锁定目标

12点十分左右,奉北南出关口外侧,蔡徐徐坐在车内,低头看了一眼手表说道:“估计老丁会准时出关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马老二点头。

    “只要他出来,咱们就干。”蔡徐徐扭头说着计划:“打完之后,咱们就不进区了,直接从待规划区回松江。”

    “等看看情况再说,”马老二轻声回应道:“先不要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蔡徐徐瞧了马老二一眼,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出关口外,有很多货场和做生意的门面店,所以也形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生活区域。而徐洋带着刘子叔等人,则是将车停在了这边的胡同内,正好能看见关口内的情况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两台车在区外蹲了大概能有半个小时左右,刘子叔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叔哥,我拿照片对照了一下,老丁露头了。”关内负责盯梢的兄弟,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他们总共四个人,已经进关了,我也马上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,你出来直接上车。”刘子叔挂断电话,扭头看向徐洋说道:“老丁露头了。”

    徐洋闻声拿起对讲机,轻声呼唤道:“老二。”

    “哎,我听着呢。”马老二回应。

    “注意一下门口,老丁可能快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收到。”马老二回了一句后,立马低头戴上绒线帽,伸手推开车门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大约五分钟后。

    四名拎着行李包,身着朴素军大衣的男子,步伐极快的从关口内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丁总,我们是在这儿等着,还是往前走走?”走在后面的一名壮汉,低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老丁斟酌半晌,伸手拽了拽脸上的口罩,回头应道:“先往前走一段,再让他们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壮汉点头。

    不远处,马老二扫了一眼四人后,立马拽开车门问道:“你扫一眼,看他是不是老丁。”

    蔡徐徐只抬头粗略扫了一眼对方,就立马点头回道:“是他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远,你看清楚了吗?”马老二又问。

    “他走路的姿势,别人模仿不了。”蔡徐徐言之凿凿的回应道:“就是他。”

    马老二闻声上车,低头拿起对讲机喊道:“大洋,他们好像要步行,我先把车开走,在前面堵着,你保持距离跟在后面。”

    “收到。”徐洋点头回应。

    “走,开车,先往前。”马老二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司机闻声启动越野车,速度极快的窜上主干路,就迎着月色向待规划区深处开去。

    车内。

    蔡徐徐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方向,声音低沉的说道:“老二,他们一会上来,咱们就动手。”

    马老二缓缓将枪拔出来,扭头看着道路上不停穿梭的车辆,心中莫名有些不安:“今天路上车有点多,我们别着急,等他们走远点再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在哪儿干,能一个人都没有?”坐在旁边的蔡徐徐马仔,皱眉回应道:“早干完,早利索,磨叽啥呢?”

    马老二冷眼看了一眼对方:“你踏马给我闭嘴。我干的活儿比你吃的饭都多,有你插话的份吗?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蔡徐徐回头一巴掌拍在自己兄弟的脑袋上:“谁让你说话,怎么没大没小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二哥。”马仔立马道歉。

    马老二懒得跟对方计较,扭头看向窗外继续说道:“嘘嘘,这儿离联防很近,我们开枪好开,但走不一定好走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蔡徐徐斟酌半晌,也妥协着回应道:“也是,那就再等他们走远点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老丁等四人捋着主干路走了大概不到两公里后,时间就来到了一点钟左右。

    四人站在待规划区外的指示牌下面,低头抽了根烟的功夫,一台越野车就缓缓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滴滴!”

    车内的司机没有下来,只按了一下喇叭。

    老丁扔掉烟头,立马迎过去,拽开了副驾驶的车门:“小宇的兄弟?”

    “是,上车吧。”司机点头。

    “来来,快上车。”老丁回头立马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三个马仔闻声上了汽车,司机才重新挂上档位,一边向前方开着,一边轻声说道:“往前走六七公里有个生活区,我们在那儿的食宿店等接你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老丁客气的掏出烟盒:“兄弟,抽烟。”

    “哎。”司机接过烟卷,叼在了嘴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待规划区的路比较难走,积雪很厚,车辙印更是像蜈蚣一样趴在路面上。所以越野车开了一个小时左右,才抵达七八公里外的生活区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儿吗?”老丁坐在副驾驶上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对,就这个食宿店。我们在那儿等一会,他们很快就来了。”司机点头后,就把车开进了左侧的岔路,缓缓停在了食宿店的门口。

    很快,一行五人推门下车,步伐匆匆的进了食宿店的大门。

    再过五分钟。

    道路斜对面的右侧岔路口内,一台越野车缓缓停滞,随即马老二和蔡徐徐等人走了下来,与胡同内的徐洋,刘子叔汇合。

    “人进那边的食宿店了。”刘子叔轻声介绍着情况:“算上司机,一共五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干吧。”蔡徐徐从精致的风衣内拽出呢绒头套,话语简洁的吩咐道:“留两个司机在外面开车,其他人跟我冲进去,玩个小刺杀。”

    马老二闻声看向了徐洋:“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徐洋皱眉打量着生活区周遭的景象,心里很不托底的说道:“我不同意在这儿干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蔡徐徐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这儿不托底。”徐洋低声回应道:“周边全是胡同,食宿店,路边还有各种汽车停着……情况有点复杂。”

    蔡徐徐听到这话,非常泄气的回道:“你在哪儿干,能一点人没有?而且情况复杂,对我们来说也有利啊,干完好跑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是在藏着,在暗处,可你能确定这儿就没有其他人在藏着吗?”徐洋皱眉回道:“我建议还是等他离开生活村再动。”

    蔡徐徐闻声沉默许久后,突然问了一句:“你是不是虚了,就不想干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食宿店内。

    老丁放下背包,轻声冲司机问道:“待规划区这边太乱了,我们一路跑过去,安全吗?”

    “来了四车人,都是混这边的,”司机轻声回道:“路上有保障,你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待规划区某公路上,四台汽车正在极速行驶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