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仓内的俩人

松江的储粮大仓是政F出资建造的,主要用于危急时刻解决全市人口短暂的吃喝问题。所以这里总共占地面积约有十几万平米,几乎占了平道区往南的所有废地。而这样的地方,也自然是有人看管的,松江一军的后勤团,就在这儿附近。

    但由于此地太过荒凉且道路难走,所以即使有不怀好意的盗粮者,也只能很小部分的往外偷拿。因为你一旦开大车进来,那目标太明显,可能你粮食还没等装满,就得被就地枪毙。

    二仓库的大院外,身体充满酸臭味的男子,在周遭转了一圈后,就又偷偷的回到了仓内。

    室内一片黑暗,没有光亮,男子步伐轻巧的走到仓库内的西北角,轻声喊了一句:“小寻。”

    “胤哥,”里面传来了回应之声:“我没动。”

    没错,躲在松江大仓内的两个人,正是曾经打死郭行,让奉北警务总局公开悬赏三十万要抓捕的吴天胤,以及半路上被迫和他一块跑路的小寻。

    当日出事儿之后,吴天胤带着小寻没有出区,而是逃窜到了平道区,藏在了他早都选好的储粮大仓内。

    躲进来之后,吴天胤马上又让区外的安仔,用他的电话,给自己在监狱内认识的很多朋友都打了电话,而他则是用自己的手机,跟安子连线。这样安子在把两部接通的电话,一颠一倒的对接上,就能营造出,吴天胤已经跑到区外的假象。

    但即使这样,吴天胤也没有马上外逃,而是老老实实的在这个大仓内躲了一个月。饿了就吃碾碎的生粮食面,渴了就喝地下水……

    在这儿待的一个多月,吴天胤因为消化不良,曾经两次便血,但最终也都挺过来了。并且万幸的是,他们在临跑路之前,捡了不少民众扔来的药品,不然他和小寻身上都有伤,在这种阴暗潮湿的环境下待一个月,可能早都伤情恶化死掉了。

    仓库西北角,小寻精神有些崩溃的问道:“哥,咱到底啥时候能走啊?我……我真的一天都不想在这儿待了……真的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坐在粮食袋子上,沉吟许久后回道:“今天就可以走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小寻声音激动的问道:“你和安仔联系上了?”

    “对,今天就能走。”吴天胤点头回道:“一个多月了,时候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快点吧,”小寻坐起身:“咱们去城里搞点吃的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急,等安仔在外面联系好了再说。”吴天胤很冷静的回道:“而且我们不能进市里,不然一旦碰到巡逻的,肯定折。”

    “行,只要能出去,你说咋办就咋办。”小寻难掩激动的回道。

    吴天胤沉默许久后,才声音沙哑的说道:“小寻,你想好了,到底要不要跟我一块干。”

    小寻愣住:“你啥意思啊,胤哥?”

    “我以后要走的道儿,可……可能不会有啥好结果。”吴天胤伸手从袋子里掏出一把玉米粒,撒在地上,一边用石头碾压,一边低声说道:“你犯的事儿,没有那么严重,可以不跟着我。”

    小寻闻声沉默。

    “包里还有挺多钱,你要离开,我分你一半。”吴天胤声音冷静且不带一丝情感:“即使你日后被抓了,也足够你出来生活了。”

    小寻听到这话,心里剧烈挣扎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想一下,我去弄点水。”吴天胤站起身,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小寻沉默许久后,突然喊了一声:“胤哥,我跟你一块走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站在黑暗中,话语清晰的问道:“你可想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想好了。”小寻点头应道:“活一块活,折一块折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吴天胤笑着点头:“我不能保证你啥时候折,但我能保证,以后你跟我在一块的每一天,我都让你当爷。”

    说完,吴天胤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88号大院内。

    可可指着林念蕾曾经住过的房间说道:“这个看着干净一点,我就住这个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”秦禹摇头说道:“那间房有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呀?”可可愣了一下:“我看那屋里的家具上都蒙着防尘布,好像很长时间没人住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,那是蕾蕾的房间。”女房东笑着喊道:“秦禹小媳妇的。”

    可可闻声愣了半天,瞠目结舌的冲秦禹问道:“我靠,你隐婚啊?”

    “没结婚。”秦禹无语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你女朋友呗?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,没处上呢。”秦禹随口回应。

    可可懵b半天:“哦,合着是你在这儿自作多情呢?!”

    “你有完没完?”秦禹神色不耐的回道:“我是答应她给她留这个房的,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可可插着腰,表情无语的长长出了口气:“我这甲方当的太憋屈了,选个房子的权力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秦禹思考了一下,也觉得心里有些过意不去,随即张嘴说道:“不然你在我这屋住,明天我找人给你安个室内卫生间。”

    “成交,”可可立马点头:“我就住你那屋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愣了半天:“你真是一点都不客气哈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兄弟,那么见外干啥。”可可大咧咧的回了一句,张嘴就招呼道:“帮我把行李拎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秦禹兜内的电话铃声响起。他低头掏出手机,扫了一眼来电显示后没接,而是冲着可可主动问道:“是吴迪的电话,估计是想和你见面。你见吗?”

    可可斟酌半晌:“你决定吧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,心里暗叹一句,这可可的双商是真的变态。她永远能在漫不经意间,把你心里的想法看透,并且给出最体谅的反应。

    可可背着手走进秦禹的房间,扭头扫了一眼,顺手从桌上拿起一本带色的杂志,顿时咂舌的说道:“啧啧……这球一看就是假的,你也能撸出来?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瞬间红了脸:“你怎么虎了吧唧的,给我放下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,九区特区墙外,安仔坐在破旧的越野车内,等了好久后,才听见左侧传来了声响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安仔推开车门,抬头看见吴天胤后,立马张开了手臂:“哥哥,我可惦记死你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