了将近一斤的白酒,已经完全过量了,睡的跟死猪一样,咋叫都不醒。

    吴天胤把钱装好后,真是气急眼了,两步窜到小寻身边,抬起胳膊就抡了下去:“你TM是小火车啊,都啥时候还在这儿鸣笛?!”

    “啪啪!”

    两个大嘴巴子抡下去,小寻扑棱一下坐了起来,眼珠子通红的骂道:“啥JB玩应,在我耳边嗡嗡作响?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吴天胤一看他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,上去就又是一个嘴巴子:“疼不疼?”

    小寻懵了两三秒:“哥,你打我干啥啊?”

    “赶紧起来。”吴天胤瞪着眼珠子吼道:“财漏了,对面要抢。”

    小寻听到这话,瞬间酒醒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“枪,拿枪。”吴天胤掏出S机,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小寻闻声从床上窜起,伸手就在衣服下面拽出了一把S枪。而当初在松江作案时那把长的自D步,早在二人上了安仔的汽车时,就交出去了。因为这边是人家的地面,你拎着枪来,多少有点不礼貌。

    小寻低头撸动了一下枪栓,连衣服都没穿,赤脚站在地上喊道:“哥,咋干?”

    “别吵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拿着手机,额头急的冒出了汗水。

    “喂?!哥……怎么了?”安仔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赶紧来后院,出事儿了。”吴天胤急迫的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啥啊,怎么了?”

    二人正在对话间,屋外就传来了一阵激烈的脚步声,紧跟着发哥的声音响起:“我请你吃饭,你杀我兄弟,这啥意思啊?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话音落,平房门被踹开,一阵冷风吹进屋内。

    小寻立马持枪站在吴天胤身边,但还没等说话,就扭头看见了冬冬的尸体,随即目光惊愕的愣住。

    “带着你的人来后院。”吴天胤冲着电话喊了一声后,立马就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发哥穿着睡衣,领着七八个人冲进来,拎了两把长枪。

    “发哥,就是他弄的。”惯偷青年指着吴天胤喊了一句:“下手贼狠,几刀就给冬冬毙了。”

    发哥冷眼扫了一眼吴天胤,扭头就看向了冬冬的尸体。

    吴天胤瞧着他,也没有率先说话。

    发哥伸手挠了挠鼻子,抬头看向吴天胤:“是我兄弟没招待好你,还是我没招待好你啊?”

    “他进来摸钱,我给了三万,他不干,还要弄我。”吴天胤面无表情的回道:“那打起来,我就给他捅了呗。”

    发哥闻声看向惯偷:“你俩进来是摸钱啊?!”

    “啥摸钱啊?!”惯偷棱着眼珠子回道:“这屋里晚上挺凉的,我和冬冬路过,怕他们冻着,寻思过来问问他们要不要再加床被褥。谁知道,他睁眼睛就捅人。”

    发哥闻声坐在床上,眯眼看着吴天胤问道:“你咋解释?”

    “那就看你信谁的了。”吴天胤冷静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就吃一顿饭,你说我信谁?”发哥翘着二郎腿,指着冬冬的尸体说道:“跟我八年了,两刀就让你干死了,你真是一点面儿不给我啊!手上没安刹车就来了,是吗?”

    吴天胤皱眉回道:“他要先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让我问死人,谁对谁错啊?”发哥冷冷的问道。

    吴天胤站在黑暗之中,声音沙哑的回道:“发哥,这事儿换个解法,行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解?”

    “人死了,那就钱说话吧。”吴天胤指着地上的包说道:“那里有三万,我再加两万,你安排安排冬冬家里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艹!”

    发哥拍腿一笑,缓缓站起身回道:“你真是当我们二龙岗的人,都没见过钱,是吗?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个数?”

    “五十万。”发哥竖起五根手指,话语简洁的回道:“交完钱,我还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五十万。”吴天胤毫不犹豫的拒绝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发哥身边的一个壮汉,直接撸动枪栓,枪口冲上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枪响。

    壮汉盯着吴天胤说道:“没有钱,就偿命。”

    “吃我啊?呵呵!”吴天胤一把抢过小寻手里的枪:“就五万,多一分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硬?!”

    发哥瞄了吴天胤一眼,直接转身:“那你们看着办吧。”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七八个人,闻声就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都他妈给我滚开,别让我翻脸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安仔愤怒的吼声响起,横冲直撞的在门口推开两三个人后,才带着自己的六七个兄弟冲进了室内。

    发哥皱眉看了对方一眼,没有主动说话。

    安仔扫了一眼屋内的情况,皱眉看着吴天胤问道:“咋回事儿,哥?”

    “他进屋摸钱,被我捅死了。”吴天胤指着发哥回道:“你这大哥管我要五十万,赔冬冬一条命。呵呵,这么多,我也拿不出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没摸钱,”惯偷皱眉吼道:“我们是进屋给他加被子。”

    安仔犹豫了一下,扭头看着吴天胤问道:“哥,你再加点?”

    吴天胤犹豫了一下,张嘴回应道:“我再加两万,最多了。”

    安仔闻声看向发哥,话语简短的说道:“发哥,胤哥赔七万,我自己再给你加三万,俩月之内肯定给你,然后咱这事儿就了了,你看行不行?”

    发哥皱眉看向安仔:“你是不是分不清里外拐了?你跟谁吃饭,自己心里没数啊?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胤哥是我亲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你亲兄弟就能杀人啊?”发哥瞪着眼珠子吼道。

    “杀都杀了,那你还想咋地?!”安仔挡在吴天胤身前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要么拿五十万,要么让他偿命。”发哥指着吴天胤吼道。

    安仔舔了舔嘴唇,目光猩红的看着发哥,沉默数秒后,话语干脆的回道:“今天你敢动他,我就跟你翻脸。”

    发哥愣住。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上哪儿我都是挣钱,你非要黑胤哥兜里这点银子,那咱就摔盆散散伙吧。”安仔无比果断的表明了立场。

    “去NM的,你真以为你行了,是吗?”

    “别动。”

    发哥的兄弟持枪就围上了安仔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安仔突然冲棚顶开了一枪,一字一顿的吼道:“我单起一摊,屋里有没有跟我走的?!”

    “别动。”

    “退后。”

    安仔身旁的两个兄弟,右手攥着两发雷,抬起胳膊全部顶在了发哥的胸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