争吵

胡同内。

    徐洋皱眉看着嘘嘘:“什么叫不想干了?我是在告诉你,怎么干效果才能更理想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现在就告诉你,如果你不在这儿干,后果是啥。”蔡徐徐声音略显激动的回应道:“现在他们那边,就一个负责接人的司机露面了,但你觉得,接他的人会这么少吗?大哥,他是要在待规划区跑路的,安全性绝对在老丁的考虑范围之内,明白吗?”

    徐洋沉默。

    “咱都不往多了说,如果接他的人,只在两车往上,那你觉得我们这些人,就能稳吃了他吗?”蔡徐徐有些焦躁的看着众人喝问道:“一下打不死,怎么办?一旦让他跑了怎么办?如果他跑了之后,知道费宽死在我手里,那会不会报复?如果他要报复,把公司黑幕捅出去,总公司和吴迪遭受危机,我们要承担多大责任?”

    “你怕老丁知道费宽死在你手里,从而报复,那你为什么还要做呢?”徐洋冷静的反驳道:“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,现在要拿命填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你现在说这些还有用吗?”蔡徐徐瞪着眼珠子回道:“那是上个回合的事儿了,大哥!我已经承认错误了,不是吗?”

    徐洋无言。

    “我是绝对不会容忍老丁逃跑的,不然我负不起这个责任,你明白吗?”蔡徐徐坚定无比的说道:“就在这儿干,不等他找的人来接,打完就走。”

    徐洋抬头看着对方:“我不同意在这儿干,但你要非要动,也要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奉北,我们要么不动手,要动手就得把事儿办好,还要想自己怎么才能一点问题没有的脱身。”徐洋轻声说道:“我们等一下,你让我安排一些兄弟……。”

    蔡徐徐听到这话,心里极为抵触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回道:“你咋就听不懂呢?!我们现在是等不起的。我跟没跟你说,老丁肯定还安排了其他人接自己?你再等十分钟,可能人家的人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徐洋闻声无言。

    “刚才在关口附近,他们一直步行,那就是个绝好的机会。我们两台车别过去,坐在车里乱崩一通,都能打死他。”蔡徐徐叉腰埋怨道:“可你们非得不干啊,非得要等啊!现在离联防都他妈十万八千里了,还不敢动手,还要等?大哥,你再等,天都要亮了。”

    “嘘嘘,你听我说一句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老二,我这人最JB讲理。”蔡徐徐扭头看向马老二说道:“奉北出事儿,跟我有着很大关系,是我的一个失误,造成了大家的损失。所以,你们跟着我擦屁股,心里不爽,那我能理解……不想承担责任,也更是情理之中。但我必须要说的是,这个坑已经挖了,那我就必须不计代价的把它平上,不然我没办法跟总公司交代。”

    马老二闻声沉默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干,我干。”蔡徐徐轻声吩咐道:“子叔,你拉着他们,先走一步,我们办完就追上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蔡徐徐低头戴上高质量的呢绒头套,转身招呼道:“留一台车在路边,其他人跟我进。”

    说完,蔡徐徐迈步就走。

    “你等会。”马老二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走。”蔡徐徐头都没回的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这个B怎么这么倔。”马老二叹息一声,扭头看着徐洋问道:“咱们咋弄?”

    “让他去办,”徐洋面无表情的回道:“我们离这儿远点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行吧?”马老二有些犹豫:“他毕竟是老韩那边的人,一旦出点啥事儿,咱连帮忙都没帮就跑了,回去也没办法交代啊。”

    徐洋沉默。

    “这样,我带俩人跟他一下。”马老二斟酌半晌回道:“你领着两台车停远点,我们完事儿马上过来。”

    徐洋叉腰犹豫了一下,叹息一声:“这踏马不是一个系统里出来的,办事儿就是不合手。算了,就按你说的办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马老二点头后,立马指着身边的两个兄弟说道:“你俩跟我过去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徐洋冲着旁边的司机招呼道:“你俩把车分开停,道路前面一个,后面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妥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司机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分钟后,食宿店门口右侧。

    蔡徐徐低头撸动枪栓,刚要迈步往前走,就听到马老二在后面喊道:“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蔡徐徐闻声回过了头,看着马老二一笑:“还是你他妈的够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没用的了。”马老二皱眉回应道:“进吧。”

    蔡徐徐舔了舔嘴唇,伸手推开了食宿店的大门,摆手喊道:“往里进。”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众人一股脑的冲进了院内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蔡徐徐冲天崩了一枪,迈步上前抓住院内的服务小弟脖领子,低头喝问道:“刚才来的那五个人呢?穿军大衣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边……。”服务小弟目光惊愕的指了一下左侧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别动昂,动一下我崩死你。”蔡徐徐将对方推开,转身就奔着左侧杀去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马老二怕对方听到枪声,在屋里拿武器,所以第一时间抬脚踹开了对方的房门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……!”

    蔡徐徐下手极黑,极狠的冲过来,冲着屋内连开六枪,眨眼就干躺下了两个人。

    屋内,老丁躲在墙角,拔出枪,目光通红的就冲房间外面乱射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公路上。

    徐洋听到枪声响起后,立马就冲刘子叔招呼道:“把车往远了开。”

    刘子叔听到这话,瞬间愣住:“他们搂火了,我们不过去接一下吗?老二还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“听我的,往远一点的地方开。”徐洋坚持着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刘子叔觉得徐洋有点太过谨慎和胆小,眉头紧皱的回道:“那老二呢,咋上车?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开,你就开。快点的!”徐洋急了,脸色煞白的催促道。

    刘子叔犹豫了一下,最终还是听了徐洋的话,直接将车顺着胡同深处开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院内。

    枪声澎湃响起,蔡徐徐等人眼瞅着就要杀进屋内。

    “吱嘎,吱嘎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院外突然响起了数声急促的刹车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