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公平的调令

喜乐宫走廊内,秦禹拿着电话走到窗口,直言冲吴迪问道:“游行的事儿,有没有你的影子?”

    吴迪被问的愣住,一时间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有还是没有?”秦禹皱眉追问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告诉你一声,开元区那边有突破。”秦禹见对方不愿意主动说,就轻声提醒道:“开元区议会的刘贤已经被盯上了。”

    吴迪闻声再次沉默。

    “我的消息很准确,如果有你的影子,那就早做准备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二人沟通完毕后,立马就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“走吧,进屋。”秦禹拿着手机,轻声冲朱伟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朱伟点头后,迈步跟着秦禹,就重新进了包房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二十分钟左右,叶琳接了个电话后,就冲着蔡徐徐招呼了一声:“你出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先喝。”蔡徐徐闻声立马放下酒杯,擦着额头上的汗水,跟着叶琳走出了包厢。

    走廊内,叶琳皱眉看着蔡徐徐问道:“之前我特意通知过你,让你把奉北鼎辉贸易公司清盘,安排老丁跑路,你做了吗?”

    蔡徐徐听到这话,立马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叶琳一看他这个表情,心里顿时咯噔一下:“你没安排吗?”

    蔡徐徐挠了挠头:“你给我打电话的那天……我到奉北喝了酒,打了牌……我给忘了。”

    叶琳听到这话,黛眉紧皱的叉腰转了一圈,随即按奈不住心中的火气吼道:“大哥,你在搞什么,啊?我特意提醒你的事儿,你都忘了?!”

    “我真喝多了。”蔡徐徐无奈的回道:“鼎辉的全体同仁太热情,干没了我六瓶红酒……我直接被灌懵B了。”

    叶琳崩溃:“你……我……你知不知道,你一顿酒耽误了多少大事儿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,有那么严重吗?”蔡徐徐不明所以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松江警署,特令开元区警司侦办游行案件,有几个拿钱的领头人已经被抓了,供出来了鼎辉和刘贤。”叶琳瞪着大眼睛回道:“如果你早就把屁股擦干净,他们的线索到奉北就断了,明白吗?”

    蔡徐徐愣住:“松江的情况,我不知道。我压根就没想过这么严重……还以为你们早都布置好了后手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没用的了,你马上通知老丁,让他清理好后续事件,赶紧带着人出区,就现在。”叶琳不容置疑的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联系他。”蔡徐徐拿出手机,立马走到一旁去打电话了。

    包厢内。

    秦禹,老猫,还有朱伟等人一块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叶琳一看他们都出来了,顿时很疑惑的问道:“要走吗?”

    “我得回警司。”

    “出啥事儿了?”叶琳立即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,低声回到:“开元区警司的人,去我们那儿要把游行嫌犯全部提走。这违规了,我必须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要搞什么,你清楚吗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。”秦禹摇头:“不过我肯定不能让他们随便把人提走啊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你们赶快回去吧。”叶琳点头。

    秦禹闻声看向走廊深处,张嘴喊道:“嘘嘘,我们有事儿先走了哈!”

    蔡徐徐急的满头是汗,拿着电话回身吼道:“行,你先忙,回头喝昂!”

    “好勒。”

    秦禹应了一声,带人就离开了喜乐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半个多小时后。

    秦禹带着老猫,朱伟,丁国珍,付小豪四人回到了黑街警司,来到了一队办公区。

    室内,开元区警司二队的四名男子,此刻正坐在小会议桌旁边喝茶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秦队。”屋内的警员介绍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开元区二队副队长,我姓姚。”对方领头一名壮汉,伸出手掌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禹与对方握手后,面无表情的问道:“我听说你们来提人,这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就是把你们抓的那几名领头的游行嫌犯,全部提回开元。”对方淡淡回应道:“这是我们司长和队长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秦禹浑身散发着酒气,摇了摇头说道:“案子还没问清楚,人没法让你提走。”

    “秦队,游行案是我们开元区主要侦办的,这嫌犯抓到了,我们需要闭合证据链。”中年态度也很坚定:“所以还请你们配合。”

    “配合个鸡毛啊。”老猫立马皱眉说道:“人是我们抓的,也是我们审的,现在都弄完了,你们过来拿业绩了,这合适吗?”

    “对,人肯定不能交给你们。”朱伟也插了一句:“真要提人,也得等我们彻底结案,把卷宗都交给检方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这是我们司长和队长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司长和队长,还能管到黑街的事儿吗?”老猫皱眉喝问道。

    中年看着老猫,沉默数秒后一笑,伸手就从怀里拽出了一张A4纸:“这是警署办公室,亲自下达的嫌疑犯转审调令。我们司长和队长不好使,警署总归好使吧?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愣住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说废话了。”中年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,轻声说道:“我现在就要提走,以陈刚,杨乐等人为首的所有嫌犯。”

    “他妈的,警署这是什么意思?”老猫急了,转身走向座机:“我去给警署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秦禹缓缓抬头,皱眉喊道:“老猫,别打了。”

    老猫愣住。

    “秦队,要没什么问题,现在就让我把人带走?!”中年笑着问。

    “给他们办手续,提人吧。”秦禹扔下一句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分钟后。

    秦禹站在窗口处,拿着电话说道:“对,就是这么个情况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秦禹,你他妈干什么吃的?”冯玉年刚把话听了一半,顿时暴怒着吼道:“在自己地盘,能让人家把到手嫌犯提走了?你的能耐呢?!”

    秦禹叹息一声,皱眉回道:“我再有能耐,也不可能跟警署唱反调吧?他们是拿着转审调令来的,我一点办法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内。

    小星拨通了三公子的电话,轻声说道:“二队长的意思是,双腿走路,奉北那边也要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在接触新的资本。”三公子沉吟半晌说道:“我把关系电话给你,你联系他,然后让开元警司的人马上来这边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小星立即点头。