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二点半出关

咨询公司三楼办公室内,一名四十岁左右的男子,穿着布衣,戴着金丝眼镜,看着非常斯文的冲蔡徐徐说道:“你找我的这个事儿,不好办。”

    “好办,我就不求你了。”蔡徐徐笑着回道:“田哥,你帮帮忙,渡我一关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田先生一笑,没有马上回话。

    蔡徐徐斟酌半晌后,立马竖起两根手指说道:“只要找到他,我给你报销二十万的电话费,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田先生愣了一下:“你这是拿钱砸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急事儿,不然我也不会麻烦你。”蔡徐徐言语客气的说道:“你帮帮忙,以后但凡有事儿找到我,我绝不推辞。”

    田先生斟酌半晌,脸色略显为难的说道:“我明告诉你吧,警署那边已经过话了,不让我们这些人碰这个事儿,不然以后会挨收拾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给我个信息,剩下的事儿,我来办,保证不会牵连到你。”蔡徐徐脸色认真的说道:“我再给你加十万车马费,怎么样?”

    田先生喝了口茶水,眉头紧皱的思考半天后应道:“算了,你给我两三个小时,我回给你一个准信儿。但有言在先,你让我打听人,我帮你了,但出了事儿,你可不能坑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一定的。”蔡徐徐伸手说道:“消息一确定,三十万就到你账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做生意是有规矩的。”田先生跟蔡徐徐握了一下手,轻声回道:“二十万我动心了,那就收二十万。多一分,我都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讲究。”蔡徐徐闻声竖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你回去听信儿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”蔡徐徐站起身:“那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呵呵。”田先生拍了拍蔡徐徐的肩膀:“我就不送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十五分钟后。

    徐洋坐在车内,扭头看着嘘嘘问道:“你找的这个人可靠吗?”

    “老田是倒腾违禁品起家的,早些年,汽油,枪,粮食,他都贩过。”蔡徐徐轻声解释道:“所以,这个人在关口很有能量,地面上的这些蛇皮也都是他的徒子徒孙。他要答应帮咱打听,那基本就不会有啥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不是这个。”徐洋摆手:“我是说,他这个人可靠吗?”

    蔡徐徐一愣:“他这个人口碑还是挺好的,几乎收了钱,就肯定会办事儿,而且做事儿有规矩,嘴也严。他干这一行这么多年,我还没听谁说过,他把什么人坑了。”

    徐洋闻声沉默,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”蔡徐徐皱眉问道:“你觉得哪儿不对吗?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情况,比较特殊,”徐洋皱眉回应道:“咱们必须得考虑到官方因素。现在要往死抓人的是奉北警署,而且我猜测,现在松江的人肯定也来这边了,再加上三公子也很有能量,所以……老丁现在应该是非常上线的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那你要这么说,这事儿就没法办了。”蔡徐徐掏出烟盒,低声回应道:“你想想看,那只要是个人要花大钱找蛇皮跑区,肯定都是警署重点抓捕的对象。说白了,站在咱们的角度看,这事儿很严峻,可对于老田他们这种人来说,他们每天都在做这样的生意啊。没有大风险,我凭啥给他二十万?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徐洋点头。

    “等消息吧。”蔡徐徐轻声说道:“如果田先生都找不到老丁,那我也没招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,一间小吃店内,蔡徐徐,马老二,徐洋,还有刘子叔等人正在吃东西的时候,一部手机就响起了电话铃声。

    “喂?!”

    蔡徐徐立马接通了电话:“田哥,事儿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十二点半,你找的那个人,从南门出区。”田先生低声回到:“他们总共有四个人,出区后会开车走。”

    “确定吗?”蔡徐徐立马站起身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搞的消息从来没错过。”田先生话语简短的说道:“你们要想拦住他,现在就得准备往外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蔡徐徐立马点头应道:“我知道了,钱我会让人给你打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徐洋立马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十二点半,从南门走。”蔡徐徐低头说道:“别吃了,我们也动身吧。”

    “在区外摁住他?”刘子叔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肯定得在区外干啊,”蔡徐徐毫不犹豫的回道:“直接做了他。”

    徐洋听到这话皱了皱眉头:“我有一点不理解哈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来这儿擦屁股,是为了防止老丁被抓,供出奉北的事儿。”徐洋逻辑清晰的问道:“可现在他要能跑出奉北,那他对公司也就没有太大威胁了,为什么还要……处理了他?”

    蔡徐徐听到这话,语气平淡的回道:“第一,他黑了公司的钱,必须执行家法;第二,只有永远闭嘴的人才安全。他已经上线了,你怎么知道,他跑到七区,八区,不会再出事儿呢?”

    徐洋听到这话,扭头看了一眼马老二,也没再吭声。

    “行了,抓紧走吧。”蔡徐徐低头扫了一眼手表说道:“我在路上的时候联系一下老田,让他在关口打个招呼,能让我们带着响儿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马老二也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分钟后,车上。

    徐洋怔怔的看向车外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刘子叔感觉他有点不对劲儿,所以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徐洋笑了笑:“呵呵,我终于知道为啥奉北刚一出事儿,老丁和费宽就都躲着蔡徐徐了。宁可黑了钱,找地面上的关系跑,也死活都不露面。”

    刘子叔闻声愣住。

    “这个团队啊,没什么人情味,所以不管是个人之间的关系,还是公司与高层之间的关系,都不是很牢靠。”徐洋扭头看向刘子叔说道:“我们还很弱小,但比他们强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。”刘子叔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还是有点不托底。”徐洋声音沙哑的说道:“奉北的情况,我们一点都不了解,到现在为止都是蔡徐徐在带着节奏。可这小子给我的感觉,又很不稳当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……算了,我打个电话吧。”徐洋想了很久后,才掏出了电话:“喂,你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跟大家说两件事儿哈。第一,我已经在书评区里解释过无数次了,从我开第一本书开始,咱的每一章章节,打底都是两千字。有的时候可能会多一些,有的时候为了故事的完整性,也会写个三千,但却从来没有少过。所以那些还在不停质疑我字数减少的同学,你可以随便在我五本书里抽出一章,然后复制到文档里,算一下字数,你看一眼是不是2000+的字数就完了。或者你干脆联系17K客服,问问他们,如果作者不满两千字,可不可以上架收费。所以,那些根本不听解释,并且还天天在书评区里带节奏的读者,别怪我以后小黑屋。咱催更没问题,着急看我也能理解,但恶意抹黑,是我接受不了的哈。第二,持续一周的爆更,我确实有点疲惫,天天晚上要熬到三四点构思剧情,所以明天早上让我休息一下。上午十点不更,晚上四章,并且凌晨开始周一加更。(PS不算在章节字数里,别拿这个说事儿哈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